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3章:鄱阳湖边

  豫章广大,多为丘陵,山民居多,大街两边店铺,药铺非常多,来往行人不时能看到背剑挎刀的江湖人士。

  忽地,前方快马过市,引起一片骚乱,接着就见几个捕快打扮的人追过去。

  “豫章自古武林繁盛,江湖门派几乎与衙门分庭抗礼,这在县城里还好些,到了乡下,官府说话还不如门派弟子说话管用。”

  跟随在易凡身边的,是一名叶姓捕头,外加三四个捕快,其他人被打散成几伙,在豫章周遭打探消息。

  几人到了一处酒楼,往里进去,惹得一阵安静,实在是易凡这近八尺的身高,太过罕见,再加上背后那巨大的剑甲,犹如门板,看着都心寒。

  扫了眼里面,大多数都是持剑的武人,微微皱眉头,这豫章武林这般放肆?衙门管束力度,简直形同虚设。

  不理周遭窥探,直上二楼。

  找了处空桌,把剑甲放在地下,‘砰’的一声,地面轻颤,听得迎过来的小二,眼角直抽。

  “小二,一坛好酒,肉食二十斤,外加几个你们店里招牌好菜。”

  叶捕头拍了拍桌子,声音较大,吓得跟在后面的小二一个哆嗦:“客官,您稍等,小的这就去安排。”

  待小二走后,叶捕头拿起茶壶,替易凡斟茶,低头小声道:“易捕头,几个院的捕快,应该都到了豫章,要不要联络一下?”

  “不急,咱们先打探一下情况,再做打算。”

  易凡端着茶杯,瞧了他一眼:“叶捕头,听说你是江西人士,为何会到南京当差?”

  叶捕头一愣,苦笑道:“我叶家祖上也曾阔过,之后家道中落,幼时父亲就带着去了南京,一住就是几十年,没想到还有回来的时候。”

  这时,小二端着一个托盘上来,把肉食摆好,旋即又下去搬上一坛酒。

  “几位客官,有什么吩咐,尽管喊就行,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

  叶捕头挥了挥手,让他退下,然后端起酒坛,放在易凡面前:“早就听说易捕头爱酒,这豫章的酒,也是出了名的,您尝尝。”

  外出公干,一般情况,是不允许喝酒的,特别是这种不远千里捉拿叛党,喝酒误了事,谁也担当不起。

  易凡微微点头,也不客气,拿起肉就吃,旋即打开封坛,闻了下,笑道:“好酒。”

  这一天,几人吃吃喝喝,把豫章城逛了一圈,回到客栈,外出打探消息的捕快们也回来。

  “易捕头,咱们几伙人在外面跑了一天,得知最近豫章有一盛世。”

  “现在外面传遍了,‘一剑飞仙’罗振勇,‘铁贯手’左涛,‘飞天鹰’贺天松,要在鄱阳湖边比武,就连‘千面魔女’刘莎莎也来了,特别是这刘莎莎,被评为江湖十大美人之一,引起无数江湖中人围观。”

  “名头不小,和我等捉拿叛党有关联?”

  一名捕头点点头:“这几人都是江西武林门派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其中‘一剑飞仙’罗振勇,就是奕剑门掌门之子,有传言称,未来很有可能成为奕剑门掌门。”

  “奕剑门掌门之子?”

  易凡轻笑:“这倒有趣了,给我们传递消息的,正是这奕剑门掌门之子。”

  说罢,看了几个捕头一眼:“既然人家连台子都给我们搭建好了,那咱们就去凑凑热闹去,我倒要看看,这‘一剑飞仙’罗振勇,是怎么个飞法。”

  鄱阳湖,乃江西境内最大的湖泊,也是天下第二大湖,占地面积有近万平方公里,由赣江、修河、信江、饶河、抚河等水源供给,自南向北在浔阳县钟山附近,汇入长江。

  因为辽阔无边,当地居民称为澎蠡,意思就是宽阔如大海,周遭生活着无数生灵,养育着世世代代的老百姓。

  今天,在一处湖滩边,已经聚集了成百上千的江湖人士,更有见了商机的小贩,一时间热闹非凡。

  易凡身边跟着几个捕快,其他捕头带着人散落四周,隐隐以他为中心,形成一个圈子,随时听候命令。

  他今日穿着打扮,与江湖武人并无区别,甚至过于平凡,要不是身材魁伟,特别是背上的剑甲惹人注意,怕没人会过多关注他。

  “怎么会有这么多读书人在这凑热闹?”

  在这里,不但有江湖武人,更有大冷天拿着扇子书生,成团结队的,腰间也挂着一柄宝剑,挺着胸膛,学着武人走路。

  “易捕头,您大概不知道,这天下间有四大学院,其中豫章学院,就是其中之一,别看豫章武林繁盛,读书人更是多,今日这等盛世,这些吃饱没事干的书生,过来凑热闹并不稀奇。”

  易凡听了,不由哑然失笑,没想到豫章居然是读书人的圣地,不过这江湖盛世,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凑什么热闹?

  看着人越来越多,湖滩上已经有好几拨人打斗,反而引起了更大的喝彩。

  江湖人,最讲究名声,今日虽是几大门派年轻弟子的比武,但也不妨碍他们露上几手,扩大名望。

  终于,到了中午时分,湖面上远远地驶来一艘小船,上面站着三四人,个个青衫背长剑,为首的两人立在船首,迎风而来,好不潇洒俊朗。

  “快看,‘一剑飞仙’罗振勇来了。”

  有人发现,一声高喊,湖滩上无数人往前挤,都想一堵风采。

  船上,额头上有一道浅浅伤痕的年轻人看着湖滩上密密麻麻的人笑道:“罗师兄,今日你等几人比武,倒成了武林一盛事。”

  站在船头的另一个年轻人,稍微老成一些,轻轻摇头,苦笑道:“都是些虚名,不提也罢,倒是你胡师弟,一手剑法不在我之下,却隐藏得深,从不在外人面前显露,也不下山行走。”

  “前些时日,要不是门内三年大比,取得第一名,怕是都不知你居然有这般实力。”

  顿了顿,宛若无意,有好似才想起:“对了,胡师弟,听说陈长老,推荐你去试剑谷聆听仙缘?”

  “却有此事,是师傅他老人家为我争取的机缘,也不知结果如何。”

  胡姓青年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听说师傅他老人家,为了这机缘,和门内几个长老吵起来了,差点动手,真不该拿这个第一名。”

  罗振勇眉头一皱,拍了拍胡姓青年肩膀:“胡师弟,休得胡言乱语,既然陈长老为你争取机缘,自然是看重你,你也别胡思乱想。”

  “谢谢罗师兄宽慰,师弟明白的。”

  “明白就好。”

  罗振勇偏过头,眼中闪过一丝阴鸷,旋即隐藏下去,笑道:“今日与那几位比武切磋,就连‘千面魔女’刘莎莎也来了,倒是稀奇的很。”

  “几位师弟,你们就在船上待着,我先上去了。”

  说罢,身法一展,犹如飞鸟展翅,略过湖面,脚步轻点,横跨二十余米,落到靠近湖岸的一处平摊上。

第63章:鄱阳湖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