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7章:幽州

  辞别小村,一路向北,翻山越岭,披星戴月,一路走走停停,遇县则入,遇妖就杀,倒也逍遥自在。

  两年后,幽州地界。

  幽州,历朝历代,军事地位都十分突出,与外族接壤,自古都是战乱之地,民风彪悍,结寨而居,成群而行,习武之风尤甚,导致江湖侠客居多。

  地貌更是复杂多样,高原、山地、丘陵、盆地、平原类齐全,水网也是密集,横跨数千里的河流,数之不尽,至于小河,更是犹如繁星。

  由于地广人稀,道路也时常不修缮,杂草丛生,坑坑洼洼,走起路来,一深一浅,还要防范毒虫。

  风沙袭面,天气寒冷。

  易凡背着剑甲,一身破衫遮不住浑身健壮,盘坐在一棵枯树下,右手提着一个葫芦,仰头痛饮。

  越是接近北方,越发苦寒,道路两边时常见饿殍,杂草从中白骨藏匿,也不知哪里的苦命人。

  一驾马车缓缓驶来,驭马的老仆手段了得,稳中前行。

  到了近处,警惕的看了眼易凡,也不停留,反而加快了车速,快速离去。

  过了一个岔口,就消失不见。

  易凡摇摇头,此地百姓警惕心非常强,不会载陌客,这一路走来,遇到不少。

  把葫芦系在腰间,看了看天色,乌云密集,怕是要下雨,也不再休息,起身赶路,准备找个集市或县城,好好吃上一顿。

  大脚迈步,衣摆随风飘荡,速度倒是很快。

  “咔嚓”

  行了几十里,只听一声霹雳,雨点落下,从小到大,眨眼睛就倾盆而下。

  瞧着前面有个破茅草棚,加快脚步,到了近处就见先前的那驾马车也在。

  茅草棚里两老一少,一个老仆一个老者,还有一个美貌少女,正好奇的用手接着从茅草间滴落的水。

  犹豫了下,走了进去,拱拱手:“打搅了。”

  老仆紧紧握住腰间的刀柄,警惕的看着易凡,倒是老爷,十分斯文,微微点头,笑而不语。

  少女见了外人,也不再玩耍,躲在老爷后面,牵着衣角,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窥探。

  易凡也不在意,见他们不坐下,也就不客气,一屁股霸占了唯一的枯木,抖了抖湿透了衣衫。

  雨越下越大,不见停势,几人也不说话,一时间只听得雨声,显得寂静。

  忽地,马蹄飞作,由远到近,却是四五个江湖中人,到了近处,一拉马绳,高高扬起,旋即翻身下马。

  “这鬼天气,说下就下,直贼娘的,真是晦气。”

  “大哥,距离郭北县还有五六十里路,这雨不停,咱们怕是要露宿野外了。”

  几人骂骂咧咧,看了眼易凡,眼瞳一缩,站在外檐下不动,又撇了眼老者一行人,见了少女眼睛一亮,忽地大笑:“忽地大雨,我们兄弟几人在此避雨,还望大家挤一挤。”

  茅草棚不大,八九人自是站不下,见着这些江湖中人面露横肉,面露凶气,老仆低声道:“老爷,看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咱们要不先赶路,免得耽误了时辰。”

  老者点点头,捏了捏少女的手,就上了马车,老仆扬起马鞭,狠狠打在马屁股上,立即飞奔离去。

  待老者一行人走远,茅草棚了陷入沉寂,几个江湖中人互相对视一眼,为首的咧嘴一笑:“也是,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咱们哥几个,也赶路吧。”

  出了茅草棚,翻身上马,朝着老者一行人去的方向而去。

  乌云滚滚,雷蛇狂舞。

  易凡瞥了眼两伙人离去的方向,不由叹了口气,微微摇头,站起身,快速追去。

  ……

  “老爷,后面那几个江湖武人,追了上来,我怕来者不善。”

  老仆在外驾着马车,使劲甩着马鞭,想加快速度,奈何坑洼太多,再快就要散架。

  车厢内沉默一会,半响后道:“说不定也是赶路,莫要理会。”

  片刻后,几个江湖中人纵马超过马车,忽地减速,为首的人看着老仆,笑眯眯的道:“哟,这不是刚才一起避雨的么,倒是好巧啊。”

  巧?怕不是有意吧。

  老仆面色一紧,闭嘴不答,只专心驾驭马车,见这几人始终不离去,渐渐的把马车围绕起来,心道不好,这几人果真来者不善。

  “听闻几位壮士,也是去往郭北县?那真是巧了,我家老爷乃郭北县县太爷好友,此去正是去探望,不若到了地界,一起喝上几杯怎样?”

  老仆勉强笑着,也顾不得马车损耗,拼了命似的抽打马匹,心中越发不安起来。

  几个江湖中人陷入沉默,为首的刀疤男子忽地大笑:“某家最喜喝酒,随身就带了些,依我看这雨不停歇,也不必要急着赶路,要不停下来,咱们喝上几口,聊上几句如何?”

  “要让壮士失望了,前些日子就送了信件过去,说今日就到郭北县,要是让县太爷等急了,怕是要派人过来寻。”

  老仆扬着马鞭,不停的加快,嘴里一直周旋:“要不来日,来日到了郭北县,几位去县衙里递上帖子,我家老爷自会好酒好肉招待。”

  刀疤男子摇摇头:“某家被你说的,酒瘾上来了,还是停下来喝上几口,再赶路吧。”

  说罢,双脚一夹,超过马车,压在前面,逐渐减速,而周围其他几个江湖中人,也纷纷靠上来。

  老仆知道这几个江湖中人,已经不耐烦,如若被逼停了,在这荒郊野外,前后十里不见来人的地界,后果不堪设想。

  一咬牙,扬起马鞭,不闻不顾的冲上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

  刀疤男面色一狞,也不再遮掩,抽出腰间的大刀,一指老仆:“在不停下,等下要你生死不能。”

  老仆哪敢停下,更是拼了命的挥动鞭子,气得刀疤男怒吼一声:“杀了这老骨头。”

  后面立即冲上一匹快马,其上的精瘦男子,怪笑一身,把马速和马车持平,旋即侧身一跃,就跳到马车上。

  挥刀一砍,血溅三尺,老仆一身惨叫,跌落马车,在草丛里翻滚几下,就不动弹。

第77章:幽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