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她已经五岁了

  几人走后。

  成天浪舒了口气,算是又支起一条作死路线。

  总的算算,加上虞倾伶这条,已经正儿八经的支起了四条。

  书中主角是一条,乃重中之中。

  如今已经给了传承,相信不久就会崭露头角,就差找个时机去挑衅一下,不死不休的那种。

  方未宛这条,成天浪觉得成效不是很大,还有待观察。

  最后一条引出守界者,目前来说还没有头绪,无从下手。

  总不能让段老头屠几座城吧。

  所以闹出点大动境还需要一个契机。

  或者自己制作出个什么有噱头的东西,这点成天浪还未思考清楚。

  至于王腾,方陌这些,成天浪根本没抱什么希望,算是小打小闹,可有可无。

  总的来说,三条比较明确的作死路线,好像都不能短时间内成功作死,这让成天浪很苦恼。

  必须要马不停蹄的折腾了,最好支棱起上百条作死路线来,这样每天都有希望,心情也舒畅点。

  其余一些个像什么十大禁区,凶险遗址,秘境啥的,只要是让人九死一生的地方,都要走上一遭。

  如果这些还不行,就只能去无脑挑衅了,见谁惹谁,就不信死不了。

  成天浪心中默默盘算,与段老头并行往巷口走去。

  清晨出门,如今已是日上三竿。

  几经周折,成天浪此刻又渴又饿,准备去找家酒楼。

  走着走着,成天浪灵光乍现。

  “书仙姐姐,如果我被困在一个绝境,没有水没有食物,渴死饿死不算自杀吧。”

  久久没有回应。

  “书仙姐姐你在吗?”成天浪以心念喊道。

  难道是睡着了?

  “你自己也是食物。”书仙姐姐终于出现,语气依旧冰冷。

  握草!

  太残忍了。

  自己吃自己,下不去嘴啊。

  “书仙姐姐,即使是这样也不坚持不了多久啊,万一到时候失血过多而死,你不会给定性成自杀吧。”成天浪问的很小心谨慎。

  “不会,你只要坚持十天就可以。”

  “十天,为啥啊?”

  “你有没有听说过酒池肉林,有没有听说过面山米山,这些够不够你吃十年?”

  他娘的这一百年也吃不完啊。

  “书仙姐姐,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成天浪沮丧问道。

  “如果你走这样的极端,就会有这样的惩罚。”

  书仙语气透着冰冷无情。

  “我觉得你是在玩我。”成天浪怒道。

  “重新给你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还有上次你想要火烧书屋,如果再有这样的念头,直接获得不死不灭惩罚。”

  “打扰了,打扰了,书仙姐姐我这是纯粹的没话找话,想着联络一下感情,您别在意。”

  成天浪当即认怂,给吓出一身冷汗。

  不死不灭这个有点狠。

  惹不起,惹不起。

  “少爷,怎么回事,这样的日头穿着龙纹法袍,不应该流汗啊。”段老头疑惑不解道。

  成天浪冲段老头干笑两声,

  然后他回过头。

  看着身后跟着的赵小妖,“姑娘,你不回家去,跟着我干嘛?”

  一直低着头走路的赵小妖,听到问话吓了一跳。

  为什么跟着你,你这个坏男人心里没点数吗?

  明知故问。

  可我要怎么回答他,既不能跌面,又不惹怒他?

  当然了,也不能太暧昧。

  以免他得寸进尺。

  觉得本姑娘已经势在必得。

  瘦瘦高高的赵小妖,抬头看着成天浪,开口说道:“我不要做你妾。”

  成天浪一脸茫然,“我也没说要纳你为妾啊。”

  呵!

  你是没说,你是直接这样做了。

  人狠话不多说的就是你个样的坏男人。

  “姑娘,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啊。”成天浪见她呆楞在原地,又说道。

  他这么说……。

  难道是我真的误解他了?

  是我自作多情了?

  这怎么可能。

  我赵小妖天资聪慧,貌美如花,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怎么可能自作多情。

  一定是他又出招了。

  对,没有错。

  反客为主?

  倒打一耙?

  是了。

  嘴上说是我误解他,实际上是想让我回想和他发生的种种。

  这样一来我就会时刻想起他。

  久而久之对他心生情愫。

  太!可!怕!了!

  本姑娘差一点就着了道。

  这样的心机男断然不能嫁啊。

  见她依旧呆呆的站在那里,成天浪抬手在赵小妖眼前晃了晃,“嘿,姑娘,想什么呢,快点回家吧,在我身边很危险的。”

  刚刚她主动投怀送抱。

  该不会是碰瓷吧。

  成天浪突然间恍然大悟,不再与她有过多纠缠,转身离去。

  十年的时间,他可没有功夫儿女情长。

  总之不以作死为目的的活动,一律全免。

  赵小妖回过神,看到成天浪已经走远,扣着小虎牙,眼神迷茫。

  他这是又出的什么招?

  完全看不懂啊。

  对方这思维跳跃也快了吧。

  一招又一招,防不胜防啊。

  算了,算了。

  还是赶快回家一趟,将这件事情告诉娘亲吧。

  别到时人家提着刀上门抢人,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哎,红颜祸水。

  一段可歌可泣的悲情故事,又要上演了。

  …………

  与这段巷口相隔不远,一处狭小胡同内。

  一个衣衫破烂,赤着脚的小姑娘,被一群地痞流氓堵在了胡同内。

  小姑娘脸色苍白,手里拿着半块发霉的馒头,瘦弱的小身板靠着墙角,眼神无助。

  你已经五岁了哦。

  不怕,不怕。

  “你是从哪来的小野种,竟然敢偷大爷的东西。”一个满脸横肉的地痞恶狠狠的吼道。

  小姑娘拼命摇头,“大哥哥,我没有偷东西,只是捡了一块馒头,我真的没偷东西。”

  “诺,大哥哥你看,就是这块馒头。”

  小姑娘伸出脏兮兮的小手,亮出那块发霉的馒头。

  “哎呦呵,牛子,喊你大哥哥呀,还不快好好疼疼。”

  “这小野种洗干净了应该还不错。”

  “畜生啊,这么小都不放过。”

  “林子,你说这话也不怕天打雷劈,比她小的你放过几个?”

  “哈哈哈,说的也是。”

  听着众人的笑声与话语,小姑娘吓得面无血色。

  “没错,这块馒头就是我的,你还敢说没偷?”满脸横肉的牛子,看着那块发霉的馒头,笑了笑说道。

  “大哥哥,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你的,是我在地上捡的……。”

  小姑娘惨白的脸上露出笑容,拿着馒头在身上擦了擦,高高举起,说道:“既然是大哥哥丢的,就拿去吧。”

  满脸横肉的牛子,一巴掌将馒头打掉,怒吼道:“老子丢的是一块,剩下半块哪去了?”

  小姑娘吓得浑身颤抖,大眼睛里含着泪,小声道:“大哥哥,我……我太饿了,就吃了一点。”

  “对不起,对不起。”

  小姑娘连连弯腰鞠躬陪罪。

  她死死咬住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你已经五岁了。

  不能哭的。

  满脸横肉的地痞一脚揣在小姑娘肚子上。

  “他娘的,老子最烦女人哭哭滴滴了。”

  小姑娘被一脚踹在墙上,狠狠摔下来,捂着肚子半天没喘过气。

  她实在不懂这些大哥哥为什么要这样做。

  “牛子,可别打死了啊,还指望她能卖点钱打打牙祭呢。”

  满脸横肉的牛子,蹲下身,一双大手拽了拽小姑娘的头发,问道:“死了吗?”

  小姑娘眼神绝望,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啪!”

  满脸横肉的牛子抬手又一巴掌狠狠打在小姑娘脸上。

  “老子问你死了吗?”

  小姑娘嘴唇被打出血丝,头晕目眩。

  “大哥哥,对不起,别打我了好不好。”

  “我会死的。”

  “我不能死,我真的不能死,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小姑娘艰难的坐起,跪在地上磕着头苦苦哀求。

  “牛子,还给这小野种废什么话,直接卖到青楼就行了,别耽误哥几个喝酒吃肉。”

  一个瘦猴似的地痞有些不耐烦的喊道。

  “哦?”

  “不知道把我卖到青楼值几个钱?”

  就在这时,一帮地痞身后出现两道身影。

  其中一人一身龙纹法袍,长相英俊,淡淡开口问道。

  

第二十四章 她已经五岁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