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冻伤

  不同于周围起哄的酒客,刘三从谢必安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极其强烈的危机感。

  这股危机感之强,在刘三一生所感知到的危机感之中,足以排行前三!

  而第一,便是刘三从那个鬼剑士的身上所感受到的。

  在看见那个鬼剑士的时候,那股巨大的危机感,直接就压垮了刘三的意识。

  当场他就被吓哭了,屁滚尿流的四处乱跑。

  好巧不巧的,竟被他跑出黑沙漠的范围,这才捡回来一条命。

  而谢必安给他的危机感,虽然没有鬼剑士那么强烈,却也让刘三的后背湿了大半。

  待这些喝进身体的酒水,化为汗水排出体外的时候,刘三的醉意彻底没了。

  “这家伙很强!”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

  “我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如果等下战斗爆发,他会不会杀了我?”

  这是他的第二个想法。

  这时,刘三心中却也是有些后悔了,后悔他为什么喝那么多的酒。

  要不然他也不会招惹到谢必安这个家伙。

  喝酒误事!

  但这时候,让他收手却也是不可能的。

  刘三现在也是骑虎难下,毕竟他的长刀都已经出鞘。

  要是屁都不放一个,夹着尾巴逃走,这让以后他的脸往哪放?

  要是今天他真的这么做了,别人肯定会在背后议论他,说他是什么胆小鬼,怂之类的。

  要是刘三向他们解释,说谢必安是如何强大。

  他们肯定不会相信,反而嘲讽他的声音会更大。

  如此一来,那他又该如何在江湖中立足?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谢必安盯着眼前这个拦住他路的家伙。

  再说一遍?

  这家伙该不会是一个聋子吧!

  不过,既然对方要求了,他也不会不满足。

  谢必安重复了一遍他刚才说的话。

  “你爹娘没教过你礼仪吗?”

  刘三看着谢必安,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忽然,他大喝一声,猛然向谢必安挥出了手中的长刀。

  刘三这是在赌。

  他不是在赌自己会不会赢。

  从谢必安身上感受到的那股危机感,就已经说明了他根本不可能赢。

  他这是在赌谢必安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了自己!

  毕竟这样一来,谢必安杀性重的名声,肯定是拿不掉了。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谢必安完全不在乎这些。

  反正他又不是人类。

  在乎自己在人类中的名气,这件事不会显得很是愚蠢么?

  看着刘三向自己出刀,谢必安自然是要反击了。

  黑蓝真气喷涌而出。

  左手手掌心突然被一层黑蓝色的坚冰覆盖。

  谢必安探出左手,一把抓住刘三劈砍过来的长刀。

  长刀劈砍在坚冰上,砍出了一道细细的裂缝,些许的冰屑飞出。

  但谢必安体内的黑蓝真气可是多得很。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坚冰上的裂缝就被新出现的冰给冻住。

  在坚冰凝结的时候,即使现在是在沙漠,即便现在是在正午时分。

  客栈内的气温,也是突然低了一两度。

  客栈内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他们虽然没有刘三那敏锐的危机感。

  但没见过猪跑,还没见过猪肉吗?

  在坚冰凝结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谢必安的实力。

  能够将真气逸散至体表的,唯有气湖境武者能够做到此事!

  谢必安不是一个凡人,而是一个气湖境的武者无疑!

  在谢必安出手的时候,刘三也是知道了,为何谢必安给他的危机感这么强烈。

  废话!

  那可是一个气湖境的武者。

  凡人的人海战术对其再也没有任何效果的可怕家伙!

  刘三抽了几下手中的长刀,但却没有抽动。

  只是一会的功夫,长刀的表面就已经被一层莫名出现的黑蓝色冰层覆盖。

  冰层冒着丝丝寒气,还在朝着刘三的位置蔓延而来。

  刘三只感觉自己握剑的手一阵刺痛。

  仔细看去,却是发现连自己的手都被低温给冻得通红!

  而且随后麻痒的感觉,也是从自己手部的位置传来,他却是被直接冻伤了皮肤!

  沙漠的白天和黑夜,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温度。

  夜晚的温度确实是低,但白天的温度也是高的要人命。

  难以想象,在大白天的沙漠之中,竟然还有人被冻伤了手!

  这足以见得黑蓝真气到底有多厉害。

  刘三赶紧将自己的手从刀柄上拿开。

  他要是再不拿开他的手,他的手就要变成冰雕了。

  往自己冻伤的手上哈了几口气。

  刘三舔着笑脸,弯着腰,对谢必安谄媚道:“大人!

  是小的有眼无珠,竟然看不出大人气湖境的修为,还不知所谓地拦住了大人的路。

  我这就让开,让大人您先过!”

  既然谢必安出手了,那客栈里的人也应该是知道了谢必安气湖境的修为。

  如此一来,刘三的这个态度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毕竟他的境界只是在气泉境,根本不可能是气湖境武者的对手。

  或者说,即便多来几个刘三,都只有被谢必安吊打的份。

  在面对实力比自己强大的存在时,适当表达一下自己的尊敬不可以吗?

  想必也是不会有人说闲话的!

  谢必安笑了笑,松开手中握着的长刀。

  长刀带着表面的一层坚冰落下。

  “啪!”的一声,碎裂为两三段。

  坚冰实在是太冷了,冷到脸长刀的性质都变得有些脆。

  这才一摔之下,就化为两三段。

  因为谢必安的关系,客栈内的气温下降了不少。

  但刘三的额头却还是不断有冷汗流出,他这是被吓的。

  刘三心底暗暗叫糟,看谢必安的举动,不像是想善罢甘休的样子。

  没错,谢必安的确是不想善罢甘休。

  面对着一个自己送上门前的猎物,他又怎么会善罢甘休呢?

  刘三勉强维持着笑容道:“大人!

  小的还有些事情,就不打扰大人的雅兴了。

  我这就先走……了……”

  他话都还没说完,谢必安突然踏前一步。

  右手猛然击出,正好掐中了刘三的脖颈。

  微一用力,刘三整个身躯,便被他一手给提了上来。

  在生死危机的面前,刘三使劲掰着谢必安的手指。

  脸颊都因为缺氧,而变得微微泛紫。

  “大……人……求……你……”

  

第四十章 冻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