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面具之下

  江南基地市第一医院。

  黑暗

  永恒的黑暗,狭小而逼仄。

  也不知过了多久。

  黑暗中,一股意识微微动了一下。

  莫白微微睁开眼睛,入眼处是大片大片刺目的雪白,鼻尖传来淡淡的双氧水的臭味,耳边是各种医疗仪器“滴滴”的响声。

  自己是在医院?

  莫白想坐起来,但身体僵硬得像一块石头,没有一点感觉。

  “我这是怎么了?”

  莫白眼前一黑,迷迷糊糊地又昏了过去。

  “啪嗒。”

  是房门打开的声音。

  “凶手找到了吗?”声音沉稳、有力,听在莫白耳中很熟悉,是父亲,莫元正。

  “贫民窟太乱,每天进出的流动人口上千,我只能尽力。”这个声音也很熟悉,是黄五的。

  “查!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凶手给挖出来!”是父亲的声音,声音因为愤怒而有些颤抖。

  究竟发生了什么?

  印象中的父亲就像是一座大山,永远给人处变不惊的感觉。怎么他的声音里会有微微的颤抖?

  听黄五继续说道:“小白自己甩掉了影子,我就感觉事情不对,立即让人去找。等我找到他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莫元正问道:“小白他为什么会去贫民窟?”

  黄五答道:“是因为这封信,车上找到的。我已经在查写信的人了,但是也没找到什么头绪。”

  莫元正问道:“听说,昨天你去找过小白,晚上他就出事了?”

  黄五答道:“是。我也没想到。”

  莫元正沉默。

  沉默了足足有五分钟。

  再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忽然有些哽咽,道:“这么些年了,小白他还在查他妈妈的死吗?”

  黄五叹了口气,道:“小白是个孝顺的孩子。虽然这些年他一直没回家,但也别怪他,他也有自己的苦衷。”

  “我知道……”莫元正说道:“我怎会怪他,我只怪我自己连自己的家人。都没有办法保护,木子是这样、小白他又……”

  十四年的时间,没能把痛苦淡忘,反而把亡妻之痛酝酿得更加刻骨铭心。

  莫元正话语中的这份酸楚,莫白听得真真切切。

  这时候,他才明白父亲的心其实从来没有变过,也理解了父亲沉默背后的苦衷。

  虽然还不清楚具体的原因,但莫白已经明白父亲当年的冷处理的背后肯定还有自己不知的隐情。想到这儿,又想到这十多年自己和父亲的疏离,他心里不禁有一丝愧疚。

  “父亲……”

  莫白挣扎着想要起身,为了自己这几年的不懂事,对父亲说一声对不起。

  挣扎了几下,但是他的身体却像是一具冰凉的尸体,没有丝毫的反应。

  “小白,你别动。”莫元正听见声音,他赶紧按住莫白的肩膀,止住了莫白的挣扎。

  莫白喘了一口粗气,问道:“父亲,我怎么了?”

  莫元正的身体突然僵住了,语气也有些僵硬地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在医院里治一段时间就好了。”

  莫白轻声道:“父亲,你就别瞒我了,我现在只有脖子还能动,两只手和两条腿都没有一点知觉。”

  莫元正眼角全是血丝,几次欲言又止,最后才说道:“好吧,我不瞒你。你也是个男子汉了,总要自己面对这些。主治医生说,你的第二节胸椎爆裂性骨折,压迫了脊椎神经,估计……”

  几句话像是一记重锤,砸得莫白天旋地转。

  瘫痪?莫白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他像疯了一样,他想抬一抬手,他想动一动脚,但回应他的只是身体的僵硬。

  这个身体好像已经不属于他。

  或者说,这个身体,已经死去。

  “是高位瘫痪,是吗?”过了片刻,莫白才喃喃地问道。

  一滴的浑浊的泪,顺着莫元正的眼角,滑落到莫白的脸颊上。

  纵横基地市三十年,以杀伐果断著称的莫元正竟然也会落泪?这一幕如果让外人看见,绝对会惊掉一地下巴。

  莫元正摸了摸眼角的泪痕,说道:“小白,父亲一定会请来基地市所有的医学专家,倾尽一切地为你治疗。”

  莫白当然听得懂话里的意思,顿时就明白了想要康复的希望有多么渺茫。

  让人绝望地时候,两人都不知道该再说什么。

  最后,还是莫白先打破沉默,说道:“父亲,我记得小时候你常和我说:我们生活的地球是一个充满奇迹的世界,对吗?”

  “对。”莫元正的眼角又红了。剩下的后半句他并没有说出口:是神主赐予了我们创造奇迹的机会。

  可是莫白不是信徒,他没有神主。没有神主,还会有奇迹吗?

  莫白说道:“父亲,时候不早了,您先回去休息吧,让五叔留下来陪着我就好。”

  “好。”莫元正点了点头,终究尊重了莫白的意愿,转身离去。

  病房里只剩下莫白和黄五两人。

  莫白躺在病床上,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黄五身上,平静如水。

  他开口,轻声说道:“五叔,是你吧?”

  黄五一愣,旋即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道:“你说什么……你怎么会知道?”

  莫白说道:“我离家多年,知道我母亲那件事的人本来就没几个,更何况他还知道影子的事。说明设计这一切的人,对我对莫家都是了如指掌。”

  顿了顿,他又说道:“还有那封信,那个人既然这么了解我,他又怎么会把信寄到莫氏集团去,还需要让你转交给我。”

  黄五点了点头,道:“没错,那封信、神秘人,都是我设计的。你早就知道了?”

  莫白说道:“我拿到那封信的时候就有怀疑了。”

  黄五大声道:“但你只是怀疑,并不能确定。所以你还是去了,所以还是中了我的设计。”

  莫白叹了口气,道:“设计这一切的,是对我来说比父亲更亲的五叔,我没有办法去相信我的怀疑。”

  黄五问道:“那你是什么时候确信的?”

  莫白说道:“神秘人确定我没有带去影子的那时候。我知道,五叔你曾是我父亲的影子,除了莫家的人,也就只有当过影子的人才会知道影子的存在。”

  黄五的瞳孔一缩,“影子”这两个字像是一支刺进他心脏的针,又让他想起了某段地狱一样的记忆,他的脸都因为痛苦而扭曲了。

  他语气不善地说道:“你很聪明,可惜你又做错了一件事。刚才你应该把你知道的告诉莫元正,而不是选择现在和我说,因为这样,我一定不会再让你活着见到莫元正了。”

  莫白笑道:“五叔,你觉得像我现在这样,活不活下去还有什么区别吗?况且,我这样做总有我这样做的理由。”

  “什么理由?”不知不觉的,黄五的右手已经伸进了西裤的口袋里,等他这个问题问完的时候,必定是一计杀招。

  要莫白性命的杀招。

  莫白的目光依旧平静,缓缓说道:“因为我不想让父亲伤心。我知道,你与我父亲是一起出生入死了20多年的兄弟,我不想让他知道,他的兄弟会在背后插他一刀。”

  “况且,你也杀不了我。”最后,莫白淡淡地说道:

  “如果你有把握能敌得过我的影子,那也用不着绕那么大一圈,设计那么复杂的一个计划了,不是吗?”

  黄五的额上忽然沁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第六章 面具之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