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老段头的家底

  夜尽天明,旭日东升,霞光万丈。

  是一个好天气。

  李家上上下下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

  成天浪被门外的敲门声惊醒。

  “谁啊。”

  “夫君,是我清灵。”

  成天浪睡意惺忪,下床打开门。

  当打开门才意识到自己啥也没穿。

  关键是门口不光站着赵清灵,还有敖甄这个小妮子。

  “哎呦我去。”

  成天浪连忙跑回床上。

  赵清灵掩嘴轻笑,跟着走进屋内。

  敖甄赶紧背过身,一颗小心脏像是跑进了几百只小鹿,疯狂乱撞。

  “夫君还害羞啊。”

  赵清灵走到床边,看着裹在被子里的成天浪,笑着说道。

  “这大清早的你们来干嘛?”

  成天浪开口问道。

  “妾身和敖姑娘来伺候夫君起床。”

  赵清灵一身素雅淡装,站在床边整理着成天浪的衣物,动作温柔。

  这小家碧玉,这温柔似水,这贤淑温良。

  这身材!

  成天浪盯着赵清灵看的入神。

  赵清灵被盯的一张小脸俏红,娇羞道:“夫君,有别人在呢。”

  这一幕刚好被走入房屋的敖甄瞅见,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心里好像又跑来了一群小鹿。

  尥着蹶子乱撞,那叫一个欢实。

  成天浪在两个女子的伺候下,一番洗漱之后,穿上了那件龙纹法袍。

  “夫君好英俊。”

  赵清灵满心欢喜,看着自己的男人。

  敖甄也是觉得天底下没有那个男人比自己主人更英俊了。

  “夫君,听门房仆役说方姐姐昨晚深夜回了娘家。”

  成天浪嗯了一声,“这小娘们太不把为夫放在眼里了,被我收拾了一顿。”

  “方姐姐也是个可怜人。”

  赵清灵哀叹一声,“夫君还是去趟万剑门,将姐姐接回来吧,以免伤了两家和气。”

  “这件事为夫自有打算,你就别管了。”

  接她?

  估摸着现在可能都在路上了吧。

  正如成天浪所料。

  此刻,盘龙城东城位置,有上百名万剑门弟子,人人一袭青衫,身后背剑,朝着他李家赶来。

  为首的是一位老者,老态龙钟,背有三把长剑,杀气腾腾。

  正是万剑门方家老祖,王级九星强者,性格火爆,尤为护犊子。

  十几年此人为了门内弟子,以王级实力硬刚一位皇级强者,虽然被对方锤个半死。

  但,虽败犹荣,可谓一战成名,赢得了方铁头的称号。

  今天这样的声势阵仗,惊动了半个盘龙城,各方势力纷纷派出眼线,沿路跟随。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连方铁头都出动了,事情肯定不小。

  方家老祖左侧跟着面无表情的方未宛,右侧是位眉清目秀的少年,十五六岁,他看了眼方未宛,小声问道:“姐,姐夫他这么怂的一个人,真的不把咱万剑门放在眼里吗?”

  方未宛没有作声,置若罔闻。

  “我觉得吧,姐夫他肯定在龙伏禁区受了什么刺激,才会说那些话,姐夫这人我还是了解的,人还是挺不错的。”

  “方陌,你再敢喊一次姐夫试试。”

  方未宛斜撇了一眼这个弟弟,出声警告道。

  方陌缩了缩脖子,“姐,你也太不讲理了,不喊姐夫喊什么?”

  就在刚刚召集人手去往李家时,他有想着偷跑出来,去李家通风报信来着,好让他那个倒霉姐夫赶紧跑路,只是没能溜出来。

  被他姐料事如神,提前给按住了。

  方家老祖瞪了眼方陌,出声训道:“我万剑门的剑,可不是用来讲理的。”

  方陌一脸委屈,“老祖,可我的剑就叫“道理”啊。”

  方家老祖一巴掌拍在这小子后脑勺,“道理你他娘的仙人板板。”

  方陌疼的龇牙咧嘴,“老祖,我又不是铁头。”

  “铁头,铁头,小兔崽子,反了你了。”

  想起那个铁头的绰号,方家老祖就一阵火大,又一连给了这小子几巴掌。

  方陌捂住脑袋,不敢再言,心中为那个倒霉姐夫默默祈祷。

  看这架势,姐夫今天铁定要缺胳膊少腿了。

  李家现在仍是一片祥和,浑然不知风雨欲来。

  成天浪吃过了赵清灵端来的精致早餐,无所事事。

  赵清灵坐在成天浪对面,满脸写着幸福。

  敖甄站在成天浪身后,尽心尽职当好一个丫鬟。

  成天浪则是有些心不在焉,如坐针毡。

  万剑门的人咋还不来。

  要速战速决啊。

  迟则生变,天知道那个老头会不会又整出啥妖蛾子。

  说曹操,曹操到。

  段老头站在门口,斜着身子,探出一个脑袋,笑道:“少爷有没有想念老奴啊。”

  这副贱兮兮的样子,成天浪很想脱了鞋扔过去。

  “清灵你先回避一下吧,为夫还有事。”

  赵清灵盈盈起身,施了一礼,缓缓告退。

  “进来吧。”

  成天浪淡淡开口道。

  段老头笑嘻嘻的走入屋内,欲言又止。

  成天浪心里七上八下,这老头该不会反悔了吧。

  他勉强挤出一个温和笑脸,“老段啊,有啥话就说,这个世上少爷最信任的就是你。”

  信任二字咬字很重。

  段老头心中涌出一阵暖意。

  少爷这话真是贴心。

  他直言道:“少爷昨晚说的那件事,老奴思来想去,觉得……。”

  “不,你不觉得,你今天必须不能出手,老段啊,这件事你不都答应好了吗,可不能反悔,算我求你了。”

  成天浪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苦着脸求道。

  “老奴没说要出手啊,既然答应了少爷,肯定不能辜负少爷的信任啊。”

  段老头摆了摆手解释道:“老奴只是觉得,万一真打起来,少爷缺一把趁手的兵器,很吃亏的。”

  “兵器,不要不要。”

  成天浪重新做回椅子,摆手拒绝道。

  “友情提醒,在书中成功拒绝任何传承,功法,兵器,丹药,都将会获得强于十倍的东西。”

  成天浪脑海内传来书仙冷漠无情的话语。

  这不是欺负人嘛。

  成天浪欲哭无泪,咬着牙看向段老头,一拍桌子,狠狠道:“什么兵器,拿来。”

  “得嘞,少爷。”

  只见段老头伸出手在虚空中就那么一抓,一柄金黄长剑,发出耀眼光芒,被他握在手中。

  “天玄剑”

  敖甄惊呼出口。

  此剑一出,一股至高无上的气息,弥漫整个房间。

  “不行,不行,这把剑太耀眼了,你想啊,打架的时候生死之间,万一把自己眼睛闪瞎了可咋办,换一个,换一个。”

  成天浪连连摇头。

  开什么玩笑。

  这把剑一看就厉害的无法无天,拿着它谁还敢上前。

  还有,书仙姐姐我这可不是拒绝。

  是真的会闪瞎眼睛。

  “少爷担心的不无道理,那成,换一个。”

  段老头收回天玄剑,向着虚空又是一抓,一口大鼎四四方方,悬浮在虚空。

  “万物鼎”

  敖甄有些口干舌燥,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此鼎镇压万物,比天玄剑更胜一筹。

  “不行,不行,拿不动,拿不动,再说了扛着这玩意去打架一点都不潇洒。”

  成天浪还是摇头。

  “少爷所言极是,是老奴欠考虑。”

  房屋内又出现一面铜镜。

  “生死镜”

  敖甄脑壳有点懵,瘫坐在地上。

  “这个就有些开玩笑了,少爷又不是娘们拿面镜子算怎么回事。”

  成天浪头摇的像个拨浪鼓。

  紧接着段老头又接连拿出了几件东西,都被成天浪以各种理由拒绝。

  敖甄看的都麻木了,更不懂自家主人。

  段老头有些气馁,“少爷,好东西就这些了,剩下的都是破破烂烂,老奴可拿不出手。”

  “那不行,拿不出手也得拿。”

  段老头很难为情的又拿出三件东西。

  一串铃铛,一个朱红葫芦,一把木剑。

  “少爷,这副铃铛只要轻轻晃动就可定住别人,这个葫芦可以收人,至于这把木剑……。”

  瘫坐在地上的敖甄,一副大白天见了鬼的表情,指着那把木剑,张大了嘴巴。

  段老头不漏痕迹的给了敖甄一个凌厉眼神。

  敖甄连忙捂住嘴巴。

  “这把木剑咋了。”

  成天浪站起身拿在手中,晃了晃,轻飘飘的,只是一把普通的木剑。

  “少爷,还是选这个葫芦吧,要不铃铛也行,这把木剑只是老奴幼年时雕刻的小玩意而已。”

  “行,就这把木剑了。”

  成天浪点了点头说道。

  “少爷,我给你说实话吧,这把木剑可了不得了,毁天灭地啊,断然不能给你。”

  段老头表情严肃,使劲摇了摇头。

  成天浪听他这样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定,如果这老头一直说木剑普通,成天浪反倒觉得有古怪。

  想套路我,没门。

  “我就要这把木剑。”

  成天浪语气坚定。

  “少爷恕罪,老奴说了谎,这把木剑真的只是老奴幼年自己雕刻,普通的很,还是选这副铃铛吧。”

  段老头一脸为难,甚至有点想要抢夺木剑的意思。

  成天浪赶紧将木剑抱在怀里,“老段,你这就不对了,这把木剑在我看来一点都不普通,这可是你亲手所刻,心意诚意都有了,少爷拿在手里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行吧,既然少爷喜欢,就这把木剑吧。”

  段老头有些垂头丧气,“不过少爷今天用后就要还给老奴,等明天老奴一定再去给少爷找把好的,而且拿在手上要万万小心,不可将血滴在上面,虽然是把普通木剑,可是跟着老奴日积月累,也有了点小灵智,碰到血液就会自动认主,切记。”

  成天浪二话不说,果断咬破手指抹在木剑上。

  然后他就愣住了。

  还真他娘的浑身充满了力量。

  

第六章 老段头的家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