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1章:浪迹江湖

  雅厢挺大,打开窗就是波光荡漾的秦淮河河面,河面上几只小船,船上几个人。

  两人坐定,要了酒食,姑娘作陪,王伦敬酒致歉:“易小哥,前些日子说去拜访,但临时有事,回了一趟老家,方才回来几天,本想着寻着日子拜访,没想到却在这遇到。”

  易凡打量着他浑身锦衣玉带,富贵姿态,笑道:“王先生,一改往日姿态,莫不是发财了?”

  王伦尴尬道:“易小哥莫要取笑,不过是给人当个知客,领了些差事。”

  叹了口气:“自考中之后,结识了一些同窗,本想着一起备考,去往京城,谁知当今圣上龙体不佳,延迟了秋闰,却是要再等三年。”

  这种话题,不适合在外多谈,于是岔开话题,指着易凡:“你这裹着布匹,浑身煞气凌然的,搞得像江湖武人,又似逃难,倒是让我开了眼界,莫不是最新流行的装扮?”

  易凡接过姑娘手中的酒,也不接话,摇了摇酒杯,笑道:“这青天白日,虽不如月中秦淮,但也有一番滋味,在房中枯坐,何不咱们游河一番如何?”

  王伦虚点了下易凡,笑骂道:“你且是看我囊肿有些资产,心中不安是吧?”

  两人大笑,喊来鸨头,立即安排。

  王伦是老熟客,鸨头安排的也妥当,一条足以坐下十来人的船,也就两人,倒也安静。

  船缓缓动起来,驶离了花楼,很快就来到河中心,旋即往外驶去。

  秦淮河分内河和外河,十里秦淮指的是内河,而外河主要是运输,码头最多,各色人在这里讨生活。

  船自是不会驶离内河,一般情况,也就在这十余里的内河游一番。

  两人笑语连连,王伦兴致大来,举杯邀歌,诗词随手皆来,才华横溢。

  忽地,外面有人喊话:“那船,靠岸接受检查。”

  立即有仆人进来禀报:“官人,有官兵乘坐小船过来巡查,让靠岸,您看?”

  王伦眉头一皱,冷哼一声,从腰间取下一个铜牌:“这些粗俗,最是烦人,扰我雅兴,你且拿我腰牌与他看。”

  仆人接过牌子,退了出去,不一会就听外面喊道:“原来是潘王府的大人,小的该死,打扰您的雅兴,您继续喝酒,小的这就走。”

  易凡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这都成潘王府的人了?”

  王伦摆摆手,苦笑道:“讨生活罢了,要不然我一区区寒门书生,哪有钱财请你花船喝酒?”

  说罢,吩咐送牌子过来的仆人,让其驶向外河。

  小半个时辰后,两人从南说到北,易凡说他的江湖经历,王伦说他的科举趣闻,到别有一番精彩。

  河面越来越宽,来往的船只越来越多,却是到了一处码头,王伦喝骂:“这蠢货,把船驶来这里,让我等看苦挫们背货么?”

  易凡却道:“正好,我也不陪你吃酒,却有点事处理,下次再聚。”

  “那下次,就得你请了?”

  “那是自然,就怕你这点酒量,三杯就倒。”

  两人相视一眼,眼神各不一,待船只靠岸后,易凡拱手告辞,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

  王伦站在高处,看着这繁忙的码头,久久不语,忽地扔下酒杯,笑道:“易小哥,你有你的快意恩仇,我有我的前程似锦,咱们就相忘于江湖吧。”

  “回去。”

  ……

  南京作为一座人口百万的大城,每天需要的物资太大,码头也有许多,来这里讨生活的更是三教九流都有。

  易凡并不出众,虽然高大的身材十分罕见,但一江湖武人打扮,在这实在太多。

  来往的商船无数,停靠在码头,人流如织,车马如龙,寻了个正要驶离的大船,给了些钱财,于是就被安排在船舱底层。

  靠在船舱底,周遭多是货物,也有和他一般的船客,多为江湖打扮。

  易凡吐了一口气,在这阴暗的船舱里,却格外的轻松,虽看不到外面的景物,但也知道,船只正在驶离码头。

  从王伦拿出潘王府令牌的时候,他就猜到,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但两人都没有点破,只吃肉喝酒。

  这次倒承了王伦的情分了。

  易凡摇摇头,真是事事无常,自己几年前破庙救王伦一命,今日花船送自己一程。

  ……

  码头处,忽然大乱起来,无数官兵冲来,一名将领高举长刀:“所有的船只不准离开码头,接受检查。”

  立即有码头官吏过来:“将军,这是为何?”

  这将军横了他一眼:“有一匪徒,犯下滔天大案,杀知府烧衙门,刚得到消息,却是在潜藏在这,你立即安排人员,让商船接受检查,谁敢抗令,定斩不饶。”

  “是,我这就去办。”

  ……

  三天后,一处小码头处,十几个壮汉,拿着棍棒,指着易凡,有领头的骂道:“没钱你还想坐船?快滚,再不滚小心打断你退,让你爬着出去。”

  这船却是去往杭州,到了中途突然要求加船资,易凡自是不干,于是就起了冲突。

  易凡瞧着他们一眼,不由一笑,懒得和他们计较,于是迈腿就走。

  自己这次逃出南京,就没想过在江南待,杀了南京镇守太监,又和夏大人满门被杀惨案有关联,这般大事,迟早会天下通缉,去杭州?不是自投罗网么。

  不由高歌:“人间无道,我心有道……”

  他没有文采,随性歌唱,惹得旁人诧异,这是哪里来的疯子?

  ……

  半年后,一处山林里,易凡执剑追赶,犹如猛兽冲袭,树木不可挡,山石不能阻,前方一头五六百斤的野猪,疯狂逃窜。

  “嘿嘿,哪里逃。”

  到了一处悬崖,前方云雾缭绕,鸟儿空鸣,野猪逃无可逃,只好转过身,露出獠牙,一对猩红的巨目,疯狂中带着一丝惧怕,死死盯着易凡。

  易凡把重剑往地上一杵,招招手:“来来来,我不用剑,咱们比划比划。”

  苦中作乐,孤独中与山风为伍,和野兽作伴,而这头野猪,却不一般。

  野猪好似听懂人言,嘶吼一声,带起一阵灰尘,埋头冲向易凡。

  易凡鼓起力气,下盘稳扎,往前一倾,大手一按,顿时按住野猪脑袋,脚下石头迸裂,却纹丝不动,好似一块巨石。

  “力气不小,难怪作恶,看拳。”

  见它撕咬,立即抡起拳头,狠狠一砸,‘咚’一声,血液横飞,骨头破裂,野猪往地上一躺,凶性不减,还想挣扎,又是几拳下去,顿时没了声息。

  却是硬生生被砸死。

  易凡用脚踢了踢,见死得不能再死,撇了撇嘴:“这般不经打,还敢下山作恶,肆扰乡民。”

  他游历到此,讨水的时候,老妇唠叨,却是一头狡猾的野猪,时常下山作恶,不但咬死了几个上山打猎的猎户,还肆意毁坏农田,让山民苦不堪言。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些山民本就不富裕,家中田地也少,大多数靠着山中打猎、采药为生,这一下子失去了生计,简直天塌下来。

  报给了县里,却迟迟没见官差过来,几次下去,反而被乱棍打出。

  只好自保,组织了村里十余个青壯,拿着刀叉上山,设了陷阱,准备猎杀野猪。

第71章:浪迹江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