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猎食

  韩巡在得到五婴丹配方后。

  为了获取制作五婴丹的材料。

  在大庆城之中,故意打着韩阳的名号,做了些让韩阳都感觉残忍的事情。

  起初,韩阳对韩巡这个儿子,还有着所谓的父子之情。

  不能修炼就不能修炼吧。

  大不了就将空蝉门解散。

  让他做一个富家公子哥。

  那也不是挺好?

  但随后韩巡的一系列举动,却让韩阳对他这个儿子渐渐疏远起来。

  什么在大街上强抢民女那都是轻的。

  还有着许多更为残酷血腥的事情,被空蝉门的弟子收集上来,摆到了韩巡的桌面之上。

  作为一个父亲,韩阳也只是口头训斥了韩巡几次。

  面对韩阳的训斥,韩巡总是口头上答应。

  待韩阳走后,又恢复了他的本性。

  渐渐的,韩阳就对韩巡疏远了起来。

  并且起了再生一个儿子,好继承他空蝉门的想法。

  “可惜了,时间不够。

  要是时间充足的话,我完全可以炼制出九婴丹,一举成为气湖境的武者!”

  韩巡颇为惋惜地看了一眼竹筒中的血色丹药。

  九婴丹是他在古籍中看见的另一种丹药,其实也就是五婴丹的进阶版。

  九婴丹的原材料和五婴丹完全一样。

  有所不同的便是材料的数量。

  九婴丹的制成至少需要九个婴儿的心头血!

  制作过程也近乎一模一样。

  当然,九婴丹的效果也比五婴丹更上了一层楼。

  吃下五婴丹的人,能够由一个普通人晋升为一个气泉境的武者。

  而吃下九婴丹的人,却能够一举跨越两个境界。

  由一个普通人瞬间变成气湖境的武者。

  要不是因为实在是没有时间了,韩巡其实是打算将九婴丹制成的。

  但没办法,时间实在是太紧迫了。

  韩巡怀疑,要是他走得慢一点,他就要永远留在空蝉门了。

  他猜测,那个给韩阳下毒,而且还能与韩阳打斗的家伙,一定也是一个武者。

  而他只不过是一个练武资质奇烂无比的普通人罢了。

  在大堂中,那个道袍怪人扬言要杀了他。

  韩巡不知道这是那个道袍怪人故意说出此话以激怒韩阳的,还是怪人真的想要杀了自己。

  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他还是尽快从空蝉门中逃了出来。

  并且带上了差一点就完成的五婴丹。

  “很快,我就能够成为武者了!”

  韩巡看了一眼手中的五婴丹。

  毫不犹豫地就将其塞入口中。

  “啊!!!”

  一道响彻山林的惨叫声响起。

  痛!

  剧痛!

  难以想象的疼痛感突然从身体各处涌出。

  而韩巡只不过是一个富家公子哥,哪能忍受的住这痛彻心扉的痛苦。

  当即不顾形象地跌倒在地,惨叫出声。

  过了许久,惨叫声停歇。

  韩巡缓缓从地上坐起。

  浑身都被汗水湿透,牙齿也被他咬出了丝丝鲜血,这足以见得到底有着多么痛苦。

  但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韩巡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韩巡,终于成为一个气泉境的武者了!在也没人敢小看我了!”

  他用力挥了一下拳头,大笑出声。

  “哈哈哈……咳!”

  突然,韩巡的笑声停止了。

  捂着胸口,竟从嘴中吐出一块黑红色的污血。

  韩巡的脸色陡然变了。

  无需经过任何刻苦的训练,就能将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气泉境的武者。

  这对那些刻苦修炼才晋升气泉境的人来说,五婴丹无疑是一种捷径。

  但走捷径也是有代价的。

  而韩巡现在这种情况,就是他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我虽是通过五婴丹晋升气泉境,成为了武者。

  但五婴丹终究不是正道,还是有着些许的副作用。

  在副作用尚未消除之前,我还不是身后那个道袍怪人的对手。

  与其正面对峙的话,我一定会死的很惨。

  得赶紧离开这儿。”

  这样想着,韩巡一个翻身,从地上跃起。

  接着便捂着胸口,快步离开了。

  ……

  ……

  韩巡快步离开后不久。

  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穿过山林,出现在了此处。

  他正是谢必安!

  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污血。

  谢必安有些皱眉:“韩巡这是受伤了?”

  不过随即他又释然了。

  “不管他受了什么伤。

  只要受了伤,行走速度便肯定会受到影响。

  这也意味着距离我找到他不远了。”

  就在这时。

  “唳!”

  谢必安的意识深处,突然响起一声嘹亮的鹰啸。

  正是四翼的意识在呼唤着谢必安。

  听到鹰啸,谢必安有些无奈道:“四翼!你又饿了?

  怎么你饿的这么快。

  而且只剩下一个心脏的你,似乎比起拥有完整身躯的时候,饭量还大了许多!”

  “唳!唳!唳!”

  这是四翼的意识在回应。

  它仿佛是在说:“老大!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就是很容易饿,而且总是吃不饱。”

  “算了!”

  谢必安叹了一口气。

  “就算是我欠你的吧。”

  ……

  ……

  树荫下。

  一只野猪正在酣睡着。

  野猪浑身都被脏兮兮的泥巴包裹着,让人完全看不出它原本的颜色。

  两根尖锐的野猪牙长长伸出,似乎是在彰显着它的力量。

  若是一个普通人遇见这头野猪的话,肯定是束手无策的。

  野猪的皮厚,再加上它那一身厚厚的“泥土盔甲”。

  普通的武器还真无法突破它的防御。

  说不定一不小心,还能被野猪给伤了。

  毕竟野猪嘴巴上,那两根长长的獠牙可不是拿来看的。

  但是今天野猪很不幸,遇到的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谢必安!

  无声无息间,谢必安突然出现在野猪身旁不远处。

  “四翼,猎物我已经为你找到了。

  尽情地猎食吧!”

  听到谢必安的命令,四翼不再抑制自己心中的饥饿之感。

  “噗!”

  一根暗红色的血管突然从包裹谢必安全身的布条缝隙间窜出。

  接着便是往野猪的方位飞去。

  其目标,赫然是野猪的脖子!

  一股剧痛从脖颈处传出。

  野猪陡然睁开了眼眸,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但它还来不及挣扎,一股奇异的麻醉液体便顺着暗红色的血管,流入了野猪的身体。

  野猪渐渐安静下来。

  身体中的血液在快速失去,呼吸也是越来越弱。

  直到最后,呼吸完全停止下来。

  它死了!

  

第十八章 猎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