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骨质疏松

  瞎子阿婆提着木桶,跌跌撞撞走到了毛竹坞的中心地带。

  这里有一口大井,井宽约一丈,深约五丈。

  若是不慎掉入井中,基本就是有死无生的结局。

  这口井名为毛竹井,是毛竹坞中唯一的一口井。

  井水甘甜可口,每天村民拿着木桶打这口井里的井水。

  “阿婆!你也来打水啊!”

  此时,一道雄浑厚重的嗓音响起。

  瞎子阿婆虽然看不见,但其耳力却是极好的,听罢回道:

  “是啊,我水缸里的水喝完了,正要打一些毛竹井里的井水回去。”

  一个长相憨厚的灰衣男子接过瞎子阿婆手中的木桶说道:

  “你的眼睛看不见,我来帮你吧!”

  瞎子阿婆并没有拒绝,任由灰衣男子拿走了木桶。

  “那就多谢你了,宋老二。”

  “没事,反正我长得壮!多打一桶水对我来说完全是小事一桩。”

  听见灰衣男子的回话,瞎子阿婆不禁叹了口气。

  灰衣男子名为宋老二,就是那个发现谢必安踪影的宋老五的弟弟。

  他们一家子有些奇怪,年纪越大的,名字中带的数字便是越大。

  这与一般的家庭取名是恰恰相反的。

  故而宋老二虽然是叫宋老二,但他的年纪却是比宋老五小的,而且还小了不少。

  不同于他哥宋老五,宋老五在毛竹坞中的名气不怎么样,但他宋老二却是毛竹坞中有名的大好人。

  他刚好与瞎子阿婆的女儿宋荷同年。

  若是没有出那档子事,瞎子阿婆早就将宋荷嫁与宋老二为妻。

  但现在她的女儿却是被毛竹坞的村长宋安民抓走作为祭品,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嘿!”

  不一会,宋老二就将满满的一大桶井水给提了上来。

  “终于提上来了!”

  宋老二舒了口气道:

  “诶?这木桶的颜色怎么不太对?怎么这么黄?”

  瞎子阿婆眼睛眨都不眨地说道:

  “哦,这可能是我刚刚来毛竹井的时候,不小心将木桶摔在黄泥里了吧。”

  “原来如此。”

  憨厚的宋老二一下便相信了。

  接着他突然吞吞吐吐地问道:

  “那个......阿婆,宋荷在哪儿呢?我都一天没有见着她了!”

  瞎子阿婆的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她淡淡道:

  “宋荷?她去青阳镇帮我买东西去了,得过个几天才能回来。”

  宋老二恍然:

  “她去青阳镇了?我说怎么平时都是宋荷来提水的,怎么今天你亲自来了。”

  ……

  ……

  半空中有一黑点掠过。

  在亲眼见到宋老二将那个木桶放进毛竹井的时候,谢必安就示意四翼可以离开了。

  昨天他潜进毛竹坞的时候,刚好发现瞎子阿婆举着篾刀想要自杀。

  谢必安的眼力是相当不错的。

  他一眼便看出了瞎子阿婆的面容与昨天那个绿衣少女的面容非常相似。

  这两人肯定有着某种血脉联系,而最有可能的血脉关系便是母女!

  而一个母亲能够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女儿献出来作为山神的祭品吗?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在女儿被抓走之后,瞎子阿婆想到了自杀。

  她心中应是有恨的。

  但无奈她只是个瞎子,而且年纪还不小了,根本无力向那些夺走自己女儿的人复仇。

  这时谢必安现身了,他告诉瞎子阿婆他能够帮其复仇,但需要她做一些事情。

  瞎子阿婆想都不想的便答应了。

  速度之快,让谢必安都有些愣了一下,但接着他却笑了起来。

  瞎子阿婆答应的这么快,就说明她对那些人的恨意是非常深刻的。

  而这深刻的恨意,却正是谢必安所需要的。

  他要靠着瞎子阿婆的恨意,将整座毛竹坞推入深渊!

  那个木桶是他特意准备的。

  木桶表面之所以泛黄,是因为上边涂满了独目黄蛇的蛇毒。

  独目黄蛇的蛇毒是何等厉害,一滴便足以让一个成年男子瞬间毙命。

  而且无论是通过血液,还是通过食道进入人的身体。

  蛇毒的毒性都不会减弱分毫。

  就算经过井水稀释,其毒性也只是减弱数分罢了。

  这不过是将死亡的时间延长了一些,由瞬间毙命,变成了痛苦挣扎一段时间后,在疼痛中失去自己的生命。

  但为了以防万一,谢必安还是乘着四翼来到了距离毛竹坞不远的一个地方。

  ……

  ……

  “吱呀!”

  竹门被一双骷髅之手慢慢打开。

  “是来看病的吧,里边坐吧!”

  埋头看着医书的宋阿牛头也不抬地说道。

  谢必安缓缓拔出腰间的黑伞剑,嘶哑着回道:

  “你看我需要看病的样子吗?”

  “什么?”

  宋阿牛抬头看了谢必安一眼,但就是这一眼,让他差点将心都跳了出来。

  他看到了什么?

  一具会动的骷髅!

  这怎么可能!

  这是他在做梦吗?

  宋阿牛用力的扭了一下胳膊上的肉。

  很疼!

  这不是梦!

  “嘭!”的一声,医书从手中滑落。

  宋阿牛颤抖着身躯,勉强挤出个笑容道:

  “或许也是要的!看大人这一身优美,健壮的白骨,可能会有骨质疏松之类的病症也说不准?”

  “哦?”

  谢必安饶有兴趣地道:

  “如果我会骨质疏松,那依你看,我这病该怎么治?”

  宋阿牛想也不想便回道:“多喝牛奶,羊奶之类的便足以治愈骨质疏松之症!”

  “哈哈哈!”

  谢必安指了指自己的骷髅之躯笑道:

  “你认为,我这身躯能喝牛奶,羊奶吗?”

  “这……这……”

  宋阿牛有些词穷了。

  眼见着谢必安越走越近,他有些语无伦次道:

  “我还可以用针灸之术治愈骨质疏松之症!”

  “我只剩下一身的白骨,哪里还有穴位让你施展什么针灸之术!

  作为一个大夫,你竟找不到为我治病的方法。

  那你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还是让我一剑杀了干净!”

  “不要!大人饶命!”

  “噗嗤!”一声,半丈高的鲜血喷出。

  “咕噜噜!”,宋阿牛死不瞑目的头颅掉了下来。

  谢必安慢条斯理地收回了黑伞剑。

  他杀宋阿牛当然不会是这么荒谬的理由,那只不过是戏弄他罢了。

  谢必安杀他的理由只有一个——他是个大夫!而且还是毛竹坞附近唯一的一个大夫!

  谢必安并不清楚他的医术到底如何,是高?亦或是低?

  若是毛竹坞中那些中了蛇毒之人来找宋阿牛治病,他能不能配置出独目黄蛇蛇毒的解药?

  谢必安并不想冒险,宋阿牛必须死!所以他死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第九章 骨质疏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