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青阳镇

  乘着四翼,谢必安飞至一座小镇上空。

  “这是距离我黄蛇谷最近的一座小镇,希望能从这座小镇里边找到生死簿中那个韩巡的消息。”

  拍了拍四翼的头。

  “四翼,降落。”

  ……

  ……

  青阳镇。

  小镇虽然不大,但为了安全,门口还是设立了一老一少两个守卫。

  突然那个年轻守卫兴奋地拍了一下老守卫。

  “老头!你看,来了一个可疑的人物!”

  打着瞌睡的老守卫一下就被惊醒了,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道:

  “什么可疑人物?”

  年轻守卫指了指小镇外的一个身影。

  “你看,就是那个人!全身都被布条绑的严严实实的,你说他可疑不可疑?”

  “什么!”

  老守卫的睡意一下就被惊没了,瞬间变得清醒无比。

  而那个年轻守卫口中的可疑人物,正是谢必安。

  从四翼身上下来后,他便朝着小镇的门口不紧不慢地走来。

  虽然一路上都有人对他身上的奇装异服感到好奇,但由于畏惧他高大的身材,愣是没有一人敢上前问询。

  刚走到小镇门口,那个年轻守卫开口了:“站住!你给我站住!对!我说的就是你!那个全身绑着白色布条的可疑家伙!”

  “你是指我吗?”谢必安指了指自己道。

  乍一听闻他犹如恶鬼般的嗓音,年轻守卫愣是被吓了一跳。

  他勉强平复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

  “没错,我说的就是你!我问你,你为何全身都绑着白色的布条?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不成?”

  “呵呵……”

  谢必安笑了笑,道:“你说笑了,我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我只是不幸患上了一个怪病,见不得阳光罢了。

  一见阳光,我就会变得非常舒服,不得已之下,这才给自己身上绑了这些东西。”

  “你说谎!”,年轻守卫气愤道:“这世上哪有这么奇怪的病症,还一见阳光就会变得很不舒服,这怎么可能!

  我看你大有问题。

  说不准,你努力掩藏白色布条下的身躯,正是朝廷的一个通缉犯!

  今天你要是不把身上的白色布条统统扯下来,让我们看看你的真身,那你便休想离开这儿!”

  年轻守卫很是兴奋。

  前不久,青阳镇的一个守卫因为年龄太大,退休了。

  他便顶替了上来。

  成为青阳镇守卫之后,年轻守卫便一直想做出些成绩。

  而今天便是他的大好机会!

  谢必安摸了摸背上的黑色大伞。

  把全身的布条扯下来,露出自己的真身?

  这怎么可能!

  那不是自找麻烦么。

  他淡淡道:“我休想离开这儿?那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让我休想离开这儿的。”

  “你!”

  年轻守卫愤怒地指了指谢必安,刚要说些什么。

  旁边一只手连忙拉住了他。

  老守卫舔着笑脸对谢必安道:“这位大人。

  这小子才刚刚成为青阳镇守卫没多久。

  不懂事,也没什么经验。

  看大人的样子,怎么可能是通缉犯呢?

  这不过是这小子的胡乱猜测罢了!”

  “哦。”

  谢必安不置可否道:“那我可不可以进去了?”

  “既然大人不是通缉犯,自然是可以进小镇的!”

  说着,老守卫连忙拉着年轻守卫闪至一旁,让谢必安先过。

  谢必安看了一眼被老守卫拉住的年轻守卫一眼。

  点了点头,然后施施然地便进了青阳镇的大门。

  谢必安走后,年轻守卫一把挣脱老守卫,气愤道:“那个人一看就有问题。

  很有可能便是朝廷通缉的罪犯。

  你为何拉住我,而且还让他进了青阳镇。

  要是他在青阳镇中做出什么事情,到时候岂不追悔莫及?”

  此时,老守卫的脸也是拉了下来。

  他语气阴沉道:“就连你都看出那个人有问题了。

  我做青阳镇守卫这么多年了,我能看不出来?

  是。

  那个人很有可能朝廷通缉的罪犯。

  但你有没有想过,那个人还有可能是一个武者。

  要是你惹怒了他。

  不仅仅是你,就连我都要受到牵连!

  你找死可以,但不要拉上我。

  你是顶替老李头才成为守卫的。

  但我看,你的经验还非常不足。

  还是回家种田去吧。

  你的位置,我会另找人顶替的。”

  “你!”

  年轻守卫目瞪口呆地盯着老守卫,却不知如何开口。

  毕竟老守卫的资历比他多了不知道有多少。

  老守卫的一句话,还真能让他回家种田去。

  谢必安一进青阳镇,便找了个角落停了下来。

  他在等待夜幕的降临。

  ……

  ……

  傍晚,夜幕降临。

  若说在这青阳镇中,消息最为灵通的地方,莫过于客栈酒楼了。

  而长期呆在客栈酒楼中的店小二,耳濡目染之下,也是知晓了不少的事情的。

  若是谢必安想要打听韩巡的消息,那找这些店小二是最佳的选择之一。

  尤天成是一个店小二。

  而且还是青阳镇上最出名的酒楼——开阳酒楼中的一名店小二。

  开阳酒楼作为青阳镇最出名的酒楼,每天来酒楼喝酒的人也是多不胜数。

  尤天成作为一个开阳酒楼的店小二,每天自然也是忙的不可开交。

  但即便如此,尤天成却也丝毫没有离开开阳酒楼的意思。

  开阳酒楼的店小二虽然辛苦,但薪水高啊!是青阳镇内有数的几个高薪职业之一。

  为了那些白花花的银两,尤天成说什么也不可能离开酒楼的。

  这天,尤天成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精疲力竭地离开开阳酒楼,回到自己的家。

  却发现自己的老母亲没有给自己做饭。

  尤天成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低声咒骂道:“那个老不死的,竟然没有给我做饭!

  我在酒楼累了一天了。

  她倒好,安安稳稳地躺在家里,什么事都不用干。

  还忘了给我做饭了,怎么还不去死啊!”

  尤天成恶毒地咒骂着。

  尽管对象是自己的母亲,但他的嘴下可没有丝毫的留情。

  他早就想自己的母亲去死了。

  就在这时,谢必安的身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他身后,他拍了拍尤天成的肩膀道:“你就是尤天成吧。”

  

第十一章 青阳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