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章:除鼠

  看着两股打颤的书生,易凡不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从他手中拿过枯木,掂量几下,轻了不少,但凑合可以用。

  “你且先退后,莫要给这巨鼠机会,也不知它还有何等本事,还是小心为好。”

  书生手里没了枯木,不敢逞强,连着往后跑了几步,觉得还不安全,又退后五六步,从地下拿起一块石头,以作防身。

  此时天色已暗,月亮从云层里露了个边,满天星辰,到把天地照了个光亮。

  易凡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巨鼠,好似认为易凡不好惹,亦或者受了伤不敢强拼,这巨鼠转动着眼睛,慢慢往后退。

  “此次放你离开,后患无穷。”

  经过一番较量,易凡早就没了害怕,自己虽不是侠士,更没有神通,但百十斤的力气也不弱于壮实的汉子,难得的是,这一番用力,丝毫没有力竭意思,脸不红气不喘。

  这也给他壮了不少胆子,反观巨鼠,挨了两棍子,也没了初始的凶戾,露出的獠牙,倒显得心虚。

  见它要逃,自然是不允许的,谁知道这巨鼠会不会记仇,此地距离县城不过几里路,人流往返密集,一旦被它逃脱,来日定会继续害人。

  想到这,手里一紧,脚步往前挪动,巨鼠好似明白易凡的意思,一甩尾巴,不再对峙,转身就要跑。

  易凡哪能让它得意,立即往前冲,枯木刚要落下,那巨鼠忽地转身,毛发炸起,骤然发力,带起一捧灰尘,反扑而来。

  “小哥,小心。”

  书生一声惊奇,而易凡心中也道不好,这巨鼠好**诈,居然假做逃跑,实则是以退为进,迷惑他而已。

  此时知道已晚,那巨鼠速度极快,带着泥沙碎石直扑门面,只得就地一滚,感觉胸口一疼,来不及查看,一个翻身就起,巨喝一声,手中枯木砸去。

  ‘砰’的一声,落地的巨鼠也没躲开,许是没料到一爪子没挠死这人,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砸中脑袋,枯木也断,而易凡却不罢休,持着剩下半截,当作棒槌用,用尽全身力气砸它脑袋。

  也不知几下,巨鼠慢慢不再挣扎,很快就没了声息,一双鼠目也暗了下来,倒是脑袋开了花,鲜血直流,腥气十足。

  易凡不敢放松,生怕它诈死,这巨鼠生性狡猾,要不是那一下躲得及时,运气十分好,怕是肠子都要被挖出。

  等了许久,终于确定巨鼠死去,猛然松了口,丢掉手中的半截枯木,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一旁早就吓得面无人色的书生,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有些不敢相信:“它,它死了?”

  没等易凡回话,手中石头用力砸下,被砸中的巨鼠一动不动,这才放心,也学着易凡,好不狼狈的瘫坐在地上,舒了口气,又道:“这巨鼠也不知活了多少年,藏匿在破庙中害人,今晚被你我击杀,也算功德无量的大事。”

  忽地见易凡面色不对,定眼一看,面色大惊:“小哥,你胸痛受伤了。”

  易凡这才感觉疼痛,低头一看果然一道深深血口,衣服也被撕烂,连着血液粘在身上,好不难受。

  “你怎么样,可要紧?此时也晚,县城医馆也关门,好在我也会些黄岐之术,随身备了些草药,你且等候。”

  书生爬起身,就要跑向破庙,走几步又姗姗回来,有些迟疑,又有些羞愧:“也不知破庙中可有这巨鼠同伙,此时进去,怕是有些危险。”

  “先生不必担心,这伤口虽然看着厉害,但没伤到骨头,疗养几日就会自愈。”

  易凡摆摆手,表示自己无事,而书生却不愿,从地上捡起半截枯木,一咬牙就往破庙走。

  不到片刻,书生就背着书篓跑了出来,一脸惶恐,见了易凡才松气:“还好庙内没有其他鼠类,倒是可惜了我几卷书籍,被倒塌的泥像掩埋,也不知在何处。”

  说着,放下书篓从中拿出一个小竹筒,看了眼易凡:“你且忍住,会有些疼痛。”

  用一块布料擦拭周边血迹,然后从小竹筒中缓缓从中倒出黑色膏药似的流体,滴在伤口上:“这是我自制的膏药,采的是山中药材,用的是山间清泉,效果十分好。”

  易凡只感觉伤口清凉,接着有着淡淡的疼痛,还好也不剧烈,倒也能忍受,于是道:“谢过先生了。”

  书生把小竹筒封好,放在易凡手中:“今晚要不是你救我,此时我怕是已经被这巨鼠害了性命,该谢的应该是我的,这药膏你拿好,两天一次,伤口莫要沾水,七天就见好。”

  一时间安静,晚风有些凉。

  忽地,见易凡眼睛死死盯住巨鼠尸首,一双眼睛好似饿狼,感觉脖子有些发凉,扫了下周遭:“此地不宜久留,也不知巨鼠有没有同类,一旦赶来,咱们就有危险了,还是快快离去。”

  易凡点点头,收好小竹筒,又看了眼巨鼠尸首,吞了吞口水,犹豫一下,走上前踢了踢,然后拿起,感觉有二三十斤重,好不肥硕。

  “小哥,你这是?”

  见书生惊疑,于是道:“这巨鼠怕不是成精了,一身血肉如若被其他山野兽类吃了,说不定会有些坏事,我且把它埋了,你在此等我片刻。”

  “是这般道理,我来帮你。”

  书生不敢接巨鼠尸首,但挖坑却卖力,在杂草处刨开一个坑,埋好尸首,用力在上面跺上几脚,这才罢休。

  这一耽误,又是好一会,此时县里城门肯定关了,愁着脸道:“今晚只能在野外露宿了,得寻个城门脚下,这样才安全。”

  易凡深深看了眼脚下埋坑处,深吸一口气道:“先生不必忧烦,你且随我来就是,我有办法进城。”

  正是天下太平,百十年里也无战乱,德新县虽会按时关闭城门,但不会有密集巡逻,城墙常年也会修缮,但周遭靠近的树木,却没人砍去。

  按照当朝律法,城墙里外靠近处不得有树木生长,一旦发现立即砍伐,就是为避免战乱期间,有人偷入城内。

咆哮的巨熊说
感谢冰神的10000起点币,非常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如若你喜欢这本书,请给这本书投上推荐票,每张票票、每个评论,都是对巨熊的鼓励。

第10章:除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