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逃跑

  或许是身为一个气泉境的武者,体质较之凡人要强上许多。

  王智渊倒没有像王德义那般张口就吐出一大股鲜血。

  但是,即便如此,谢必安的拍击也不是那么好接下的。

  王智渊使劲抿紧嘴角。

  但还是有着血丝从他嘴角边溢出。

  王德义突然冲着王智渊大喊道:“智渊,用那一招!”

  王德义能用这个简陋的陷阱连续坑害几年的沙漠旅人。

  他的智商不说高常人多少,但最起码也是达到了平均线的。

  在想出这个陷阱的同时。

  他也有想过,要是踏进他陷阱的,不是一只可以任由他们揉捏的小猫。

  而是能够一口吃掉他们的老虎,这又该怎么办?

  那自然是逃了!

  为了从老虎的口中逃得一命。

  关于这方面的准备,他也是有着不少的。

  王智渊点了点头。

  “知道了。”

  说着,兄弟二人便纷纷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纸团。

  白色纸团中装着的其实就是生石灰。

  别看生石灰不怎么起眼。

  若是量多,便足以将眼睛弄瞎!

  若是量小的话,那也没关系。

  当眼睛里进异物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什么?

  自然是将眼睛中的异物弄出来,而不会去想着追别人的吧。

  丢出白色纸团,纸团在半空中展开。

  里面的生石灰全都铺洒而出。

  但这还不是结束。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又从怀中掏出一个黄色的纸团。

  黄色纸团中装的可不是生石灰,而是一种配好的奇异药物。

  这种药物若是遇到强大的冲击力,便会突然爆开。

  当然,这种爆炸其实威力并不大。

  比之爆竹来说,威力还要小些。

  就算拿在手中爆炸,也不会对手造成什么伤害。

  但奇异的是,药物爆开的时候,能够从中冒出灰色的烟雾。

  这种烟雾并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危害。

  若说有什么不利的影响,那或许就是臭吧。

  打个比方,那种味道,仿佛就是小镇中只有一间茅房。

  而你站在茅房中刚要蹲下去,所呼吸到的第一口茅房中的气味。

  除此之外,灰色烟雾还很浓密。

  浓密到足以遮挡视线的地步。

  而且若是没有意外情况的话,它在空气中残留的时间相当的长。

  什么是意外情况?

  自然是指狂风,暴雨之类的。

  狂风会吹散烟雾。

  而暴雨?

  那连绵不绝的雨幕,就连人都要暂避锋芒。

  烟雾不过一会,就会被雨幕狠狠压在地上。

  但在沙漠之中,他们完全不必担心这个问题。

  沙漠中并没有狂风这个概念。

  有的,只是恐怖的沙暴。

  但在沙暴来临的时候,恐怕谁也没有闲心来追他们。

  至于暴雨?

  若是能下暴雨,这里能被称之为沙漠?

  当然,这种药物的用法与生石灰也是不同的。

  灰色纸团并不能像刚才那般直接朝着谢必安甩过去。

  他们却是要将灰色纸团,朝着地面狠狠掷去。

  受到强大的冲击力,灰色纸团中的药物猛然爆开。

  一大股灰色的烟雾喷出,瞬间覆盖住这一片区域。

  在扔下白色纸团和灰色纸团之后,兄弟二人便毫不犹豫地向着两边冲去。

  这是王德义的提议。

  他曾对王智渊说过,若是敌人只有一个的话。

  在逃跑之时,兄弟二人便向着两边完全相反的地方逃跑。

  而敌人只有一人,分身乏术之下,只能选一个方向追击他们。

  到最后,无论如何,兄弟二人也能够逃出一人。

  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谢必安直接就无视了生石灰。

  不说他是个骷髅,根本就没有眼睛这个感觉器官。

  就算是有。

  但别忘了,他的脸上还缠着布条。

  你当那布条是不存在?

  生石灰撒过去,恐怕还没进入谢必安的眼睛,恐怕就已经被那些布条给遮挡住。

  此外,灰色烟雾也被谢必安给无视了。

  即使他的视线并不能透过烟雾,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能感知到王氏兄弟的存在。

  谢必安作为一个异类,是能够通过人气,确定人类之所在的。

  而兄弟二人向两边分别逃走的计策,就显得更为可笑了。

  他们再快,还能快的过谢必安不成?

  ……

  ……

  “大侠绕命!”

  “我们也是迫于生计,才会做出这种事情!”

  “要是不做,那我们兄弟二人便要活生生饿死在这沙漠中!”

  “但你放心,我们虽然是骗子,但我们还是有着良知。”

  “虽然以陷阱骗取旅人,但我们从未想过要他们的性命!”

  王氏兄弟二人鼻青脸肿地跪在谢必安面前。

  他们两个刚想要逃走,但有谢必安在,这怎么可能让他们成功。

  而且,他们走之前,竟跟谢必安打都不打招呼。

  这不显得很没有礼貌吗?

  所以,在用拳头教会他们“礼貌”之后。

  这兄弟二人便跪在谢必安的面前,就差没抱谢必安大腿了。

  其实他们倒是想抱的。

  但看着谢必安,愣是没敢上去。

  此时,跪在谢必安面前嚎哭的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哥哥王德义。

  王智渊只是看着他哥跪下,他也就跪下了。

  事实上,以他的智商,他还没有弄清楚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至于王德义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假的。

  总不能对谢必安说,旅人已经被他们杀了,就连尸体都被他们给卖掉。

  要不是谢必安的实力比他们强,今天恐怕就是这个下场。

  王德义又不傻,自然不会说出这样的挑衅之语。

  谢必安当然是知道王德义在撒谎的,所以他也没有信以为真。

  “呵呵。”

  谢必安笑了笑。

  “但我看你这铁斧和这匕首,都是冲着我的要害部位来的。

  看样子姿势也是相当的熟练,不像是没有杀过人的样子吧?”

  “这是因为……”

  王德义突然语塞。

  与此同时,他的脑袋在疯狂转动着。

  想要找出一个合理的原因,解释谢必安的疑问。

  就在这时,王智渊突然一拍手。

  “哦!我懂了!”

  谢必安看向王智渊。

  他还不知道王智渊的脑子不太灵光。

  还以为他是要说些什么,便道:“你懂了什么?”

  王德义则是一愣。

  与此同时,他也是暗自生出一丝欣喜。

  说不定他弟弟只是平时显得楞。

  但在关键时刻,却能够力挽狂澜。

  

第三十五章 逃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