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赎出当物

  “去把我存在这里的首饰都拿过来,顺便去支一部分钱,把何小姐在你们这里当的东西全都赎出来。”

  “呃……七爷,您这是?”

  “叫你去你就去,别废话。”

  “是是是,可是她们当的东西已经很多了,恐怕七爷您账上的余额勉强够支付啊,您接下来还怎么赌?”

  “娘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你见过七爷我什么时候没钱赌过?”

  候时新也接口道:“我账上的钱虽然不多,但也够你们vip的最低上桌筹码了,随时也都可以归七哥支配。”

  小鼠被说的脸红,用手抽着自己的脸说道:“七爷,您看我话多了,我这就去给您办理。”

  ……

  大厅的沙发上,何清清和阮佩云皆双手抱胸,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顾及形象,阮佩云一定会上去把她拽走。

  “清清,上次你就告诉我最后一次赌,刚过两天就忍不住?你想想你都输掉多少了,这次怎么还要把房子给押上?”

  何清清红着眼道:“阮佩云,你是不是心疼你的首饰呀?放心好啦,房子当掉后,第一时间就把你的首饰给赎回来。”

  阮佩云一听,激动的站起来,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好你个何清清,我是那样的人吗?你不想想你自己,每天老赵回家前,你就赶紧卸妆换睡衣,就怕他知道你当了手饰,你这样的日子不辛苦吗?你这次再把房子给当了,难道要穿着睡衣在门外,等着老赵回来流浪街头?”

  何清清听完她的话,眼睛似乎在向外冒水,她失去优雅,把盘着的脚从沙发上拿下,塞进鞋子里,歇斯底里的讲道:“够了阮佩云,已经输了这么多,你让我怎么办呀?总要给我一个翻本的机会好吧?我可是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老赵知道了是要和我离婚的,也不差现在这套房子了。”

  阮佩云额头上冒着汗珠,嘴角向下咧着,怒视着何清清吼道:“你疯了吧清清,醒醒吧!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只见何清清默默的转过身去,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但从她肩膀的起伏程度来看,肯定很生气。

  “你走吧佩云,我想静一静。”

  阮佩云的双手颤抖着,目视着好姐妹的背影,复杂的眼神里,充满痛苦、愤怒和各种无奈。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叉着腰,板着脸,说道:“行,你就疯吧,老娘我就陪你破釜沉舟一次,话可说好了,输光了你可要给我买嫁妆。”

  阮佩云从包包里拿出自己的银行存款凭证,跺着脚叫道:“小白,小白,人呢?死哪里去了?”

  何清清没有阻拦,点上一根女士香烟,冲着富丽堂皇的天花板吐了一口烟雾,眼眶的泪水顺着脸颊“吧嗒、吧嗒”滴落而下。

  “二位美女,生气是最不明智的选择,可否坐下来喝一杯咖啡?”

  两个女人闻声,一同转身,何清清这才看清楚是候时新,赶忙用一只手悄悄擦掉眼泪,换上笑脸,吃惊的说道:“欧呦,时新呐,听老赵说你为张秘书出头,挨了子弹,还被中统给抓走啦,看你胳膊这个样子,这是真的呀,你可把嫂子给吓坏掉了。”

  “虚惊一场而已,已经过去了。”候时新简单的回了一句,反而又调侃道:“嫂子,您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原来可没听站长说过。”

  何清清这才注意到自己夹着香烟的手,赶紧手忙脚乱的摁进烟灰缸,说道:“哎呀,时新呐,嫂子就是抽着玩儿,可不好跟老赵乱讲的呀。”

  “嫂子您偶尔解解乏,就是站长知道了,这也很正常的!”

  阮佩云也走过来,摸着候时新受伤的胳膊,问道:“候处长,您这是轻伤不下火线啊,我以为清清的赌瘾都够大的,怎么您举着胳膊还要打?”

  候时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是陪张莹来的。”

  阮佩云撅起小嘴,愤愤不平的说道:“您这英雄救了美女以后,还要带伤陪她打麻将,你这么好的男人我怎么没碰到?”

  何清清赶忙上来拧了阮佩云一把,说道:“时新呐,张秘书你们两个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呀?我听老赵说,张秘书的家里可是大有来头的呀,人家父亲对你也是十分满意的,听说这两天就要去跟你谈谈那!”

  候时新一愣,赶忙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我怎么不知道?”

  阮佩云噗嗤笑出了声,随即说道:“清清,你看人家候处长分明就是不满意,你们这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其实我跟候处长也蛮配的,你看看,这身高,简直是郎才女貌嘛。”阮佩云说完,还故意凑到候时新身边,用手挎着他的右胳膊让何清清对比。

  也就在此时,刚好赢钱的张莹兴冲冲的从房间内走出,看到二人亲密的一幕,手中端着的盘子失手掉在地上,筹码散落一地。

  阮佩云赶紧跑过去,边帮她检地上的筹码,边故意说道:“张秘书,我跟候处长开了个玩笑,你不会吃醋吧?”

  张莹违心的说道:“没事,时新你们都是老相熟了,开个玩笑不碍的。”

  何清清和候时新也走了过去,张莹看到候时新,兴奋的站起身,亮着手中的筹码说:“时新,怎么样?我赢了这么多,你可别说我把你老婆本输光了,这下你就准备娶我吧!”

  “呃……”

  候时新没来得及答话,小鼠提着一个大箱子,呼哧呼哧的来到几人面前,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一堆的金银珠宝,奢饰品,让任何人看了都不免心动。

  小鼠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何太太,这都是您当在这里的物品,请认真清点一下,看看还少了什么?”

  何清清愣住了,问道:“这……什么意思呀?”

  小鼠解释道:“哦,何太太,是这位候先生向叶七爷求了请,叶七爷自掏腰包,帮您把这些都赎了回来。”

  “叶七爷?”

  候时新解释说:“哦,嫂子,那是我大哥叶老七,你们一起打过牌的,刚刚他还在这里,估计这会儿正在vip房等着你们打牌。”

  何清清一听打牌,高兴的就想朝前凑,却被阮佩云抢上前去,迅速把箱子合上,又对小鼠说道:“东西一样不少,今天我们也不打了,改天再来!你去跟包间的叶先生说,我们何太太请他吃饭。”

  何清清这才意识到,赶忙说:“对的呀,邀请叶先生一起吃饭,时新啊,你可帮了嫂子大忙了,这可让嫂子怎么谢你?”

  候时新摆摆手说道:“嫂子,举手之劳,只是以后您可别赌那么大了,要不然站长知道了可是要大发雷霆的。”

  何清清嘴硬着说:“晓得了,晓得了,再也不会了,以后我和佩云就在外面小小的玩玩,打发打发时间算了。”

  阮佩云撇撇小嘴,对何清清说了一句:“什么改不了什么!”

  “你个死佩云,找打呀!”

  

第六十四章 赎出当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