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分羹送功

  “梅老师,魏兄弟,为不引起现场骚动,请二位火速向站长汇报此地情况,我在门口守着,选美大赛结束后再来处理女共党尸首。”

  魏三毛拍了拍候时新的肩膀,斜着嘴轻蔑的说道:“候处长,原来你早就发现刚才的贵妇是乔装打扮,这种立功之事你可没跟小弟讲啊!”

  候时新耳边听着质问自己的魏三毛,又看了看旁边表情有点低落的梅姑,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候时新严肃的说道:“魏三毛,你说什么呢?刚才分明是你首先发现一名女子形迹可疑,怀疑是乔装打扮过的女共党“小草”,故此,你才堵住出口处,让我近距离详细观察,以待确定后,咱们再悄悄实施抓捕。”

  魏三毛听到这里,抬头迟疑的看着候时新,候时新暗中抓了抓他的手臂,接着对梅姑讲道:“梅老师,其实我是个门外汉,短短距离也辨别不出真假来,再说观众人又多,她又进了房间,我只能在这间房子周围踌躇不前。

  可梅老师您却听到了可疑的琴键声,判断“小草”正在使用钢琴传递摩斯密码。当时,我看到了你朝我使的眼色,所以我才开门冲了进去。

  可没想到警觉的女共党在我开门之时已经服毒,并掏枪反抗,我怕她的枪声惊动现场的选美大赛,引起骚乱,所以我就只好用我们的无声手枪先她一步,将其击毙。”

  两人听闻,若有所思,魏三毛心想:“我什么时候跟他说过我怀疑过那个女人,让他去盯梢、辨别了?”

  梅姑心想:“我也没有看到候处长当时就在那个门口,更没有跟他使眼色啊?”

  只是片刻,两人就明白了,这是候时新故意送给她们的大礼。二人这才同时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候时新,心里皆有感触:“不自私、不贪功、懂得分享,值得一交。”

  心照不宣,按照候时新所说退出门外,候时新将其门反锁,这一瞬间,终于卸下伪装,回身抱着躺在地上的小草无声痛苦。

  泪如雨下的候时新蜷缩在钢琴旁的水泥地上,抱着被自己亲手打死的未婚妻默默想着:“我以为我不会对你开枪,是因为我对党的信仰不够。现在我才发现,不是我的信仰不够,而是信仰的另一头有你深深的影响着我,让我不要等待,让我不要犹豫,让我勇往直前。”

  ……

  选美大赛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舞台前方的观众还在不竭余力的嘶喊,尤其是投票声此起彼伏,不管蓝色票、黄色票、粉色票,统统就像赌场里的筹码,不停的有人将口袋里的钱“Showhand”。

  在决赛当中,唯一有一名参赛选手例外,她选择了弃权。弃权的这名选手就是阮佩云,不过,不是她主动弃权的,而是和何清清两个人钻在了更衣室的衣服堆内酣然入梦。

  “哎呀妈呀!谁啊?”

  一位正准备换衣服的泳装女选手刚扒开衣架,却看到了两个酣睡的女人。

  “小姐,小姐,醒醒。”泳装女子用手掌不停的拨动着阮佩云的肩膀。

  阮佩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撅着小嘴,极不情愿的看着眼前这个叫醒自己的人。

  “你怎么在这里睡觉的呀?你不会就是那个被大赛委员会,视为自动放弃的那个选手吧?”

  阮佩云一下子没了睡意,惊恐万分的站起身,摇着泳装女子的肩膀问道:“比赛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泳装女子摇了摇头说道:“你自己看看你胳膊上的手表好啦,都快结束了要,真不知道你操的什么心啊!”

  泳装女子刚走,阮佩云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浪琴手表,指针在九点五十分停留。顿时,柳眉倒竖、怒目圆睁的阮佩云俯下身去,拉着何清清的胳膊咆哮:“何清清、何清清,你还给我睡那,你看看几点了?”

  剧烈晃动下的何清清这才睁开眼睛,看着阮佩云道:“欧呦,怎么了呀佩云,你不去参加比赛,你在这里吵我做什么呀?”

  “参加个屁呀,你看看几点了何清清小姐?我不是跟你说好的呀,让你七点钟准时叫醒我,你怎么能跟着我一起睡呀!”

  何清清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讲道:“哦,对呀,佩云,你好像是给我说过的呀!欧呦,你瞧我又耽误了你的正事。不过佩云呀,你别着急,我出去跟我叔叔讲一讲,让你再上去表演一段好啦!”

  “算了吧你,都进入选美的尾声了,你让我上去干嘛?让我自己穿个泳衣上去跳个舞?捡几张破烂票?那不是更丢人啊?得了,回家睡觉去。”

  阮佩云拿起自己的包包,丢下无地自容的何清清,萎靡不振的提前退了场。

  何清清整理整理自己的衣物,又在化妆镜前补了一个妆,这才出了更衣室的大门。不是她不想去追阮佩云,实在是觉得自惭形愧,无法面对这个好友。

  候时新此时已经出了乐器仓库的门,他不能在里面呆的过久,因为站长他们随时可能过来。

  门口处,何清清正好碰到了开门出来的候时新,惊讶的说道:“时新呀,你怎么在这里呀?老赵在哪里呀?”

  “哦,嫂子,我在这里执行任务,站长在舞厅门外指挥。”

  “欧呦,选美大赛执行哪门子的任务呀,该不会你们也是来看美女的吧?老赵不会是想偷偷给哪个美女投票的吧?他是不是就在这个屋子内呀?让我瞧一瞧呀。”

  何清清一连串的好奇问完,就想推门看看,候时新赶紧拉着她的胳膊小声说道:“执行任务,嫂子,看不得。”

  女人就是这样,你越说不让她看,她就越觉得你有鬼。何清清猛然推开大门,一个女人正躺在地上,头冲着自己,鲜血流了一地,血腥气直接迎头钻进鼻孔内。

  她刚想喊叫,却被候时新从后面一把捂住了嘴巴,又顺手关上了房门。

  何清清缓了缓神,这才趴在候时新的耳朵旁讲道:“真的在执行任务呀?里面那个是共产党?”

  候时新点了点头。

  “时新啊,嫂子有事情先走了呀,你让老赵早点回家,还有,怎么你的气色也不大好,好像刚哭过一场?也难怪,嫂子看到这个场景都要吓哭的呀。”

  候时新看着慌里慌张朝外走的何清清,他把门上了锁,又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他努力的缓和着情绪,毕竟连何清清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都能看出自己的悲伤,又何况是他们呢?

  门外,魏三毛和梅姑已经走了出来,守在门口焦急等待的副站长心急火燎的问道:“里面什么情况?有没有发现异常?”

  没等梅姑开口,魏三毛抢先说道:“哦,副站长还是跟我们一起去站长那里说吧。”

  三人一同,来到对过儿的那栋旧楼内,赵涛早就和陈泽飞一样坐立不安,心急如焚的问道:“魏三毛,你们里面怎么样了?”

  魏三毛一个立正,严肃的说道:“报告站长,在您精心安排下,后经梅姑配合,我们瓮中瓮计划非常成功。”

  赵涛喜笑颜开,搓着手来回走动着说道:“女共党“小草”真的抓到了?”

  “没有!”

  “什么意思?”

  “死了!”

  “什么?”

  赵涛有点意外。

  “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魏三毛这才把事情经过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当然中间的过程已经变成乔装后的女共党看到暗语牌起身离开,引起他的注意,便告诉候处长,由候处长跟踪、监视、辨别,然后梅姑发现琴声是摩斯密码,示意候处长动手,候处长遇到已服毒的女共党持枪反抗,怕会引起骚乱,这才开枪打死女共党。

  陈泽飞听到这里,脸上的肌肉在愤怒地抽搐着,眼睛里迸出湛红的火花,他此刻就好似一头被激怒的雄狮。

  他想要说着什么,可说什么都晚了,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双手不停的抖动。

  赵涛听完魏三毛的解释,觉得合情合理,毕竟女共党嘴里有剧毒,即便抓到她,最后还是要被毒死。

  “呵呵,办的好啊,如果候时新不用消音手枪打死她,而是女共党先开了枪,那咱们这个麻烦就惹得大了,先不说委员长和杜月笙会怎样惩罚我们,就是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媒体都会对我们骂声一片吧!

  魏三毛,梅姑,你们两个人这次也立了大功啊,回去我就向上级打报告,好好的为你们庆功。”

  房间内,皆大欢喜之中,唯独副站长张口结舌、呆若木鸡,他心中的“黄雀”早已经展翅,远走高飞了。

  赵涛拍着陈泽飞的肩膀说道:“泽飞啊,这次我设置了这个瓮中瓮的计划,就是为了和你的“黄雀”行动双保险呐,你可千万别有意见啊!”

  陈泽飞也想明白了,自己还要继续在上海站发展,赵涛这个站长从今天起又站稳了三分,他始终是自己的上级,还是不能得罪的。

  

第三十九章 分羹送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