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童生试

  易凡出了酒楼,摸了摸肚皮,也不顾他人目光,劲直回了家,二老都不在,自是免了一番解释,把钱财放在柜子里,剩余的一两银子,却留在身上。

  自从吃过鼠肉后,自己食量虽然下降了许多,但随着时间的过去,那种强烈的饥饿感,又开始缓缓增强。

  这般兆头,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而这种情况又不敢与父母道明,只好偷偷的准备,以防不测。

  一转眼又是大半旬,街道上热闹起来,整个县城人人都在议论,今年童生试,有哪些会考上。

  接下来的几月时间,属于读书人,三年两次的童生试,也是茶后话题中心,而德新县是上等县,人口众多,地域广大,又接近南京府,文人墨客十分多,每年秋润总能出几个大才,在江南道露露脸面。

  而童生试虽不必上秋润大考,但在本地也是大事,分乡试、县试、院试三个层次,过了三关,入了县学,才能号生员,也就是俗称的秀才,优秀者可当禀生,每日可领取两斤米,可供二人食用,逢年过节还有一些鱼肉。

  读书人不事生产,不务农业,家中如果没些资产,单靠县里的供给,日子就过得紧巴巴,这也是被人称为穷秀才的原因之一。

  但不管如何,中了秀才,地位就是不一样的,至少见官不拜,一般泼皮衙役不敢任意欺凌,有着一些特权,更重要的是,可参加三年一次的秋润大考,一旦考中举人,那就是老爷身份了,地位大大加高,甚至有可能谋取一个官吏的职位。

  至于进士,那自是不用说,那是读书人的最终追求,官员的必经之路。

  这些自是不说,反正和易凡没有关系,他一个大字不识的木匠之子,虽曾想过读书,奈何家中条件不允许,只好作罢,随着年龄的增长,这念头也越来越小。

  谁家读书种子,不是自幼开始学起?

  易父却觉得是好日子,每每考试之时,其他不重要的活都会推掉,父子二人做一些读书人用的物件,例如笔架、画筒、书篓等等,总会被一枪而空。

  但最挣钱的,莫过于酒楼客栈,还有那烟花之地,红红火火,好不热闹,夜晚时分也不见消退。

  还没考的时候,城里的庙宇从早到晚,香客比平日多了数倍,不但读书人愿意去,就连富家小姐也爱往那跑,临近的野草也不知被蹂躏过多少次,就连苗头也不愿意伸出来,生怕被踩坏了。

  这日吃过晚饭,天气寒冷,巷子里没人,大家都早早钻进被窝,有婆娘的玩些房中之乐,没婆娘的只好与黑夜作伴。

  照旧是那个时段,红莲到来,却是房中,她坐在床尾,两人好生说话。

  “下了大雪,河里的鱼儿也不愿出来,每每这时驱赶最是烦恼,河神也下了规矩,比平日里严格许多,出来的时间也短了。”

  红莲荡着双脚,撅着嘴巴,小脸儿也愁了起来。

  忽地,又想到什么,笑道:“对了,你们凡俗人可笑,河面结了冰,总要费力气凿开,弄一些小船,顶着冷风在上面唱歌。”

  易凡也笑,这是读书人的风气,他们最爱寒风,冻得鼻子都红了,也不愿意躲在家里,就喜欢到处乱跑。

  叹了口气道:“读书人的事,我这些人是不能知道的,幼时也去过私塾门口放牛,被人赶走,他们那些之乎者也听着莫名其妙,但总觉得有大智慧。”

  红莲点点头:“读书人虽然酸腐,但比那些满口粗言俗语的凡人要好,脑袋灵光不说,也知礼仪,河神最是喜欢这些书生了。”

  说着,眼睛一转,道:“公子,你前些日子不是说想要读书识字么?我到有个办法。”

  易凡诧异,自己确实想读书识字,哪怕考取不了功名,但能识字也是不错,可惜自家没有多余钱财,请不来老师,那些读书人也不愿意教他。

  见红莲不是作假,忙问:“什么办法?”

  红莲眨了眨眼睛,看着易凡道:“公子可怕鬼?”

  “鬼?”

  易凡一愣,疑惑道:“这和鬼有什么关系?”

  他到不怀疑世间有鬼怪,眼前红莲不就是妖么,而且前些日子破庙巨鼠,也是成了精的鼠。

  “这倒有个故事,却是有趣。”

  红莲缓缓道来,原来德新县有个老秀才,家中较为殷实,到了近中年考了秀才,十分欢喜,认为是读书种子,想要科举,也不管家中产业,一心读书。

  十几年如一日,次次不中,店铺生意不好关了门,田地也被他卖了个精光,老娘被活活气死,仆人也散了,就连栖身的祖宅,也被他变卖。

  谁知还是不中,回了老家,到了城门前,却不敢进,无颜面对昔日朋客,一时想不开,就投了河。

  谁知也没死个干净,到在河边继续做了个读书的老鬼,成日里在河边,望着县城之乎者也。

  听了这事,易凡摇摇头,对读书人的执念是不能理解,道:“这老秀才迂腐,既然不中,就不要再考了,凭着家中资产,日子过得好,这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顿了顿,看着红莲道:“不过这事又和我识字有何关系?”

  红莲捂嘴笑道:“公子真笨,人间的读书人娇气,不愿教导你,但可以找这死了的读书人啊,只要诚心一些,想必也是不难的。”

  易凡眼前一亮,一拍手就道:“这到也是,咱们这就去。”

  “公子不必着急,此时也晚,明晚再去吧。”

  红莲指了指窗外,阻拦道。

  易凡拍了拍脑袋,自己这兴奋劲,忘了时间了,红莲不能出来太久,不然被河神发现,又是一桩麻烦。

  有了目标,接下来一整日,易凡都处在亢奋中,连做事都利索不少,惹得易父以为出了什么事,见问不出来,只好摇头作罢,反正这大半年来,这家伙时常这般,要不是自家儿子,还真以为换了个人。

  好不容易到了夜晚,跟着红莲出了城,来到了河边,冷月下一片寂静。

  “公子,就在前面河坝处,你跟我来。”

咆哮的巨熊说
各位书友,喜欢这本书,就支持一下巨熊吧。

第14章:童生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