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小二,上酒。

  走了?

  这才多大一会就走了。

  不是说包下酒楼了吗?

  成天浪双脚踏地,想要跃上二楼问个清楚。

  却不料用力过猛,双脚陷入木质地板内。

  这不尴尬了嘛。

  那名店小二看到这个状况,连忙跑下楼,“客官,找人就找人,怎么还拆店,我们酒楼的地板铺的可都是上好的檀木。”

  成天浪拔出双脚,咳嗽一声,脸色尴尬道:“小二,需要陪多少灵币都可以,你快告诉我赵公子去哪里了?”

  “没有要客官索赔的意思啊,我的意思是说上好檀木,木质比较硬,别划伤了客官。”店小二摇头摆手道。

  成天浪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至于客官询问赵公子去了哪里,诺,刚从这边走,客官要是跑的快,应该能追上。”店小二指向门外回道。

  成天浪听完之后,转身就往店小二指的方向追去。

  争分夺秒啊。

  鬼知道段老头这次又去多久。

  好不容易布下的一局,成天浪说什么也不能让它轻易的泡汤。

  可还没等他追出酒楼多远,就看到白衣白发白须的段老头站在前方,笑盈盈的望着自己。

  我的个老天爷啊。

  给我个痛快的吧。

  成天浪彻底崩溃,双膝倒地,双手抓住头皮,满脸痛苦表情。

  段老头赶紧跑了过来,“少爷如此的大礼迎接,老奴可万万承受不起啊。”

  “不,你受得起。”成天浪咬牙道。

  段老头再一次将成天浪扶起,笑着道:“少爷如此说,肯定是看到了老奴这次带回来的奴仆,并且万分的满意对不对。”

  成天浪站稳身形,抬头看去,这次段老头带来的是一个身姿妙曼长相绝美的女子,一头红发披肩,妖娆妩媚,身穿紫衣,腰间缠绕一条火红小蛇,吐着信子。

  “少爷,这头幻化人形的妖兽,可来历非凡,本体乃是一头吞天蟒,叫什么杜美莎,她还有个妹妹叫美杜莎,本想着一同捉来,奈何妹妹尚且处于幼年期,没多大用处。”段老头语气有些遗憾。

  美杜莎,杜美莎?

  老子还行者孙,者行孙呢。

  辣鸡作者还挺会玩。

  成天浪叹了口气,直视段老头,看的段老头心里一阵发毛。

  “老段啊,在这个世上,少爷我最怕的就蟒蛇,你现在带一条蟒蛇精来,居心何在?”

  “少爷,老奴不知道啊。”段老头一脸无辜道。

  “现在知道了吗?”成天浪淡淡问道。

  “知道的明明白白了。”

  “那你知道怎么办了吗?”

  段老头重重点头。

  “其实这点我也不怪你,只是我以为你是最懂我的,可你到了现在仍然不知道我真正想要的奴仆是什么样的,哎,看来是少爷自作多情了。”成天浪痛心疾首道。

  看着成天浪如此痛心,对自己如此失望。

  段老头一张老脸愧疚至极。

  觉得自己实在太对不起少爷了,区区一件小事都办不好。

  他二话没说,转身卷携着杜美莎腾空而起。

  这一次就算上天入地也要让少爷满意。

  段老头一走,成天浪马不停蹄的接着去追赵公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

  终于在这条街的尽头看到一行人。

  赵公子成天浪不认得,可他一眼就认出那两位凶悍的护卫。

  怎么弄,是直接开骂,还是上去就打?

  成天浪走在一行人身后,有些犯难,这和上次方铁头登门挑衅完全不同啊。

  算了,还是先来个有气势的开场白吧。

  然后以对方的态度随机应变。

  “前方可是赵公子,让爷爷追的好生辛苦啊。”成天浪冲着那行人高声喊道。

  我这说的好像是武侠小说里的对白吧。

  果然还是经典让人记忆深刻啊。

  一行四人三男一女。

  除去两名护卫,剩下的一男一女像是一对夫妻,男子身穿华贵锦衣,相貌端正,女子一身素雅装束,小家碧玉。

  听到喊话之后,四人停下脚步,转身过身看向面色不善的成天浪。

  锦衣男子冲妻子淡淡一笑,投给她一个放心眼神,柔声道:“夫君去去就来。”

  女子点了点头,脸上表情十分放心。

  我家夫君在这座城就没有怕的人。

  “保护好夫人。”

  男子吩咐了一声,走到成天浪面前。

  成天浪以为他就要一言不合奋起杀人。

  却万万没成想,此人竟然先是对他深深一揖,然后面带和煦笑容道:“这位公子,在下便是您口中的赵公子,请问喊住在下所为何事?”

  这谦卑的行为,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你他娘的是赵公子吗?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这接下来怎么弄?

  哦,对了。

  成天浪一拍大腿茅塞顿开。

  赵公子嘛,脾气古怪,喜怒无常。

  成天浪决定继续挑衅下去,等他耐心耗光,狰狞面容自会暴露。

  “没有什么事,你的护卫方才言语对我不敬,爷爷是来向你讨个说法。”成天浪指着赵公子的鼻子说道。

  赵公子扭过头看向两名护卫,询问道:“可有此事?”

  其中一个护卫记起成天浪的面容,点头道:“公子,却有此事,记得当时他要进入酒楼,我们二人说了句滚回去。”

  赵公子听完之后,又扭过头,满脸歉意道:“既然确实是在下的护卫对您无礼,那在下就替他们向公子您磕头赔罪把。”

  呵!

  开始说反话了,看来马上就要原形毕露了啊。

  “扑通。”

  卧槽,你他娘的真跪啊。

  看着毫不犹豫“扑通”跪倒在他面前的赵公子,成天浪傻眼了。

  “小子,服了没,告诉你,这座城里没有我家赵公子跪不服的人。”身后一名护卫颇为自豪道。

  成天浪心服口服。

  说这种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人,不服不行。

  “这位公子,您可曾原谅在下的护卫,如果没有,在下会长跪不起,直到公子您原谅为止。”跪在地上的赵公子仰着头脸色平静的问道。

  “你根本不配赵公子这三个字。”成天浪喟然长叹道。

  成天浪算是看明白了,这本书里的赵公子和那个赵公子,是完全不同的人设。

  成天浪有些心灰意冷,身心疲惫。

  全都白忙乎了。

  这次怨不得别人,怪自己求死心切,没有打探清楚。

  “既然公子说在下不配赵公子这个称号,那以后你们就不要叫我赵公子了。”赵公子转头嘱咐道。

  “公子,那以后叫你什么。”一名护卫问道。

  “直呼其名吧。”

  “好的赵日天。”

  卧槽。

  听到这一问一答。

  成天浪彻底对他们无语。

  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叫。

  “你也不配赵日天这个名字。”成天浪翻了大大的白眼。

  “行,既然也不配,那以后你们叫我的小名。”赵公子又转身嘱咐道。

  “好的赵良辰。”

  成天浪听不下去了,快要疯了。

  他摆了摆手道:“你可以起来滚了,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打哭为止。”

  赵公子缓缓起身,笑着道:“先谢过您的宽恕,再有就是不知公子您经常在那片城区出没,良辰好绕道而行。”

  成天浪都给气笑了,不再理会他,转身离去。

  这时女子走上前,依偎在赵公子胸膛内,一脸崇拜道:“夫君你好厉害。”

  赵公子宠溺的看着妻子,柔声道:“这份荣誉有蔡花根宝贝一半的功劳。”

  还未走远的成天浪听到这句话,脚底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上,久久没能站起。

  “夫君快看,那个人五体投地,还礼给夫君了。”

  =====

  黄昏时分,夕阳西下。

  成天浪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入卧虎楼。

  酒楼内已经有了几桌客人。

  成天浪找了一张空位坐下,侧脸贴在桌子上,双手无力的垂落。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可与人言者并无二三。

  唯有一壶烈酒,强解心愁。

  他神色黯然,懒散说了一句。

  “小二,上酒。”

  一名酒楼伙计,肩膀搭着条毛巾,站在柜前回应道:“客官,酒卖完了。”

  

第三十章 小二,上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