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山神使者

  在谢必安的视野中,那一行人在进了谷中之后,领头的老人带头便跪了下来,嘴里还在嘀咕着什么。

  听他们的意思,似乎不是来找段玉的,而且,他们好像发现了自己?

  想了想,谢必安还是从树冠中跳了出来。

  见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

  “你们看,我说的没错吧!我真的亲眼见过山神的使者!”

  “原来真的有会动的骷髅!”

  “没错了,它一定就是山神的使者!”

  ……

  ……

  安抚下身后躁动的村民,宋安民带头,率先跪了下来,并恭声道:

  “尊敬的使者大人,我们来自毛竹坞,是为了毛竹坞的大旱前来。”

  “我们自知得罪了伟大的山神,这才让山神降罪于我们毛竹坞。”

  “为了祈求山神的原谅,我们选出了毛竹坞中最为纯洁的一个女子。”

  说着他还指了指身后被绑着的绿衣少女。

  “她的名字叫做宋荷,是我毛竹坞中最为漂亮的一个女子。”

  “她今年刚刚及笄,而且还是处女。”

  “我们希望将她作为祭品,献给伟大的山神,以此获得山神的原谅,免去我毛竹坞的大旱!”

  但当宋安民说完之后,却发现“山神的使者”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那般开口。

  无言的沉默在蔓延。

  原本显得信心十足的宋安民,此时脸上也不由地冒出了些许冷汗。

  就在宋安民快要顶不住的时候,谢必安开口了。

  骷髅的颌骨上下开合,嘶哑难听的声音响起。

  “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

  听见使者的回话,宋安民心中一喜,连忙指了指身后的宋老五。

  “是宋老五发现大人您的!”

  宋老五将头死死地埋在泥土中,颤声道:

  “几天前,我在附近砍柴的时候,恰好窥见了大人在黄蛇谷中舞剑的身影。”

  “原来如此。”

  谢必安有些恍然,接着他又问道:

  “我在黄蛇谷中的这个消息,除了你们之外,还有谁知晓?”

  宋安民道:“使者大人是怕别人知晓了这个消息,前来打扰您吧!

  不过您放心,我们并没有把您的消息四下传播出去。

  除了我们这些人之外,就再也没人知晓您的消息了。”

  谢必安有些疑惑道:“你们毛竹坞中也没有人吗?”

  宋安民肯定道:“我已经封锁了消息,毛竹坞中除了我们这些人,就再也没有人知晓您的消息了。”

  谢必安笑了笑:“那就好!”

  就在宋安民思索他所谓的使者大人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

  谢必安突然动了,他先是朝着空中打了几个手势。

  “四翼!杀了他们!”

  然后在猛地拔出腰间的黑伞剑,冲着眼前一行人冲了过去。

  “啊!这是什么?老鹰吗?可为何它有四个翅膀!”

  “使者大人?这是为何?”

  “不要……不要杀我!啊......”

  ……

  ……

  “咔嚓!”

  谢必安慢条斯理地将黑伞剑归鞘。

  身上的黑色道袍已经湿透了,那是被鲜血给淋湿的!

  “唳!”

  四翼抖了抖鹰躯,将羽毛上的鲜血抖落下来。

  它瞄了一眼鹰爪上的肉块,接着不屑一顾地将其丢掷一旁。

  它虽然是食肉猛禽,但并不吃人肉。

  谢必安已将宋安民那行人全都杀死。

  当然,这其中也包括那个名为宋荷的少女。

  他现在只剩下个骷髅身躯,留下宋荷能干什么?还是一并杀了干净!

  他之所以杀宋安民那一行人,并不是无缘无故地发疯,而是为了防止消息走漏。

  谢必安可是知晓这个世界有着武者这一掌握着超凡力量的群体的。

  要是被他们知晓了谢必安的消息,那结果可不太好说。

  可能会有人一笑置之,认为这不过是愚昧的村民杜撰出来的一个谣言罢了。

  但也有可能有人会信以为真,打着降妖除魔的想法前来除掉他。

  谢必安虽然有着骷髅身躯,但那唬人的成分更大些。

  论起战斗力,他也只不过是比一般的普通人更强些罢了。

  今天要是没有四翼的协助,他能不能将宋安民那一行人留在此处还是一个未知数。

  没办法,四翼会飞,这就是他最大的优势。

  拥有四翼,就等于是掌握了制空权。

  但谢必安对付这些普通人都是这么麻烦,难以想象他要对付那些武者,又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而他又是个非常怕麻烦的人,为了防止以后这些麻烦出现,他只好先下手为强,杀了宋安民那一行人了。

  摸着腰中的黑伞剑,谢必安自语:

  “接下来,就是找到毛竹坞了!”

  对于宋安民所说的话的真实性,谢必安不置可否。

  他决定还是自己去毛竹坞一趟,以绝后患!

  看了身旁无聊地咬着翅膀玩的四翼,谢必安心底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四翼……你能不能带我飞?”

  “唳?”

  ……

  ……

  半空中。

  四翼拼命扑腾着翅膀,以免让自己掉下来。

  以往凭着它四个翅膀,是无需如此费力的。

  但今天却是有些不同,因为今天它的背上多出来了一个人,或者说多出一具骷髅。

  谢必安盘腿坐在四翼的背上,盯着下方,想要找出毛竹坞的踪迹。

  若他是一个成年人类的话,凭借着四翼的力量,肯定是飞不起来的。

  但谢必安早已不是人类,现在身上只剩下了骨架,重量大为减轻了不少,四翼这才能够带着他翱翔于天际。

  但即便是如此,四翼也是累得够呛。

  几乎每隔半个时辰,它就要降落地面,休息片刻之后,才能继续飞行。

  “找到了……”

  谢必安拍了拍四翼。

  “唳!”

  四翼叫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了,随即便微微收拢翅膀,向着下方落去。

  ……

  ……

  一个瞎子阿婆坐在竹屋中,手中还拿着一把篾刀。

  “我的女儿被他们夺去,作为祭品献祭给所谓的山神,肯定是有死无生了。”

  “既如此,那我一个瞎老太婆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不如随着我的女儿而去!”

  瞎子阿婆的女儿名为宋荷,正是那个被宋安民选中,作为祭品献祭给山神的少女。

  宋安民说整座毛竹坞中,除了他们之外,就再无其他人知晓谢必安的消息,显然他是说了谎的。

  从人家家里直接绑了人家的女儿,瞎子阿婆能不知道?

  这不是扯淡么!

  或者说他是认为一个瞎子老太婆说的话不会有人相信,所以才没有对谢必安这个所谓山神的使者道出实情?

  这倒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但可惜的是,宋安民早已惨死在谢必安的剑下,事情的真相早已无从知晓。

  就在瞎子阿婆想要了断自己的生命的时候。

  一道犹如恶鬼般的嗓音从她身后响起:

  “你想不想要复仇?”

  

第八章 山神使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