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4章:阴木石

  俗话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一般鬼类是不愿意接触生人的,怕被阳火所伤。

  但也有一些成了气候的鬼类,生前有诸多执念,流落人间,成为孤魂野鬼,游荡在荒野之地,遇到生人,会化作恶鬼,夺食血食,害人性命。

  而眼前此类,又与其他鬼类不同,周遭不见凶煞,满面祥和,灵智十足,不像恶鬼。

  易凡只把手中棍子往地上一杵,眼皮往上抬,冷冷的看着,这几月来,倒是打死不少鬼类,只要不是道行太深,大抵是不怕的。

  那边老者吓得一个哆嗦,赶紧鞠躬行礼道:“大人,莫要误会,老汉在此拦路,并非对您不敬,而是有事相求,这才出此下策,还请见谅。”

  “哦?有事求我,何须拦路?”

  易凡却是不信,而且自己不过路人,也不曾和他相识,三更半夜拦人去路,换做一般人,怕不是要被吓破胆子。

  老者苦笑,远远的再次拜道:“借老汉几个胆子,也不敢阻拦大人去路,实在无法,为了保住我那刚生出灵智的孙儿,才敢斗胆在此摆上宴席,只求大人绕道。”

  “你孙儿?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过路人,也不曾再次久留,更不曾与你孙儿相见,怎会伤害你孙儿,简直一派胡言。”

  易凡双目一睁,连面的胡须吹去,气势吓人,直把那老者身后的几名小厮吓得浑身哆嗦,蜷缩在地。

  老者赶紧解释道:“大人有所不知,您这浑身血气充盈,阳火太盛,不似凡人,在这黑夜之间,犹如巨大火把,老汉几里外就能见到。”

  顿了顿,看了易凡一眼,低下头道:“而老汉的家族坟地,就在不远处的一处山坡上,此路正要过路与那,如若普通凡人自是不怕,但您不同,一旦经过就会阳火冲击,没灵智的鬼魂和初生灵智的鬼魂,都会被波及。”

  易凡恍然,自己身上血气充盈,一般鬼类接近不得,这他早就在董先生处知道,只不过却没想到,自家阳火也这般旺盛,居然还有这般功效。

  “不过,你那孙儿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就不怕在此拦路,惹恼了我,被打杀了事?”

  易凡却是不依,反而冷笑道:“还是说,我要是不绕道,你就加害于我?”

  “大人说笑了,老汉自是不敢,只是见你虽然血气充盈,阳火旺盛,但浑身并无太重煞气,倒是有一些妖类气息,足以看出,您不是什么恶人,不然老汉哪敢前来。”

  老者又道:“如不是我那初生灵智的孙儿,不能离开阴宅太远,自是不敢打扰大人,实在无法,只能勉强一试。”

  “老汉生前不曾作恶,死后也不曾为恶,也算颇有阴德,还请大人慈悲,免老汉孙儿劫难,老汉在此拜谢了。”

  易凡沉思片刻,看这案桌上鸡鸭摆全,到也诚意,于是点点头,道:“你这老鬼,心思不错,我绕道就是。”

  老者松了口气,旋即大喜道:“多谢大人慈悲。”

  说着,从长袖里掏出一枚石块,放在案桌上,道:“此乃一枚百年阴木石,能遮掩人气机变化,更能盖住人浑身血气,十分适合大人。”

  “阴木石?”

  “不错,这枚阴木石,乃老汉祖坟数百年来阴气所结,像大人您这般血气充盈,最是吸引妖魔恶鬼来袭,有了此石头遮掩,却是少了一些麻烦。”

  说完,老者拜了拜,缓缓退后,一阵清风吹过,就消失不见,就连那火堆也熄灭,仔细看不过一堆石头罢了。

  易凡往前走,就见本来挡住路的案桌,此时也化作一根拦路树木,其上几只野鸡到是真的,旁边就是一块石头。

  先拿起这枚阴木石,捏在手里,一阵寒意传来,整个身子犹如在冬天,在这炎炎夏日的夜晚,也是清爽无比。

  “真是好宝贝。”

  易凡仔细看,这块石头不过大拇指大小,呈绿墨色,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光芒,犹如一块玉石,十分奇异。

  想了想,却不带在身上,而是放入包袱中,自己出门在外,深山里进出,不就是为了遇到妖魔么?带了它,虽然少了很多危险,但也达不到目的。

  随手拿起几只野鸡,一脚踹去,把枯木一脚踹飞,旋即往旁边走去,钻进了山林,却是准备绕过去。

  山间夜路不好走,更何况是在山林里,遍地都是坑洼,不少大石峭壁,稍有不慎就会跌倒,好在他眼明脚快,一般的坑洼树枝伤不了他,最多划破衣服。

  这般山林,易凡早就熟悉,哪怕有毒虫蛇类,被一脚踩下,也是成了肉泥,反咬过来,皮都破不了,反而被大手一抓,用力一抖,就化作软泥,作为粮食。

  行了十余里路,却迷了路,索性也不再前行,寻了个大树,靠在树干上休息。

  夜里无事,很快就到了天明,有了光亮后再次起身赶路,到一处高崖,左右探视,明了路线,然后一路过去。

  此是山间小道,来往的大抵是村民,没什么商旅从此路过,而此时又太早,也无什么人。

  到了日上三竿,终于见了人影,一条小河边,洗衣的妇人嬉笑,来往的村民肩抗着锄头忙碌。

  “快看,那大个子真壮实,就是穿得破旧了些,脏兮兮的像逃难的。”

  “不过看着挺结实,也不知是不是中看不中用。”

  妇人们互相嬉笑,见了易凡也不怕,反而有胆大的,手挽着水,往上一泼:“喂,大个子,你往哪里走?”

  易凡站定身子,转过头看去,这满面须髯,犹如钢针,双目如电,炯炯有神,直看得妇人们心中发寒,本来嬉闹的声音停下,一个个面色淡淡泛白,赶紧收拾好衣服,端着木盆扭头就走。

  我有这么吓人?

  易凡摸了摸自己须髯,苦笑着摇摇头,提着手里的野鸡就往前走。

  路人避让,有人议论,都当看不见,走了几里路,远远的就见一个城镇,没有城墙,两边路倒是宽敞,有许多树木灌丛。

第44章:阴木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