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碟仙

  学校宿舍中,几人非常无聊。

  一个男孩这时提出想法:“我们要不来玩请神吧。”几人觉得反正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也就同意了这个想法。

  接着搬来一张小桌子,小桌子上放着一只碟子,碟子里面只见放着写着各种各式神仙的纸条,这里面还有一只勺子。

  几人在这为先请谁而苦恼着,

  “先请玉皇大帝吧。”

  “应该先请观音菩萨。”

  “不行,还是先请太上老君吧。”

  “请如来佛祖”

  几人为先请谁吵嚷个不停,这时听见谁不耐烦的说了声:“别吵了,吵死了,还请什么神仙啊,不如请只鬼来。”

  几人没离理他继续吵闹着。突然!宿舍的灯‘滋啦滋啦’的闪了几下后灭了!

  几个人发现自己动不了,想大声喊叫可是叫不出声来。

  有风吹进来带起一丝凉意,不对啊!他们宿舍门是关着的!窗户也没开!这风是…

  几人完全动不了,叫不出声,也看不到现在是怎么回事。

  一道沙哑刺耳的声音传进来:“是谁请了我啊?”几人背脊凉意‘嗖嗖’地爬了上来。

  “呵~呵~,知道请我出来的代价吗?”那只鬼怪笑着。

  之前说请鬼出来的男孩瞪大眼睛看着朝他走过来的鬼,看着那只干瘪苍白的手伸向了他的脖子。

  他不能呼吸了!“救命啊”他想喊出来,可是他喊不出来。

  脖子上那只冰凉的手越收越紧,就在他以为他马上就会窒息后,从他脖子处射出一道金光,狠狠地打在了那只手上。

  看着那只鬼从手开始慢慢消散着,他终于发现他能动了。

  那只鬼消散后,他听到了那只鬼说,它还会回来找他的!他怕极了,他怕那鬼再回来。

  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宿舍的几人都昏过去了,他一个一个的摇醒他们,说着刚才发生的事。

  谁知道,大家都当他在说玩笑不相信他,他给他们看他的脖子,脖子刚刚被那么用力的掐着肯定会留下痕迹的。哪知,他的脖子一点痕迹都没有,还是那么的白皙。

  他不死心的掏出挂在他脖子上刚刚还发出金光的玉像。没有金光!玉像还是那个普通的观音玉像,甚至中间还裂了一道细缝,除此之外就像从来都没发出过金光的普通样子。

  没人相信他,大家都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

  可他知道这不是玩笑,而且那只鬼走之前还说过它会回来找他。他想起了脖子上的观音像,观音像是他奶奶给他去庙里求的,听说这是专门开过光的。

  他以前还不以为意,觉得这东西没用。他现在只想万分庆幸他以前没因为嫌弃这东西而把它给扔了。

  他给奶奶打了个电话,他要知道这观音像是奶奶在哪求的,他要救自己的命。

  他怕那只鬼什么时候再出来,所以整个学期都心不在焉的。万幸的是,那只鬼都没再出现过。

  暑假了他没先回家,而是去了奶奶说的那个寺庙,他要亲自去找办法把那只鬼甩掉。

  这段时间他把他遇到鬼的事和人说了,所有人都不相信他,不是以为他开玩笑,就是以为他疯了。

  去了寺庙后,他亲自求了符问了主持,主持说因为那只鬼太强大,这些东西只是暂时的,不会吓到他多久的。不过因为是召唤而来的,所以它是有限制不能去其他地方的,只要离开当初召唤它的地方,它自然就找不到你了。

  开学后他就要求了换宿舍的请求,隔壁宿舍刚好是空的,学校也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这天,他回到宿舍时一个人都没有,他没在意的埋头收拾着。他慢慢的听到从隔壁传来的声音,“没有!去哪了!去哪了!”

  声音越来越尖促怪异“到底去哪了!”

  他有点好奇的趴在墙壁上,墙壁上有个小孔,他朝小孔看过去。

  刚好对上一只猩红的眼睛,那只可怕的眼睛惊喜着死死的盯着他。

  他听到耳边想起了那个沙哑怪异的声音:“嘿~嘿,我终于找到你了!”

  当人们发现他时,他早就已经死在了宿舍。浑身鲜血淋漓,惊恐万状地瞪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视线转到天花板,只见天花板“找到你了”几个鲜红色的大字映入眼帘。

  ———————————————————

  别跟着我

  女人其实一直都知道她身边有一只鬼,她刚开始的时候很怕,慢慢的她发现这只鬼好像没有要伤害的她的意思,她也就放下心来,平时她都当它不存在反正她又看不到它。

  这天,她在公司下班的时候有人拦住了她,是公司的同事,她听到这个平时很少接触的同事说喜欢她!

  说实话,自从她在大学时和男朋友分手后,就没在交男朋友了。

  而现在这个堵在她前面的男人很真挚的说着喜欢她,说真的她有点动心,要不和他交往看看吧。

  就这样她们在一起了,男人平时对她很好,好的有点过,都快把她当成什么都不会干的巨婴了,她想。

  这天他们在外面吃饭,面对面的自己吃着自己碟子里的食物,她看到他身体僵硬了下,随后给她递了一杯饮料非要喂她喝。

  ‘又来了’她想着。每次看到他身体不正常的僵硬后,他都会做一些稍微亲密点的事。

  吃完饭送她回家,和平时一样,他送她到了小区门口后就转身走了。

  “能不能别在跟着我了,很烦!你真的很烦!”她知道它在她身边,她自顾自的声音越说越大,后面的话都已经非常刺耳了。

  她不知道它到底在哪,她只知道这些时候它一直在,尤其是在她约会时。

  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晚上的话起作用了,它好像消失了,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感觉到它了,这样也好,希望它都不要再出现在她身边了。

  这段时间里这个男人对她没那么上心了,他说今天晚上有一个客户要谈,呵!她俩都在一个公司他有没有客户她能不知道?

  晚上,她准备跟着他看看到底是什么事能让他撒谎骗她。她很着进了一个会所,她看着他进了房间。

  她去找了个服务生要了一套衣服,她端着盛着酒的盘子推门进去,里面人很多都没注意到她,她看到他身边坐着个女人,女人娇笑着喂他酒。

  她现在真的想把盘子砸他脑袋上,她正极力忍耐这种冲动。她听到他们的聊天声传进她耳朵时她懵了。

  “怎么样了?你和那个女人。”

  她听到他说:“就那样吧,那女人真是保守的一批,真的没劲透了。”

  “这说明你没用啊,别怪兄弟们笑话你啊,你连个女人都搞不定,哈哈。”

  “这女人敢给我摆脸,看我迟早艹了她,然后再把她甩了。”

  她听的已经心里发凉了,知人知面不知心,这男人对她好原来都是假的,她踉跄了一下。

  这时在包间里的人才注意到这个服务员站在这很久了,纷纷看着她面无表情的盯着男人,他也看过来了。

  只是瞳孔微缩了一下,随后就不在意的说:“你怎么过来了?怎么想我了?想我回去给你暖被窝?”

  她气的发抖,把手里的盘子朝他扔过去后转头就走。

  “嘭”门被关住了,她听到身后的男人说::“既然来了就别走了,过来伺候伺候大家。”

  她气愤的看向他,他张扬的笑着:“伺候不好的话…”他后半句没说她也听明白了什么意思。

  “你可真是够恶心的,怪老娘瞎了眼…”她继续骂着他,看他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心里很痛快。

  “敬酒不吃吃罚酒”他阴沉着脸“哦,这女人好像还是个处呢,大家有福气了呢。”

  听懂了他的意思一群人淫笑着逼近她,她刚刚骂的痛快这时才知道真的怕了,她边往后退边拿出手机报警。

  没等她按键就被人夺走扔了出去,她绝望了。看着他们撕开她的衣服,脏手摸着她的身体,她叫着‘救命’。

  就在被他们快要得逞时,包间的灯突然爆了,随后所有人都觉得有一股凉风吹到了他们身上激起了一身的冷汗,天花板有什么滴下来的声音‘滴答’的响在心上。有人拿手机光照了下,看到顶上渗出鲜红黏稠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大家心头。

  他们还看到了一只手,那只手呈青白色慢慢探出天花板,随后是胳膊、身子全部都出来了,看到它的样子众人想大叫可是像被掐住了喉咙叫不出来。

  青白的脖子上吊着一颗脑袋要掉不掉的,脖子处汩汩的往出流着鲜血,血顺着身体流下来,流到他们脚下。

  感觉到脚下浸湿的异样,众人纷纷窒息着,胆小的早就已经吓死过去了。

  第二天会所发现时已经迟了,一屋子的人已经没了呼吸,有一人连头都不见了,脖子上的血窟窿早已经流不出血了。

  这件事非常奇怪的查不出来,调监控只能看到一群人进去了没出来,中间没有人再进去过,可是进去的人全部都死了。

  女人这时候还在睡觉,她像是从来没去过其他地方,她能看出来她睡的很香,她做着美梦勾起唇角。

  ———————————————————

  镜子

  学校的卫生间今天好像没灯,女孩不敢一个人去想找个同伴一起,可是没人要去啊。

  她等了一会实在是忍不了了,她自己去,快去快回就行了,她想。

  卫生间也不是特别黑,有月光照进来打在墙上的镜子还有几分亮堂。

  她快速解决完出来洗手,她看着镜子中的女孩一起抬头皱眉,嘟嘴生气,做着鬼脸,她自己绷不住笑了起来。

  看着镜子里的女孩同样也笑了起来她快速放下笑脸,她反应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她的脸上现在是没笑容的。

  可是!镜子里的那张脸还在笑着!她看着那张脸越笑越诡异,嘴角越咧越大慢慢的从那张嘴里流出鲜血,流出了镜子外。

  她惊恐。她看着那个张着她脸的人从镜子里走出来,浑身都流着鲜血就那样走到了她面前。

  宿舍里的几人发现她怎么还没回来啊,正要出去找她时,她推来门走了进来。

  “你不是怕黑吗?怎么这么慢啊。”

  宿舍几人发现她没理她们,她就那样躺到床上睡着了。几人挠头不解,这是怎么了?上个厕所回来还丢魂了?不过她们也没太在意就没在管她。

  第二天大家发现她疯了,她咧着嘴使劲的咧着,拿手撕扯着,大家阻止不了她,眼睁睁的看着她撕烂自己的嘴。

  她死时嘴还裂着,整个嘴已经看不出是嘴了,就那样破破烂烂的挂在脸上。

  

第四章 碟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