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选美闭幕

  新仙林舞厅门外,还不明所以的王龙突然看到远处走过来一名妙龄女子,此女子皮肤白皙,约莫25岁左右,头发上盘,发梢刚好垂落至肩膀处,她正无精打采的低着头,走在无人的水泥路上。

  行动处长王龙和附近的伪装者眼睛都亮了,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个疑似“小草”的女人。

  王龙转过头,吩咐道:“都给我精神着点,千万别惊动了她。”

  化妆成警察的守卫都纷纷的扭过了身子,尽量不朝她那个方向看。

  女子毫无防备,手提银色闪亮油蜡牛皮包,撩开藏青色过膝长裙,一双赛过白雪般的美腿玉足刚跨过门槛,却听到一声低沉的怒吼。

  “等等!”

  女子看了这几个人一眼,就像见惯了街上流氓调戏少女一样,根本没有理会,继续昂头朝前走。

  “站住!让你站住听见没有?”一名伪装成便衣的警察掏出手枪,拦住了她的去路。

  正不高兴的女子却一点也不畏惧,反问道:“怎么现在的警察也会调戏姑娘了?还带着枪?”

  王龙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姑娘这是要去哪里?怎么这么精彩的选美比赛也要提前退场啊?”

  “本姑奶奶想退场就退场,关你屁事?”

  女子说完就要继续走,却被王龙又用枪给顶了回来。

  这下女子可不干了,张嘴说道:“趁我还没有发火,我给你们三秒钟,赶紧给我让开,否则你们几个今天都吃不了兜着走。”

  王龙用枪顶了顶头上的警帽,咄咄逼人的说道:“嗬,还挺凶,实话告诉你,我们是军统行动处的,“小草”,你就别演了吧!我们今天等的就是你。”

  女子不屑一顾的回答:“你认错人了吧?再说军统有什么好炫耀的?我认识的人哪个不都是你们得罪不起的,赶紧给我让开。”

  王龙用枪挑着她银色的包口说道:“让开也行,把你的包打开让我们看看。”

  女子把包挪向一边,狠狠的说道:“做梦!”

  “呵呵,那你可就别怪我们硬来了!”

  王龙这一声令下,几个警察迅速的把这名女子给围住,并拽着她的胳膊要强行夺过她手中的包。

  女子大喊大叫,挣扎着。

  何清清从很远处就听到阮佩云的呼救,她看到一帮警察正拉着阮佩云在抢着什么。

  何清清顾不了那么多,她只能脱掉自己的高跟鞋,用双手提溜着,不顾形象的边跑边喊:“干什么的呀,有没有王法了呀?快放开她。”

  待到近前,正忙碌的警察这才发现,又一名女子从仙林舞厅内跑了出来。

  还没等梨花带雨的阮佩云向她呼救,却听到策反的共党交通员老姚说道:“抓住她,就是这个味道。”

  何清清还没有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却被另外几个人把她也直接给摁住了。

  何清清哪里受过这等委屈?直接破口大骂:“你们这几个人疯掉了?知道我是谁不啦?整个上海滩都没人敢对我这个样子的呀,杜月笙晓不啦,杜月笙可是我的叔叔呀,你们这些小警察脑袋瓜子还要不要得啦!”

  何清清不知道他们是军统的人,她认为在上海滩的警察和平民一样,只认杜月笙。

  王龙也不认识何清清,何清清到上海后只去过军统大楼一次,当时王龙还在楼后面的操场上看着考核者站军姿。

  “杜月笙吗?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大胆子,原来有这个靠山,不过,我们可不一定吃他这一套。”

  王龙示意老姚过来再仔细辨认一遍,老姚只能从上到下看了看,犹犹豫豫的说:“从体貌特征和身上的香味来看是她,可她说话的声音倒不怎么像。”

  “声音?我还能说几十种方言那,呵呵,原来这个“小草”接头的也是一个女的,竟然还让咱们抓到了一对儿。”王龙的心里别提多痛快。

  也就在这时,仙林舞厅门前的吵闹声惊动了对面屋里的赵涛,他喊道:“外面怎么了?走,看看去。”

  赵涛走出门口的同时,何清清正被几个人反锁着胳膊,老姚还凑在她的背后脖颈上再一次的闻着她身上的味道。

  也就是这个暧昧的动作,刚好让出门的赵涛给撞见,赵涛立即火冒三丈,大发雷霆的骂道:“他妈的!”

  魏三毛快步向前,掏出手枪,“砰”,只一枪,老姚的脑袋就开了花,直挺挺的倒在了新仙林舞厅的门口,吓得路上的行人四处抱头乱窜。

  魏三毛的这个动作吓呆了王龙,就连拽着何清清和阮佩云的“警察”也彻底的松开了手。

  何清清双手解脱了束缚,对着面前的王龙上去就是一巴掌,五个红色的手掌印从王龙的脸上向外拱着。

  难怪是好姐妹,阮佩云也不甘示弱,夺过旁边人的一把枪对着王龙的脑袋使劲扣动着扳机,奈何,枪却没有打开保险。

  反而是魏三毛又把枪对准了王龙的脑袋。

  “鼻涕虫,算了,把枪放下吧。”

  何清清和魏三毛是什么关系?魏三毛可是从小看着何清清长大的。

  “够了,你们两个先回去,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

  何清清看到过那个死尸,知道赵涛正在执行重要的任务,她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拉着不甘心的阮佩云朝远处的黄包车走去。

  满头是汗,捂着脸的王龙知道惹了大麻烦,眼巴巴的望着陈泽飞求救。

  陈泽飞唯唯诺诺的说道:“怎么了老赵?发这么大的脾气?”

  赵涛哼了一声说道:“废话,有别的男人趴在你太太的脖梗子上试试?”

  赵涛说完这句话,气呼呼的背着手就朝新仙林舞厅的门内走去,身后跟着他的是魏三毛和梅姑。

  原本,是人进门都要收门票的规矩被军统彻底打破,屋内换了衣服的检票警察却不敢吭声,尤其是那个挨了嘴巴的,现在才知道真如候时新说的那样,碾死自己就跟碾死一个臭虫那样简单。

  “老陈,这他妈的怎么搞的?这魏三毛上来就打死了我们辛辛苦苦策反过来的共党交通员,我们下一步的卧底计划又给断了。

  还有,那个娘们和魏三毛还居然要开枪打我,可把我给吓死了,这都他妈的什么来头啊?”

  陈泽飞今天是吃了一天的瘪,唉声叹气的说:“龙啊,咱们都被赵涛耍了,人家赵涛是搞了个瓮中瓮,直接在里面就把那个女共党给抓住了。

  哎!你拦着的这个是她明媒正娶的太太,你没听说过他妻管严吗?他对他这个太太是宠到天上去了,而那个女的看样子也和他们有着极其深厚的交情,你这是撞到铁板上了,还好人家不会玩儿枪,否则我也来不及保你啊!”

  王龙惊出了一身冷汗,半晌后,突然说道“我们被耍的恐怕还不止这些吧?”

  “什么意思?”

  “恐怕这魏三毛和梅姑也是和他们一头的吧?是这个赵涛故意在简历上留下的痕迹,一步一步的让我们钻入泥潭。”

  “为什么这么说?”

  “刚才我们拦着的那个女人以为我们是警察,她很嚣张的说杜月笙是她叔叔,后来魏三毛又动了枪,这说明什么?

  你想,这个女人是站长的太太,你再想一想简历上魏三毛从小是谁资助的?为什么一开始赵涛说他根本就不认识杜月笙?如果魏三毛是站长故意设计的,那个梅姑又岂能跑的掉?”

  “哎,果然是老奸巨猾,原来我们从一开始就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龙啊,低调吧!”

  ……

  会议室里,除站长外,只剩下五个人,美丽的张秘书又款款的送来了一杯咖啡。

  “我说美女,能不能给我也来一杯咖啡?”

  “不能!”

  干脆利落的回答让魏三毛很是尴尬。

  陈泽飞笑着说道:“魏处长恐怕不清楚,在军统上海站,能喝上张秘书亲手沏的咖啡的人,可只有站长和咱们管钱袋子的候处长啦!。”

  “有点意思”魏三毛说道。

  候时新将咖啡杯朝他旁边推了推说道:“魏处长,你若喜欢喝,你就喝我的。”

  梅姑善解人意的说道:“恐怕魏处长不是喜欢咖啡,是喜欢咖啡师吧?”

  ……

  调侃之中,赵涛缓缓的走进了会议室,瞬间,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赵涛心潮澎湃,他看着在坐的一群人,感觉今天的上海站才是属于他真正的上海站。

  “诸位,我们新仙林舞厅的抓捕工作已经结束,委员长特发来嘉奖令,对候时新、梅姑、魏三毛三位党国精英进行了表彰。

  尤其是候时新,亲手击毙了共党分子,为我们上海站立了头功,所以特授候处长为中校军衔,颁发三等云麾勋章一枚;梅姑授中校军衔,任上海站电讯处处长;魏三毛任上海站情报处处长。”

  赵涛笑着摸了摸自己新配发的肩章说道:“当然了,我也跟着你们三位沾了光,正式升为少将站长。”

  ……

  候时新望着窗外,听着众人的恭喜声,他只是微笑,心里却没有一点兴奋,因为这些都是问筠拿命换来的。

  新仙林舞厅的选美大赛结束了,“黄雀”行动和“瓮中瓮”的计划也告一段落,可候时新知道,自己的使命还任重而道远,他还要继承问筠的遗志,把这把“野火”烧的更远。

  

第四十章 选美闭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