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令牌

  而云起之地,便是荒芜大陆通往外界的一条通道!

  “那这块令牌又是怎么回事?”

  谢必安指了指手中的令牌。

  虽然朱罡烈说了很多,但那也只不过介绍了荒芜大陆与云起之地罢了。

  对谢必安手中的令牌,却是只字未提。

  “别急。”

  朱罡烈咧嘴一笑。

  “时间有的是,听我慢慢道来。”

  鬼剑士还没有赶到,朱罡烈所想的,自然是如何拖延住谢必安的时间。

  所以他故意将荒芜大陆与云起之地的信息讲的很是详细,为的,自然是等待鬼剑士的到来。

  但谢必安也不是白痴,他早就预料到朱罡烈有着底牌。

  以此作为前提,那朱罡烈此时的举动,却也是不难解释了。

  他是在拖延时间!

  那他为何要拖延时间?

  是他的底牌需要长时间的准备?

  还是说,他的底牌其实是另一个强大的武者?

  当然,也有可能不是人类,或许是妖鬼,这也说不准。

  但他们距离龙门客栈很远,赶到龙门客栈也需要一点时间。

  所以朱罡烈需要拖延时间,等待他们的到来?

  这样想着,谢必安先是观察了一圈四周的情况。

  周围很是安静,耳边只能听见暗河河水流动的声音。

  似乎没有异常?

  看来,朱罡烈的那个底牌,还没有赶到这里。

  但谢必安却没有因此而完全放松警惕。

  在将注意力重新放回朱罡烈身上之后,他还一心二用,同时警惕着周围的状况,以免因为突然遭到敌人的袭击而措手不及。

  看着朱罡烈,谢必安心中却是渐生不耐。

  朱罡烈说的那些消息,都是谢必安以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平时的时候,谢必安听一听,倒也是无妨,就权当是听书。

  但现在的情况,却不像表面上表现出的那般平静。

  在其底下,无数的暗流涌动着。

  谢必安实在是没有那个心情,去听朱罡烈的说书故事。

  现在,他最想知道的,便是他手中的这块令牌,到底有什么用!

  这样想着,谢必安忽然抬起了右脚。

  然后便狠狠地踩在朱罡烈的胸膛之上。

  朱罡烈的脸色一变,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道从胸膛之上传来。

  就这么一下,他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快散架。

  伴随着身体之中的剧痛,一股温热的液体从他的喉咙之中涌出。

  朱罡烈再也支撑不住,一张口,一大股暗红色的鲜血便从他的口中溢出!

  朱罡烈艰难地抬起头。

  顺着踩在他胸膛之上的青铜靴子往上看去,却是看到了谢必安高大的身躯。

  朱罡烈张了张口,露出了染血的牙齿。

  “阁下,这是为何?”

  无缘无故遭此重击,朱罡烈心中也是颇为悲愤。

  但无奈现在实力不如人,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盯着朱罡烈,谢必安一字一句道:

  “别耍什么花样,告诉我,这块令牌到底有什么用?”

  难道谢必安看出什么来了?

  朱罡烈心中一惊。

  就连身体之中的剧痛,一时之间,都被他抛之脑后。

  朱罡烈勉强挤出个笑容。

  “阁下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还想在确认一下,谢必安是不是真的知道了某些事情。

  看着还在顽抗的朱罡烈,谢必安笑了笑。

  看来,刚才给朱罡烈的教训还是太轻了,还不能让他认清现状。

  也不将右脚挪开,手中的雪纹剑被他高高举起,然后,猛的向下一落!

  看着雪纹剑下落的方向,朱罡烈的瞳孔骤然收缩至一点。

  “不要!”

  朱罡烈当即大吼出声,但还是太晚了。

  闪亮的剑芒一闪即逝,鲜血像不要钱一般喷涌而出。

  “啊!!!”

  朱罡烈当即惨叫出声,声音在墓穴之中不断回响。

  他的全身都在痉挛,这足以见得朱罡烈到底有多么痛苦。

  就在刚才,谢必安一剑之下,直接就将朱罡烈那男人的象征给残忍割下。

  这痛苦,就连始作俑者谢必安,都感觉有些于心不忍。

  更别说痛苦的承受者朱罡烈了。

  看着陷入痛苦的朱罡烈,谢必安淡淡道:“好了,别再拖延时间,赶紧将令牌的作用说出来。

  你要是在拖延时间的话,那我的下一剑,或许就不是斩在你那儿,而是直接刺向你的脖颈。

  到时候,即便你是一个妖鬼,恐怕也只有死路一条!”

  “你!”

  朱罡烈的面孔都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微微扭曲着。

  但最后,他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沙哑着嗓音对谢必安道出了令牌的作用。

  没办法,力不如人,承受如此屈辱,却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但朱罡烈心中,却也是暗暗发誓。

  要是等下鬼剑士到来,他一定要让谢必安尝试一下这世上所有的残酷刑罚,在让其痛苦地死去!

  在这时候,朱罡烈还对鬼剑士抱有期待。

  他认为谢必安虽然察觉到他在拖延时间,但对他拖延时间的目的却应该是一知半解。

  只要他撑到鬼剑士的到来,到那时候,谢必安便必死无疑!

  “这种令牌一共有着四块,分别是在我们师兄弟四人的手上。

  后来,师父死了。

  韩阳便带着师父的那块令牌,和自己的那块令牌离开。

  再后来,大师兄为了替师父报仇。

  化作雕像,镇压在黑沙漠中。

  每年只有几天的时间,意志才能恢复清醒。

  他的那块令牌给了我,现在四块令牌中的两块,都是在我身上。”

  说着,朱罡烈示意谢必安将他的脚挪开。

  谢必安笑了笑,移开踩在朱罡烈胸膛之上的右脚。

  朱罡烈右手在怀里掏了掏,掏出了两块令牌。

  谢必安一把夺过两块令牌,仔细查看。

  一块令牌正面刻着个犬字,背面刻着一头三头恶犬的图案。

  另一块令牌正面刻着个蛇字,背面却是刻着一头双翅长蛇。

  看着谢必安随手夺过令牌,朱罡烈却也没什么反应。

  或者说,他现在已经有些麻木。

  “你手中的三块令牌,在加上最后一块令牌,便组成了一把钥匙,一把通往云起之地的钥匙!”

  “那最后一块令牌有刻字吗?”

  “有!它的正面刻着一个‘蝉’字!”

  

第四十八章 令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