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6章:河府

  “你这蠢货,要不是你看管灵果不力,哪会有这般祸事?”

  金甲神人说到就气,一脚踹飞老者,要不是有些理智,怕是要击杀当场。

  他作为渠水河河神,在此数百载,护一方水土,管一方河脉,受万民香火,是一名正神,不然早就派遣妖兵捉拿那胆大包天的贼人。

  而今光天化日之下,一旦显圣,引万民非议,怕不是要惹来上神责问,引来更大的麻烦。

  现在可好,那贼人不但挖河道,砸他神祠,谁知还会做出何等疯狂之事?

  可恶就可恶在这,明明身为一方神灵,却不敢派遣妖兵前去捉拿,连那县城都能轻易入内,比那妖魔还不如。

  金甲神人气得发狂,忽地脸色一青,踉跄着倒退几步,猛地一口鲜血喷出,旋即头顶显出金印,散发微弱光芒。

  几名婢女在这金印光芒之下,惨叫着显出原型,落在地面,化作鱼虾,爬动几下就没了动静,而那老者勉强抵抗,但也露出一些现状。

  “不好,金印离体,神位不稳。”

  金甲神人大惊失色,顾不上受牵连的属下,急步而去,回到自己房内稳固神位。

  ……

  砸了神祠,也到了近傍晚,那边苦力们也随处挖了几条小河,就被突然而变的天色和滚滚河水吓跑,就算加再多的钱,也不再前去。

  于是作罢,觉得也差不多,周遭河流全然改道,那是不可能,真要惹得河神发狂,下了死手,这些苦力也抵挡不住,只会白白丢了性命。

  把工钱结算后,就让他们回去,那些锄头和箩筐,也都送与他们,当作奖赏。

  自然是引得一片感恩,这位主虽然做事摸不到头脑,但出手大方,从不克扣,还有吃食准备,实在天底下最好的人。

  可惜以后不再有,于是再次感恩,就此离去。

  易凡也打发了仆人回去,并让他们转告陈老爷自己的心意,旋即就去了河边董先生坟前。

  家是不敢回的,怕连累父母,只好在董先生坟前等河神来袭,现在只能祈祷自己这般作为,能影响河神神位,不然只怕凶多吉少。

  此时天还没黑,董先生也没出现,就在搭建的木棚里歇息,用破瓦罐煮了鱼虾,个头肥硕,肉质鲜美,吃的满嘴美味。

  天将黑,月亮就出,不时董先生出现,见了易凡就催促:“这般晚了,你还不回去歇息?”

  “怎么,你怕了?”

  “怕,当然怕,老夫虽成鬼类,但也活的逍遥自在,还想再在人间待一些日子,自是不想受你牵连。”

  董先生没好气的道:“你说你,区区一凡人,也敢跟神灵作对,真不知你哪里来的胆色,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想那渠水河河神,一方正神,岂是一般精怪能比?别以为打杀几头小妖怪,就以为自己本事多大,等河神发怒,派遣千百妖兵前来,看你怎么办。”

  千百妖兵?

  易凡大笑,指着前面河面:“且不说那河神神通如何,且说这渠水河也就那般大,你说千百妖兵,我却不信?”

  “哎,你这泼皮,休得说你,快走快走,莫要牵连与我。”

  董先生跺了跺脚,站在远处又不敢近身,气得双目直瞪。

  易凡哑然失笑,站起身拍拍屁股,摆手道:“董先生,如若这次小子能活着回来,定会请你喝酒吃肉,管饱管够。”

  “走吧走吧,莫要硬拼,懂得智取才是王道。”

  董先生叹了口气,摇头就在坟头消失。

  离别前,易凡对着坟头深深拜了拜,感谢他这段时日的教导之恩,虽是强迫,但这识字读书,却不是假的。

  吸了口气,拿起脚下的大刀,迈步就走,来到河边,把刀杵在地上,远远看向河面。

  上次陈府黄皮子作祟,陈老爷寻人找兵器,却没能买到,就一柄大刀也断了,于是又买了一柄,总比空手的强。

  月上中天,也不见河神来袭,却等来了白荫,只见河面波动,银鱼跳跃,落入地面化作白荫。

  “你居然还敢来次,闯下如此弥天大祸,还不快快逃命,留在这作甚,真不怕死么?”

  白荫劈头盖脸的骂,气的小脸发白,见易凡一副淡然的模样,又只好跟自己生气,扭着衣角转过头。

  “白荫姑娘,我知你为我好,但既然我敢改河道、毁神祠,自然是拼了心思,现在一逃,岂不是功夫白费,还落了个丧家犬的名头。”

  “你啊你,真不知该说你蠢,还是夸你胆大,既然你有这般心思,那只好随你,也不算我那妹妹瞎了眼。”

  白荫转过身道:“今日河神气的发狂,你改河道,毁神祠,导致神位不稳,差点出大事,此时正在疗养,一时半会奈何不了你。”

  “不过你得小心,虽然河神不出,但却有妖将,更有数百妖兵,掀起滔天大水,纵然你有千斤力气,也是不敌。”

  听了白荫的话,易凡一喜:“那河神当真受伤?”

  “自然受伤,不过,这般法门,却是谁与你说的?”

  “无人说,只是胡乱猜测,勉强一试罢了。”

  这是实话,并无哄骗心思,红莲不过讲了个典故,被他记下,于是尝试一番,谁知真的有效果。

  忽地,易凡问:“对了,那河神可要寻我父母?”

  “自是不会,河神乃正神,不可轻易入得县城,更不能随意出了法域,被上神发现,那是要被定罪的,更不能轻易加害百姓,一旦做出恶事,轻则打入无边幽狱,重则削去神位打落凡尘,化作飞灰。”

  白荫想了下道:“但也不可不防,河神虽不可作恶,但其妖兵却能入城,加害了也不过随意定罪,大可当场击杀,小可减免俸禄责骂一番。”

  易凡心头一紧,虽然早就把头颅系在腰间,但自己父母却养育他之恩,如若被连累,自己如何过得去?

  “这时知道害怕?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到可以轻易拼命,却没想过你父母安危。”

  白荫冷笑着,瞧着易凡痛苦的表情,说不出的痛快,自家妹妹被他连累,即将上那刮鳞台,相伴数十年,感情十分深厚,现在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让她心头如何痛快?

  “白荫姑娘,可有办法?”

  易凡无他法,只好询问。

  “自是没有办法,你唯有去请求河神饶恕,才能法外开恩。”

  说罢,白荫也不想多言,转身就跳入河里不见。

第36章:河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