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纠结、闹心

  司机小刘,载着候时新和魏三毛,朝国民政府,上海213医院驶去。

  车速不快,魏三毛依然坐在副驾驶位,却用手捂着脑袋。

  候时新从他身后观察到,关心的问:“怎么了魏三毛?你脑袋也受伤了?”

  “没有,这几天没休息好,搞得有点神经衰弱。”

  魏三毛其实在撒谎,他一路上努力的想把张莹和候时新拥抱时的场景,从脑子中抠出来,可偏偏越这么想,就越像烙印,始终挥之不去。

  “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候时新突然说道,就好像是魏三毛肚子里的蛔虫。

  魏三毛没有答话,的确,刚刚发生的一切,犹如一把尖刀,狠狠的插在他的胸口,当时,他明明想过去把张莹的手掰开,强行的搂入自己的怀抱,最好还能长长一吻。可张莹的心不在他这儿,他就是这么做了,也不过是丢人罢了。

  “小刘,拐弯,先送我回一趟家,拿一些医院用的物品和换洗衣物。”

  小刘不废话,顺从的按着候时新的指示拐了过去。

  候时新下了车,又对小刘说道:“你把魏处长也送回去,拿一些医院用的物品,然后再顺路回来,接上我去医院。”

  “好嘞候处长!”

  眼看,黑色的轿车刚走,候时新就拐到了旁边的澡堂子,幸好,墙上没有标记,这说明杨问樵没有来过。

  “回来了候处长?呦,胳膊怎么伤了?我说这两天没来我这里洗澡,这是又去执行任务了?”澡堂子的老板王胖子和候时新是老熟人,关心的问道。

  候时新应道:“没事,一点小枪伤而已,你别说,回头还真呆来你这儿好好的泡个澡,一身臭烘烘的味道。你可给小毛头给我交代好了,等我从医院回来,好好的给我搓搓身上的泥。”

  “没问题候处长,您随时过来,小毛头都给您留着。”

  王胖子回答完毕,仿佛又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候处长,您说如果你有两天没来我这儿洗澡,就证明你不在家,让我把您窗台上的月季花放在我的澡堂子里代养着,这不,开的好着那,您要不要拿走?”

  候时新满意的看着他,说道:“王胖子,没看出来啊,你五大三粗的还真能指望得住。”

  王胖子得意洋洋的说道:“那是,我这澡堂子不管春夏秋冬,您天天雷打不动的来洗澡,我这生意没少受您关照,而且您又大方,一直给我补贴,这点儿小事儿您说我再给您办不好,那我还有脸在您家门前做这个买卖吗?”

  候时新接过月季花盆,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递了过去,说道:“王胖子,这街面上就属你会做生意,谢了啊!”

  王胖子点头哈腰的接过钱,候时新看着他兴奋的走进屋,悄悄蹲下身,取下发丝,开了门,检验过后,蹑手蹑脚的又重新把月季花放回到窗台上去,这才上楼收拾起换洗衣物。

  半个时辰过后,司机小刘,载着魏三毛来到门前,候时新已经锁好门,一堆物品在地上放着。小刘殷勤的帮候时新把东西搬到了车上。

  车子还未启动,魏三毛就忍不住的问道:“时新啊,你到底对张莹是什么感觉?你说你要是不喜欢她,你为什么大半夜的去救她?还和那姓熊的动起了枪?”

  候时新听完,笑得前仰后合:“哈哈,魏三毛,我就知道一下午在车里,你捂着你那脑袋就没憋着好屁,怎么?吃醋了?”

  “你别说,还真有点!”魏三毛在他面前毫不避讳。

  候时新骂道:“我看你是脑袋疼的太轻,你就这点出息?当时,她不给我打电话还能打给谁?打给你?

  你说,服务生告诉我张莹喝醉了,我能不去看看?你也知道,我要是晚到一步,张莹被带走,还轮得到你在这里吃醋?

  况且,救她之前,我第一时间联系的你,本想给你英雄救美的机会,谁知你也太英雄了吧?居然明知道对方人数,还单枪匹马的过来,这也算了,可你拿着枪,倒是从暗处把那七八个人给干挺下啊?真没料到,最后被人一锅烩的是咱们两个,还差点儿丢掉性命。”

  “呃……”

  魏三毛停顿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当时太晚了,我们情报处的小子们都喜欢拔掉电话线睡觉,杜先生那里我又不想打扰他的休息。再说了,当时还不是怕你被人打死?要不我早远远的开枪了。”

  “你别放屁了,你不是怕打死我,你是怕伤着张莹吧?还有,你自己来的目的也是想在张莹面前表现一下吧?没想到你如此窝囊吧?早知道你这样,我就应该直接给站长打电话,或者给王处长打电话也能调不少人。”

  “呃……”

  魏三毛被候时新给顶的没话说,因为事实上却是这样。听着候时新不停的埋怨,他只能闭着眼睛装睡着了。

  魏三毛不爱仕途,不爱钞票,不爱烟酒,不追名夺利,心中唯一剩下的就是对张莹的喜爱。放下她,等于放弃了所有,只会让自己剩下一个躯壳,这个躯壳就像是在监狱走廊向外走的那一刻,孤单、恐惧、无助。

  医院的病床上,魏三毛羡慕的说道:“时新,看来兄弟我这辈子和张莹是没戏了,张莹这丫头是非你不嫁。还有他爹,那个张鸿邵,明显看你的眼光就是老丈人欣赏女婿,你是真有福气啊时新。”

  候时新此时的脑子很乱,他闭着眼睛,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儿女情长的问题。因为吴大宝的身体状况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是绝对撑不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半的。

  候时新想着吴大宝最后的几句话,看着他鼓励自己的眼神,揣摩着他说的在阳光照耀下的党旗,他还说他会等自己,那自己又怎么能把他给放弃了呢?

  候时新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去海威特斯,把遂宁监狱的位置马上传达给杨问樵,再由杨问樵将这个重要的情报迅速传递给“春生”,让“春生”火速派出自己的同志,将遂宁监狱里的一两百个革命者都给救出来。

  可是想的简单,先不说“春生”能不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调动一批人马,救出自己的同志。就是自己现在这个模样,离开病房也是不大现实的,更别说缠着绷带去赌场了。

  “到底该怎么办呢?”

  

第五十九章 纠结、闹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