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0:南京府

  南京,地处长江下游,濒江近海,是当朝除京城之外,最重要的大城之一。

  这里自古文人辈出,几乎一半状元出此江南,文学之昌盛,人物之俊彦,山川之灵秀,气象之宏伟,以之为最。

  又是江南最大的大城之一,常住人口百余万,其宏大可见一斑,站在近处仰头望去,城墙三丈有余,又有城楼高立,周遭巡楼甲士持矛站而站,哪怕在烈阳下,也是一动不动,宛若石人。

  这样的城门,又有十三座,每座城门设内外两道,外面一道是从城头放下来的‘千斤闸’,具有坚固的防御作用,里面一道则是木质外加铁皮做成的两扇大门。

  依门设瓮城,根据位置不同,形状不一,大小不同,又有内外之分。

  至于行人马车,都是从城门洞里通过。

  “根据史书记载,前朝为了建造这座南京,调动近三十万人,约四亿城砖,历时27年方才建成。”

  夏大人掀开车帘,走下马车,望着这座大城,感叹道:“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当真异常雄伟,让人心生敬畏。”

  连夏大人这般有见识的官人,都为之感叹,更何况易凡他们,个个震撼莫名,连平日里有些放荡不羁的性子,都微微收敛,不敢造次。

  “站住,你们什么人?”

  一队士兵走过来,为首的是校尉冷冷盯着众人,见有身穿黑甲精锐,眼瞳微微一缩,对旁边一个小兵使了个眼色,而这小兵慢慢后退,眨眼睛就消失在人群里。

  旋即一挥手:“定是贼人,拿下。”

  “大胆,见了知府大人,还敢放肆?”

  左将军上前一步,怒喝道:“这是从徽府赴任南京的知府夏大人,还不退下。”

  校尉冷笑:“你说你是知府大人,你就是知府大人?”

  “你……”

  左将军就要发作,被夏大人制止,看着这名校尉,又看了眼不敢上前的其他士兵,问道:“你是何人?”

  “我乃守门校尉李岩。”

  校尉见左将军被制止发作,眼中闪过一丝遗憾,但最终还是不敢当真拿下众人。

  夏大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忽地大笑,转身回到车厢内,而就在对峙的时候,忽地城内一阵大乱,接着就见七八匹马狂奔而来,后面几个华丽马车就到。

  接着马车上下来几个官员,见了就喊:“住手,快快住手。”

  “南京府通判卓定远见过夏大人,不知夏大人来,没能组织百官迎接,实在失职。”

  说话的是一名溜须的老者,一副诚恐的模样,深深拜下。

  夏大人也不托大,快步走下马车,扶起他道:“本官就是不想弄得人尽皆知,费时费人,所以才悄然来到南京,卓大人不必烦心。”

  说着,又看了眼其他几位官员:“这几位是?”

  卓通判立即介绍一番,却不过是几名小官,不值得记住,于是又道:“大人跋山涉水,千里之行,怕是已经累了,我已吩咐人准备宴席,为您接风洗尘。”

  一番客套,夏大人忽地转身看向那名守门校尉道:“这位李大人,可还怀疑本官身份?”

  校尉满头冷汗,立即跪下道:“下官不敢。”

  “你自是不敢,但有人敢。”

  夏大人冷哼一声,扫了眼通判,面色一转,笑道:“被这番拦住,到失去了看南京繁华的心思,既然卓大人准备了宴席,那本官就不客气了。”

  “大人说笑了,您请上车。”

  卓通判不经意的看了眼校尉,眼光微微一冷,转身陪着夏大人上车。

  进城后,方知南京之大,更见繁华,道路用青砖铺地,不见灰尘,可供八马并行,一路高楼林立,人流如织,又见百姓穿着,色彩亮丽,面无饥色。

  好一个南京。

  易凡跟在后面,背上大剑用布裹着,但这般身材,也是频频惹人回头。

  小半个时候后,就到了知府衙门,门庭高大,场地宽阔,有七八个持刀衙役守着,路人不敢接近。

  ……

  一月后,知府衙门后院,一处场地内,易凡手持重剑屏息而立,对面左将军挥刀就上。

  瞬间战作一团,刀剑相撞,劲气肆意,吹得灰尘满天飞,石子乱蹦,远处的甲士眼中闪过敬畏。

  好一会儿,两人分开,左将军大笑:“易兄,你这实力增长的够快啊,怕不是已经开始练骨了?”

  “哪有这么快,才不过半月时间,只是稍微摸到点皮而已。”

  易凡吐了口气,却是欣喜,这一个月来,自己基本在知府衙门不出去,跟着左将军学武。

  自从交谈过一次后,左将军也不再藏拙,教导真正的看家本领。

  左将军名左秦,师承江湖大派,一身武艺十分惊人,在江湖中也是一流好手,又在军中历练十来年,杀敌无数,克敌本领强悍无匹。

  其内力更是雄厚,哪怕与易凡千斤巨力相斗,也不弱下风,杀伤力更是恐怖,一刀下去,哪怕是大石也能砍出一条裂缝。

  “你这身子骨,当真是怪异,也不知你吃什么长大的,这般巨力,单凭这力气,堪比我练功数十年,可惜内力却无法练出,不然我也不敢接下你一剑。”

  左秦抖了抖手,苦笑道:“你横练功夫,练到第几层了?”

  “第八层了,但第九层,始终不得要解。”

  易凡捏了捏拳头,自己虽然没能练出内力,左秦的看家内功心法也入不得门,但另外的一身横练功法‘横练十三功’却十分适合他。

  “第八层?”

  左秦骇然,好半响才摇摇头:“这门功法,从未有人练到第十三层,哪怕到了到了第九层也有千斤力气,不惧一般刀剑。”

  从未有人练到过第十三层?我要是告诉你,我现在已经到了第十层,你岂不是要吓死。

  易凡暗道,他短短一月内,凭借着自己的基础,一路破障,几乎没有遇到过瓶颈,硬生生练到了第十层,但接下来就很艰难,不管怎么尝试,都不得进步。

  不过,再过几日,想必就能突破。

  看了眼自己赤膊的身子,皮肤发黑,肌肉更是结实,犹如铁锭,一双大手用力一捏,感觉就算铁锭在手,也能捏成铁饼。

  这般变化,就是练这‘横练十三功’带来的变化,比之一月前,简直天然之别,那时候的他,就一身巨力可以拿得出手,也是惧怕刀剑。

  此时任由普通人用刀剑砍在身上,也不过是一道白印,好似砍在牛皮革上。

  “好了,我有公务在身,就不在这陪你了,过几日请你去秦淮河喝酒去。”

  左秦拱手离去。

  夏大人却是强人,来到南京后,短短一个月就打开了一些局面,虽然遇到诸多阻挠,但也收获不少。

  这左秦,就落了个好去处,掌管城内一方兵役,可称之为真正的将军,不像以前,不过是一个小小校尉而已。

  至于他,夏大人好似忘了似的,也不曾见过面,任由他在知府后院练武。

  而他也落得个清净,反正自己不图名利,只想提高自身实力,而这知府后院,也无他人来扰,夏大人孤身来南京,并未带来家属。

咆哮的巨熊说
今天这么多书友投了推荐票,还有许多书友打赏,巨熊谢谢大家的支持哦。

第50:南京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