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魔女爱莎(上)

  元尤里用手枕着头,在宽大的树干上躺着,小白就趴在他旁边,睡得很香,时不时还会蹭着他的脸颊。

  他睁开眼睛望着天空,森林中时而安静,时而颤抖,让他根本睡不着。

  直到了半夜,才算彻底平静下来,然而这平静的有些诡异,元尤里为此感到担忧。

  元尤里轻轻抚摸小白的额头,这几天下来,小白总算懂得基本的走路姿势和日常用语,偶尔也能跟他交流一下,但无非也就是“饿、抱、吃、走”几个字。

  元尤里并不擅长教学,教起来比较吃力,还好小白聪明伶俐,学的比较轻松。

  野外的生活并非享受,反倒是一种煎熬,有了小白的陪伴之后,元尤里感到了安心,人都是一种害怕孤独的动物,尤其是在未知的地方。

  元尤里思索一会,还是忍不住席卷而来的困意,这几天里他都没睡好,再加上那天和大蛇的战斗仍让他心有余悸。

  最终,疲惫迫使着他闭上了双眼,隐隐约约之间,仿佛有人在呼喊着他。

  “呐,

  孤独的旅行者,

  这里是恐惧魔王的领地,

  它,嗜血好杀。

  它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外来者,

  西方的爱莎,

  她是一个善良美丽的女妖,

  向西去吧,

  旅行者

  爱莎将会带你走出森林。

  向西去吧,

  旅行者

  ......”

  过了一会,一首低沉的曲子环绕在他的耳际。

  “绿色在森林焕发,

  湖水变成了碧蓝色,

  美丽动人的风之精灵,

  放下脚步,

  我们一起前行。

  ......”

  元尤里在歌声的熏陶下,不自觉地动了起来,他轻轻放下小白,跳到了树下。

  在深邃的森林中,元尤里没有一丝惶恐,无所畏惧的向前走去,歌声的尽头就是他的终点。

  他甚至忘了自己是谁,是在哪里。

  歌声越来越近,元尤里完全迷失了自我。

  在这黑暗之中,有无数的眼睛盯着他,不敢靠近,不敢嘶叫,就这样静静地盯着他。

  因为他,是属于歌声的“人”。

  “飘荡在耳畔,

  美丽动人的风之精灵,

  忘掉过去,

  让我们一起前行,

  可怕的恐惧魔王,

  他不敢靠近,

  ......”

  歌声还在继续

  小白醒了,她怔怔地盯着空荡的森林,元尤里不见了,她焦急地四处寻找,始终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月光之下,她愤怒了,又变成了一只狐狸,连原本收敛的獠牙都露了出来,眼睛里泛着焦躁的余焰,炙热的燃烧着。

  小白嗅着到元尤里留下的味道,不顾一切的向前奔跑,野兽不敢阻拦,纷纷避开。

  她发出了惨烈的哀嚎,愤怒使她丧失了理智,她决不能容许任何人剥夺元尤里的自由,就像没人能剥夺她的存在一样。

  此刻,她像极了一匹凶恶的狼。

  然而,月亮泛着淡淡的红色,血色之夜快要来了。

  “元!”

  这是小白第一次叫出元尤里的名字,绝望的呼喊,她还没找到元尤里。

  在森林中,没有一个凡人能轻易承受住爱莎的诱惑,爱莎是森林中的女妖,魅惑魔女。

  孤独徘徊了几千年的爱莎,不断在寻找自己的伴侣,她用歌声诱惑着过往的旅行者,将他们终生囚禁在自己的身旁。

  爱莎已经好久没遇见过人类了,元尤里的到来让她感到兴奋,她迫不及待地出手了,可是随之而来的是血色之夜。

  血色之夜,这是一段永久黑夜的时间,是来自深渊的恶魔,恐惧魔王巴拉那的时间。

  爱莎并不打算放弃,恐惧魔王也不会给她太多的时间。

  元尤里仍然沉醉在了歌声之中,一幅幅回忆的画卷在他脑海中涌现。

  ......

  “哇....”

  “弗恩,你看,元尤里在哭了呢”罗袖掩了下眼角,撇下弗恩,转头抱起了幼子,轻声安慰。

  “弗恩,去跟父亲好好道个别吧,”罗袖的声音有些沙哑:“你该准备出发了。”

  弗恩伤感地看着罗袖,还是毅然的扭头,拖着沉重的脚步,伴随着“滴答、滴答”地声音快步走了出去。

  北风已经扑朔地响着,秋亭花提前凋落,上空时不时出现红与黑的光彩。

  ......

  “来吧,元尤里。”

  老福德正张开双臂,招呼着还在蹒跚学步的元尤里。

  罗袖在一旁看着,爷孙两脸上布满了笑容。

  “弗恩去了有一段日子了啊,也没什么消息传来。”老福德招呼着元尤里的同时,回头向罗袖问道。

  “是呢,父亲,”罗袖回道:“真是让人有些担心,虽然不是第一次外出。”

  老福德把元尤里抱到墙角,轻轻将他放下,和蔼的笑道:“来,继续,元尤里。”

  老福德转头又对着罗袖道:“不必太过担心,弗恩虽然笨头笨脑的,处事方面还是比较谨慎。”

  在老福德的示意下,元尤里又晃晃荡荡地走了起来。

  ......

  “元尤里,加油。”

  罗袖在旁给元尤里打气,元尤里看到了妈妈也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慢点,慢点。”老福德在一旁叫着。

  “啊!呜呜呜...”

  不一会,元尤里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抽噎着。

  老福德赶紧跑过来将他抱了起来,元尤里灰头土脸的,只知道哭。

  “哈哈,你这个小家伙,脚步还没站稳,就想着跑了?”

  “给我吧,父亲,”罗袖接过元尤里,对着老福德说道:“您该去吃饭了。”

  “是,是,”老福德满心欢喜地答应着,一边摸着元尤里稀疏的头发。

  “爷爷吃饭。”

  元尤里拿出脏兮兮的小手,摸着老福德花白的胡须。

  “天呐,这小家伙居然会说话了,真让人惊讶,罗袖。”

  老福德高兴极了。

  “也就这两天会断断续续说两句,父亲。”罗袖回道。

  “是吗,可比弗恩小时候聪明多了。”

  老福德走着走着,不忘回头说了一句:“瓦尔修小的时候也很聪明呢。”

  瓦尔修,吗?

  ......

  元尤里深深沉醉在幻想的世界中,久久不能回味。

  睡梦中的人让他感到熟悉,亲切,在他们的招呼下,他径直地往前走去。

  “来吧,元尤里。”

  这是罗袖的声音,还是老福德的声音,他已经记不清了,他只知道他们在等待着他。

  爱莎就在他的面前,张开双臂,准备拥抱他。

  “来吧,元尤里。”

第八章 魔女爱莎(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