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大佬齐聚(3)

  赵涛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中年男子非同寻常,中统那么严密的看守点,连军统这么庞大的情报组织都无法获取位置,他居然可以轻松得知看押点的详细情况,真让人匪夷所思。

  赵涛亲自帮张鸿邵续上茶,试探性的问:“鸿邵兄,你既然知道遂宁监狱的位置,那不如告诉我们军统,我马上带人把他们给抢回来。”

  张鸿邵端详着赵涛,意味深长的说道:“抢?倒是个好办法,也算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可是赵站长,他们的监狱内驻扎了中统一个营的兵力,你们军统有把握不动一枪一炮的把人给抢回来吗?”

  赵涛闻听,瞪大了眼睛,惊呼:“我的个妈啊!一个营?那可是五六百人的兵力,按照营级单位的火力配置,别说轻机枪,就是重机枪都有好几挺。

  我们军统按说武装部队并不比他们少,可是,目前整个军统上海站,内外编加起来也不过三四百人,即便我出面调兵,凭着和上海交通警察总局局长的关系,估计也只能抽调一两百人。

  哎!这还是凭借着多年的交情,现在军统改编的这个交通警察局,可不比忠义救国军那时候敢打敢拼了,都他娘的缩头乌龟,怕担责任。

  可是我要向上面打报告调兵,您也知道等大佬们商议,手续批下来,再送调兵单位,这些人再长途跋涉的赶过来,黄花菜都凉了。”

  张鸿邵听着赵涛惆怅的絮叨,反问:“那赵站长该作何打算呢?”

  赵涛一脸懵,感叹道:“一旦交起火来,即便我们军统的几百人不怕死,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张鸿邵接口说道:“赵站长,打仗这东西我不懂,不过我认为,即便你们鱼死网破,以弱胜强,救出他们两个,那又怎样?你想过里面的犯人如何处理吗?这么大规模的内斗伤亡又如何向你们上峰交差?

  张鸿邵讲的太有道理了,军统、中统始终都属于内斗,只要在委员长可平衡的范围内,怎么斗都无关紧要。

  可如果双方交起火,把矛盾摆在明面上,这是委员长坚决不能允许的。

  再说,这么多人的战斗,就相当于一场中等规模的遭遇战了,无论胜负如何,双方的军事主官肯定会被委员长抓起来枪毙,以儆效尤。

  可想要不动一枪一炮的让他们缴械投降?这怎么可能?除非有压倒他们一切的实力。但,现在别说压倒他们,就是和他们人数、火力持平都很难,谁又会尿你呢?

  看着赵涛为难的样子,张莹走到张鸿邵的身边,拽着她父亲的胳膊说道:“爸,来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这件事情耽误不得,你还在这里跟我们站长打哑迷、卖关子,有意思吗?要是耽误了救时新,你看我不死在你的面前。”

  张鸿邵被女儿催的直发牢骚,他用力的朝下捣着文明棍,歪头埋怨道:“你还没嫁出去那,胳膊肘就朝外拐?你要嫁出去了还不把我送到战场上去挨枪子?”

  赵涛从他们二人的对话中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张鸿邵手里应该有很大的底牌,否则他不会四平八稳的主动上门找自己,而且从和他谈话的情形来看,他也是淡定自若、胸有成竹。

  看来张莹在家没少逼他啊!这个候时新可算是捡到宝了!

  张鸿邵看着女儿无理取闹的样子,摇了摇头。他今天来也是被逼无奈,一生光明磊落,从未求人,今天却要为了女儿破例啦!

  “你要不想说,我说。大不了我厚着脸皮去找吕铁生叔叔!”

  “谁?”

  赵涛激动的站起身说道:“可是那个参加过“一二八”淞沪抗战,任过委员长侍从室侍卫长,浙江省保安部司令、九十一军军长、财政部缉私署署长等职务的吕铁生?”

  “正是!”

  张鸿邵又补充说道:“最重要的是,他现在任淞沪警备司令部中将司令。”

  赵涛心里如同波涛汹涌,他明白,吕铁生的父亲是委员长年轻时拜把子的兄弟,他本人也被委员长视为子侄看待,如果能让此人出面,一切事情都应声解决了。

  赵涛略微有点怀疑,追问道:“鸿邵兄,您和吕司令是什么关系?”

  张鸿邵回忆道:“吕铁生早年丧母,家道贫寒,其父只能靠做裁缝来维持生计。我们张家当时家境殷实,家父又乐善好施,经常接济他们的生活,吕父也时常给家父量体裁衣。

  一来二去,两家成为世交,直到吕家飞黄腾达,也不忘旧恩,常有走动。”

  “哦,这样!”

  赵涛如拨云见雾般。

  “爸,能不能说重点,别扯这些没用的!”张莹又在催。

  张鸿邵看着恼羞成怒的张莹,无奈的说道:“赵站长,这抢人的事情就不用你们军统操心了,我已经和吕铁生通过电话,他会派淞沪警备区一个团的兵力帮你们把人给救出来。”

  赵涛喜出望外,连声感谢道:“鸿邵兄,您这可是帮了大忙啊!”

  张鸿邵一摆手道:“你先别着急谢我,我还有两件事要向你说明。”

  “但说无妨,但说无妨!”

  张鸿邵冷若冰霜,义正言辞的讲道:“第一、我们只管把人救出来,交给你们军统,至于上面的斡旋能否成功,吕司令那边可不承担任何责任。”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只要把人救出来,给我们时间向上级汇报此事的真相,应该不是问题!”

  “第二,我听说候时新那小子是个孤儿,在上海恐怕也只有你能做的了他的主。他和我女儿的婚事是不是也该办了?毕竟,我女儿终究是为了他酗酒,还在家里要和我闹禁食、自残,我这次舍了这个老脸到没什么,可我也总该为他后半生考虑考虑吧?”

  “哎呀,爸!谁让你说这个了!”张莹红着脸,害羞的低着头。

  赵涛想了想,就张莹这家室,这长相,对他这种喜欢,他候时新还能不知足?应该问题不大。

  “鸿邵兄,这你放心,包在我身上!”

  

周原一说
吕铁生是宣铁吾的原形,考虑再三,还是不用真名好了!

第五十三章 大佬齐聚(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