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纵死侠骨香

  刀疤男一把就收光了三人的筹码,“百花齐放”也引起了周围牌桌上短暂的关注。

  他向旁边的服务生使了一个眼色,服务生赶紧仰着脖子,踮着脚,伸高手臂,冲楼下的人打着“响指”。

  楼下的服务生见状,一路小跑,手抓楼梯扶手,一跃三、四个台阶,快速的奔到二楼麻将桌前,喘着粗气说道:“爷,您又赢了?还是老规矩?”

  刀疤男点了点头,将一枚筹码弹给了这名服务生,起身扭头而去。

  服务生开心的将这枚筹码放入自己裤子口袋中,又生怕丢了似的用手按了按口袋的边缘,这才将桌子上一摞筹码揽入托盘之中。

  服务生从中挑出三枚,依次的从桌上滑到三位输钱的配手面前,笑着说道:“三位先生,这是刚那位爷给你们的茶饭钱和黄包车钱,下次有机会你们再一起切磋!”

  其中两个配手拿着钱,沮丧的离开座位,可黑脸大汉却迟迟不肯离开,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九莲宝灯”怎么就会被“百花齐放”给通杀掉了。

  “先生,先生,这是您的筹码。”服务生又一次提醒道。

  黑脸大汉缓过神,不屑一顾的站起身,冲着服务生吼道:“哼,打发要饭的呢?黑爷我还没穷到这种程度。”

  黑脸大汉刚走,这名服务生迅速的抓起这枚筹码,再一次的装进自己的口袋,开心的讲道:“小白,谢谢啊,晚上我请你吃饭!”

  “咱们谁跟谁啊,赶紧去帮那位爷换现金吧,要不然他该等急了。”

  服务生端着满满一托盘的筹码,临走时还不忘和门口给他小费的候时新打招呼:“候先生您慢慢玩,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

  候时新象征性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袖口有红线的服务生说道:“还有房间了吗?”

  服务生客气的回道:“候先生,真不好意思,您今天来的有点晚,现在房间全都坐满了,下次您最好是12点前来,我好给您安排位置。

  不过,我们前面有贵宾室,先生要不要先到那里喝点茶?如果稍后有空位,我好安排您补上。”

  候时新看了看远处空荡荡,独立的贵宾室,从鼻子里挤出一句,

  “嗯!”

  “那先生您这边请。”

  服务生前面带路,候时新后面跟随,两人来到一间只能容纳三四人的会客厅,服务生反锁大门说道:“候时新同志,你好,我是上海地下党组织的交通员,代号“青稞”,在这里他们都叫我小白,我以前的直接联系人是“小草”,不过“小草”……”

  短暂的沉默后,他接着说道:“我已经在“春生”的情报中了解到你们两人的关系,根据上级“春生”的指示,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下级,也是你唯一的单线联系人。”

  提起问筠,候时新又不免一阵难过,忍声吞泪,默不作声。

  小白看到候时新这种悲伤的状态,拽着他的手说道:“候时新同志,不过请你放心,虽然我知道你所有的身份,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会像我姐姐那样保护你,即使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你姐姐?”候时新呆立当场。

  “我的真名叫做杨问樵!”

  听到这个名字,候时新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止不住的流了出来,看着这个不到20岁的孩子,竟然就能像他姐姐那样投身到革命事业当中去,还要继承他姐姐的遗志来保护自己,这是多么崇高的信仰?这是多么伟大的革命主义精神?自己在他们面前居然是显得那么渺小、那么狭隘、那么的无地自容。

  候时新用颤抖的手扶着杨问樵的肩膀,坚定的说:“青稞同志,你放心,无论任何时候我都相信你,相信党组织,同时,我还要跟你说一声抱歉,我没能保护好问筠,让你痛失一个最爱你的人,不过我向你保证,我会继承问筠的遗志,为我们的党,为我们共同的信仰,为她为之奋斗一生的革命事业继续披荆斩棘,昂首前行。”

  杨问樵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从他含泪的目光中,能够看出一份力量、一份坚韧、一份决心。

  候时新擦干了眼泪,问道:“春生同志有什么任务交给我吗?”

  “哦,据“春生”同志送来的情报讲,敌人潜伏在我们组织内部的特务已经全部查到并逮捕,只是我们清点名单时发现只有81名特务,和当时说的82名不符,你当时在场,不知道我姐姐牺牲前跟你说过什么吗?”

  “野火!”

  候时新脑子里立即蹦出这两个字来。当时在乐器仓库,问筠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胳膊,用尽最后的力气只说出了野火这两个字。

  “难道野火不是我的代号?而是敌人的代号?”

  候时新坦诚的讲:“问樵,你姐姐牺牲的时候只告诉了我两个字,“野火”,我原本以为是我的代号,没想到竟然还有一名特务漏网,这是我的问题,你向春生同志说明,让他请求党组织处分我。”

  问樵说:“在那样的情况下你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况你现在还有很大的麻烦。”

  “我?”

  “是的,我们上海地下党组织一向都是单线联系,这次听说我姐牺牲的消息,都摩拳擦掌要替小草报仇,所以他们第一个暗杀的对象就是你。

  要知道我姐可是上海很多地下党的领路人,也是很多同志的入党介绍人。所以……”

  候时新拍了拍问樵的肩膀说道:“没事,不怕!我相信他们总会明白的。”

  候时新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写了一个地址说道:“你以后遇到紧急情况可以去这里找我,如果你看到我的窗前有一盆一年四季都摆在那里的月季花,就说明安全,你就在我房子旁边的浴室墙上用粉笔画一个三角,我看到后就会去那里找你。

  如果我的窗台没有月季花,就说明我的周围有人监视,或者我出现了危险,你就别管我,马上离开。

  如果连续三天你都没有看到这盆月季花,就说明我已经遇到了大麻烦,你就去军统上海站的楼下街道上,你从下往上数,三楼,从左向右数,第四个窗户,那就是我的办公室,我会在窗子上留下暗码,你想办法潜入我的房间,从我的书架上找到17本《莎士比亚全集》的手抄本,用暗码从书里找到信息,那就是我要交给你的任务,清楚了吗?”

  “清楚了!”

  “哦,还有,这个地址背在脑子里,出门前销毁。”

  候时新吩咐完毕,出了海威特斯的大门,心情极其复杂,他并不想让杨问樵冒险,毕竟他知道杨家就他们姐弟俩,可他从杨问樵的眼中,仿佛看到了问筠的影子,这种影子就是对革命事业不畏牺牲的执着,这种执着是他不能改变的。

  ……

  “快点儿把箱子给我,信不信我下一斧子就能砍死你?”

  “兄弟,你们是哪条道上的?钱好说,最起码你要让我知道钱是被谁拿走的吧?”

  “别他妈的废话,我是劫道,不是新仙林舞厅那些搞慈善的,还他妈给你留下姓名,我就问你到底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一阵劫匪的对话声,让正准备拐进弄堂里的候时新停下脚步,他靠在墙的侧面,伸出半个脑袋远远望去。弄堂正中,有四五个蒙面人拿着明晃晃的斧子,拦着一个脸上有道刀疤,左手提着箱子,右手捂着胳膊的男子。

  刀疤男还算勇敢,并没有一开始就把箱子给这几个黑衣人。

  候时新在赌场内,就觉得这个刀疤男很不简单,所以就产生了帮他一把的想法。

  候时新从口袋里掏出手枪,绕在蒙面男子的身后,步履轻轻的走了过去。

  “都别动,斧子给我扔掉,快,老子这枪可不长眼睛,你们谁反抗,我就打死谁!”

  几个蒙面男子举着斧子的手一松,几柄斧子应声落地,受伤的刀疤男赶紧的跑到了候时新的身后。

  领头的蒙面男子虽说放下了斧子,却依然蛮横的说道:“兄弟,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可是斧头帮的,得罪了我们估计以后你很难在上海立足,我看你跟他也不相熟,就行个方便,别趟这趟浑水。”

  “斧头帮?”

  候时新用枪的一端挑开了他的面纱。

  身后的刀疤男一看,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这个黑脸大汉,怎么?输不起吗?”

  候时新没有理会刀疤男的质问,冲着黑脸大汉说道:“斧头帮确有不少英雄好汉,他们的铁血锄奸团倒刺杀了不少日本人,可十年前你们的帮主一死,斧头帮不就解散了吗?再说斧头帮也不是干打家劫舍的出身啊,你以为你拿着把斧子你就是斧头帮?你就能吓唬到我?趁我没发火之前,快他妈的滚。”

  黑脸大汉发现自己被揭穿,也顾不上扔掉的斧子,带着几个人匆匆离去。

  刀疤男赶紧抱拳向候时新施礼,候时新拦着他说道:“兄弟,你太张扬了,赢那么多钱,也不带几个保镖,口袋里也没个家伙事儿,这不是等着遭抢嘛。”

  

第四十二章 纵死侠骨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