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7章:衙门

  整夜无事,妖兵也没来袭,未到天明就回去,到了家中就见门庭大开,里面乱杂一片,好似来了匪类。

  易凡大惊,连忙进去看,连喊几声也无人答应,里面寻了没人,心中惶恐不已。

  忽地,从外跑进来一小厮,满头大汗的,见了易凡:“可是易壮士当面?”

  “正是,你是何人?”

  “太好了,终于等到您了。”

  小厮大喜,连忙道:“昨晚一群官兵冲入您府上,带走了您父母,说是有大罪,我家老爷连夜过去解围,到现在还未回来,管家派小的在巷口等候,让您回来立即去府上。”

  “你家老爷是?”

  “陈府陈老爷,正是我家老爷。”

  原来是陈老爷,易凡恍然,立即催促,两人赶忙来到陈府,管家一夜未睡,在客厅里不知吃了多少杯茶水。

  见易凡来了,放下茶杯吁了口气:“易壮士,您可终于来了。”

  “管家,我父母现在何处?”

  管家摇头道:“此事说来话长,现在赶紧去衙门,咱们路上边走边说。”

  原来昨晚天才黑,就有数十差人冲入易家,说易凡捣毁河神神祠,乱了河道,有害民生,要捉拿与他,结果寻不得,于是就带走了二老。

  “那之后呢?”

  见管家语气顿了顿,易凡急忙问。

  “易壮士莫急,其实你的来历,我家老爷早就知道,就在前几天,老爷他突然派人在你家门前日夜守着,吩咐不许惊动你,只能在暗中看护。”

  “昨夜出事,我家老爷得知后,立即动身去了衙门,至今未归,也不知情况如何。”

  易凡略微尴尬,原来自家底细早就被陈老爷查明,他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当,同时心中一松,既然有陈老爷在中调和,父母应当无碍。

  陈老爷在德新县德高望重,又有功名在身,虽已老迈,但人脉却广,家中又有子弟在各地当官,更有人在京城,想必那县太爷也会给些面子。

  到了衙门口,有衙役站岗,见了来人,立即喝止,说明来路后,这才引路而进,到了后院就有一师爷来接,也不说话,只拿眼睛打量了一番易凡,见身材魁梧犹如巨人,眼中闪过一丝惊异。

  “大老爷正在和陈老爷吃茶,还不随我来?”

  师爷语气冷淡,自顾在前面带路。

  进了后院,里面花团锦簇,门庭精致,一副气派,拐了几处廊亭,过了一处拱门,就来到了一客厅。

  里面无声,进了就看陈老爷和一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茶杯放在那也没动,气氛有些凝结。

  易凡是见过这中年男子的,正是德新县县令,此时也没穿官服,只简单长袍,却不失威仪。

  听了动静,里面二人抬眼看,陈老爷眼前一亮,站起身道:“侄儿,你可算来了,让我久等啊。”

  侄儿?

  易凡一怔,见陈老爷面色如常,也不好多问,顺着话意,愧疚道:“劳烦叔父了。”

  “你我叔侄何须客气,来来来,快见过申县令。”

  陈老爷拍了拍易凡手臂,引荐道:“这是本县申县令,申县令,这就是老朽那不成器的侄子,让你见笑了。”

  易凡赶紧行礼:“小民见过大人。”

  申县令抬起眼皮,盯了半响,忽然喝道:“大胆草民,你可知罪?”

  易凡浑身一震,刚要说话,陈老爷脸色一沉:“申县令,好大的官威,老朽侄儿何罪之有?如若凭白侮辱,老夫定要寻府台大人问个清楚。”

  “本官问你,你可考取功名?”

  申县令却不理陈老爷,只冷冷的看着易凡。

  “不曾。”

  “既然不曾考取功名,为何见了本官不拜?”

  易凡无言,不知所措,陈老爷上前一步,拱手就拜:“申县令,老朽拜你如何?”

  申县令立即站起,让开前面,赶紧道:“陈老爷,您这可折煞本官了,快快请起。”

  陈老爷也不是真拜,见好就收,立即起身道:“申县令,这拜也拜了,人也见过了,是不是该放人了?”

  申县令脸色有些难看,再次狠狠的看向易凡:“本官问你,你为何要捣毁神祠,毁坏河道?”

  “申县令,你这话可有些过了,老夫这侄儿,自小老实,从未做过作奸犯科之事,何况谁人不知,这破坏本地神祠,毁坏河道是大罪,你这强行按在老夫侄儿头上,是何道理?”

  陈老爷冷哼一声,再次接下话。

  “本官有人证物证,自是不会冤枉与他。”

  申县令死死盯着易凡,就是不罢休。

  “真有人证物证?申县令,你且拿出来,只要老夫这侄儿,真犯下这等大罪,自是不会包庇。”

  陈老爷顿了顿,缓缓的道:“申县令,可要想清楚了,如若没有证据,就要污蔑老夫侄儿,这等事想必府台大人会愿意听听。”

  “你,你这是威胁本官?”

  申县令气得直发抖,却不敢发作。

  “老夫何曾威胁过申县令,不过是让你拿出证据罢了,只要有证据,老夫自是没话说。”

  陈老爷摇摇头,扶着长须,淡淡的道:“老夫陪了申县令一晚上,该说的也说了,申县令是不是该放人了?”

  申县令脸色气的发白,死死握住拳头,胸口犹如风车,好半响才压下去,一个个字的吐出:“放,本官放人。”

  说完,转身就走,到了门口,停下脚步看向陈老爷:“陈老爷,您这为了一个草民,这般付出,是否值得?”

  说罢,申县令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到了书房,猛地拿起茶杯就摔,暴怒如雷:“这老匹夫,倚老卖老,仗着京城有人,就敢如此戏弄本官,且让他得意,迟早要让他后悔。”

  不多时,师爷进来禀报:“老爷,昨晚抓的两人已经放了。”

  “知道了,你先出去。”

  申县令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待师爷出去后,坐在椅子上沉思,昨晚有梦,入了奇妙宫殿,见一金甲神人,与他吃酒长谈,最后得知却是渠水河河神。

  到了末了,这金甲神人才道出原由,说有贼人毁他神祠,坏了河道,会导致河水泛滥,毁坏田地。

  听了自然大惊,于是承诺捉拿,恍然间就醒了,接着就听到下面的人禀报,说有人毁了神祠,心中一震,想到了梦里的金甲神人。

  这平日里有人动了河道,不过派人前去质问一番,至于神祠还从未有人动过。

  不敢怠慢,于是让人查处,果然和梦中金甲神人所说一般无二,知道遇到真神,哪敢不管,于是派人前去捉拿,谁知引来了陈府陈老爷来管。

  这陈府陈老爷,仗着人脉广,更有子弟当官,从来不怎么敬他,但真当他是泥人?能在这德新县坐稳位置的,谁没点人脉,谁没个老师同窗?

  此时反倒是金甲神人之事抛在脑后,受此大辱,不能不报,心中就有了计量。

咆哮的巨熊说
求推荐票哦,巨熊感谢诸位书友支持,看到好多书友打赏,万分感谢。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如若有任何意见,可以书评区留言。推荐票今天超过两千张,巨熊今天就连更三章,明天只要也能超过两千,也是连更三章

第37章:衙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