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4章:城隍纳妾

  只一天时间,到了下午,就已经猎到不少山珍,甚至还抓到一头豪猪。

  这像刺猬一样的野兽,体型粗壮,体长近三尺,短尾尖嘴,体侧和胸部有扁平的长刺,全身褐色,十分少见。

  虽然不过四五斤重,但村民们十分高兴,原来这兽类,平日里在深山不出,又浑身长刺,十分难缠,很少能猎到。

  这种兽类,拿到县里去卖,至少能值十余两银子,能买了不少油盐和大米。

  易凡也是头一次见这种稀罕东西,看着这刺猬不像刺猬,猪不像猪的兽类,提着它的脖子举起来,凑在眼前看。

  “易大侠,您别看它肉少,但配上一些山药,炖上半天,那味道简直让人掉舌头,今晚回去,就杀了给您煮上,保证您喜欢。”

  领头的中年村民,在村子里有些威望,也是一个老猎户,见着易凡稀罕,于是就做主,把豪猪送给易凡。

  其他村民也没意见,对于这大个子,大家都打心眼里尊敬,不但武艺高强,教导村子里少年习武,而且时常从山里带来野物,分与村民。

  易凡也是个嘴馋的,也就不拒绝村民们的好意,一行人说笑着回去,到了村里,已经天黑。

  刚好村口,就有一村老急忙而来:“祸事,祸事啊。”

  村民大惊,纷纷相问,原来是村老家儿媳,带着小孙子去邻村走娘家,到了天黑还没回来。

  “朱老莫急,定是是因为事情耽误,正在赶回来的路上,我等分头去找找。”

  一时间,满载而归的喜悦散去,有人安慰,于是急忙回村,打着火把就出去。

  易凡皱起眉头,瞧着慌乱一片的小村,不由心中恼火,自己好不容易找个安静处,结果日子没过几天,就各种闹心。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鬼类在作祟。

  ……

  月色清寒,夜鸟鸣叫。

  易凡背着剑甲,快步行走,后面紧跟着一个小伙,正沿途寻找未归的母子。

  行了十余里,过了一个山坡,往下看去,远远的在山脚下,有个点点灯火处,却是一个村庄。

  忽地,在杂草间一件衣服引起他注意,上前拿起,递给身后小伙:“你且看看,这件衣服,可熟悉?”

  小伙接过翻看:“是村老儿媳的衣服,不知为何会落在这,他们人却不见。”

  易凡微微点头,瞧着杂草间泥土散动,杂草断开,想必人往深山里去了。

  “你先回去,我去山里找找。”

  说罢,也不理会小伙,就往深山里一钻,眨眼睛就消失身影,让小伙不知所措,站了会,感觉浑身发冷,有些害怕,扭头就往回跑。

  越往深山里走,痕迹越多,说明有过挣扎,忽地闻到一丝血腥,立即赶了过去,就见在一处杂草间,一少妇横尸在那,胸膛被挖开,内脏不翼而飞。

  “孽障该死。”

  易凡神情大怒,周遭找了一圈,不见小儿踪迹,定是被带走,不敢耽误,大脚一迈,寻了个方向,快速而去。

  痕迹越来越少,终于到了一片山地,就消失不见,左周看去,树木高大,枝叶茂盛,在月光下,犹如鬼魅重重。

  闭上眼沉下心,深吸一口气,旋即仔细听着周遭动静,分辨空气里遗留的气味。

  终于,一丝不一样的气味,引起他注意。

  “鬼类?”

  易凡猛然睁开眼,他常年山中游荡,遇到的鬼物不知凡几,这种阴气,最让他熟悉。

  立即身子一动,寻着这丝气味追寻下去。

  半个时辰后,已经踏足深山,周遭野兽嘶吼,怪鸟鸣叫,但阴气越发重。

  忽地,就见远方空中,有些动静,定眼看去,就见居然是一行迎亲队伍,敲锣打鼓,数百灯笼飘动,中间是一花轿,周围数十个起伏不定的鬼类。

  “城隍迎亲,孤魂野鬼退避……”

  越发近了,前排一个鬼类鸣唱,忽地发现什么,整个队伍停下来,齐齐往易凡这边看来。

  一时间死寂,好一会,迎亲队伍往左一转,居然绕道而行,接着又是一阵热闹。

  城隍迎亲?

  易凡沉思片刻,从腰间掏出一个小布,打开后,露出一块小玉石,正是几年前一鬼类赠送给他的阴木石,具有遮蔽血气,隐藏阳火的作用。

  只把它捏在手中,立即浑身一冷,好似被泼了冰水,十分神奇。

  旋即展开脚步,看着迎亲队伍,在后面远远跟着。

  又几十里,穿过了几座山,迎亲队伍减速,往一处山坳里一扎,就消失不见。

  易凡站在山顶,往远出看,几十里外,一处大县隐隐可见,也不知是那座县城。

  不多想,立即悄然往山坳而去。

  “咦,怎会有生人?”

  “城隍老爷迎亲,数百里内有些脸面的,都来恭贺,这般大事,有些生人闯入,也是正常不过。

  当然,说不定是关系户,你我赶快过去,莫要去晚了,连汤都喝不到。”

  两只鬼类从易凡不远走过,看见易凡也只是好奇,看了眼就走了。

  易凡淡淡地看着这两只鬼从自己眼皮底下走过,然后跟了上去。

  到了一处悬崖,往下看去,就见一处宽阔地带,下面灯笼高挂,高台耸立,周遭鬼影重重,好不热闹。

  一个巨大的宅子依山而建,牌匾高挂,上书:城隍府,却阴森可怕,丝毫不见庄严。

  魑魅魍魉,真是多如牛毛啊。

  易凡鼻子闻了闻,阴气、妖气遍布,特别是那处宅子中,哪怕用肉眼看去,也是煞气滚滚,好似潜藏着一头凶猛巨兽。

  寻了个下坡,一跃而下。

  到了跟前,就有鬼类阻挠:“生人?”

  易凡咧嘴而笑,拍了拍衣袖:“听闻城隍老爷今日迎亲,特地赶过来贺喜,却来得急,没准备礼物,还望见谅。”

  这几个鬼类疑惑,左瞧瞧右看看,互相对视一眼,旋即挥手放行。

  看着易凡的背影,其中一个鬼类狞笑道:“真不知死活,这里百鬼聚集,妖类繁多,居然还敢硬闯,怕不是脑袋生了病,自寻死路来的。”

  “城隍老爷最喜生人心脏,自己送过去作贺礼,也算一个节目不是?”

  几个鬼类怪笑,继续守着前头,迎各方鬼类妖物。

  百鬼丛中过,普通人早就吓破胆子,但易凡却面不改色,也不顾周遭窥视,只四处闲逛。

  终于,在一处桌前,看到一个鬼脸猴身的怪物,周边几个鬼类围着,而桌子上堆满了用绳索串着的心脏,桌下蹲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小童。

  “生人?”

  那鬼脸猴身的怪物,转头一看,瞧见易凡一愣,旋即狞笑:“好生有趣,居然还有生人闯入,把这当作集市闲逛?”

  矮子却仔细打量,满面疑惑:“这生人怎么看着有些面熟?”

  “怎么,是你家亲戚?那你就要赶紧去劝劝,让他快离去,等会城隍老爷出来,怕是难逃一死。”

  老麻子嘿嘿怪笑,刺激的矮子大怒,却不敢发作,把易凡抛在脑后,只偏过头冷哼。

  易凡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就在旁边找了个桌子,一脚踹开一个鬼类,双眼一瞪,那鬼类心中一悸,涌在嘴巴的喝骂,硬生生吞了下去。

  “嘻嘻,这生人好生凶恶,居然在这也敢狂妄。”

  老麻子瞧着有趣,就差上来攀谈。

  凶恶?

  矮子浑身一个激灵,猛地回头,再仔细打量易凡,好一会才喃喃的道:“不应该啊,那凶人浑身血气冲天,而这生人不过小小阳火,但怎会长得这么像呢?”

  “叽叽歪歪,说些什么?今日本王高兴,莫要再提那厮,不然生撕活吞了你。”

  山王耳朵灵敏,龇牙咧嘴,低声怒吼。

第74章:城隍纳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