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哭泣

  就在这时,始终将一丝注意力放在外界的谢必安,突然察觉到地面上出现一个小小的凸起。

  想也不想的,谢必安直接向着朱罡烈挥动了手中的雪纹剑。

  在知道朱罡烈有着底牌之后,谢必安现在可谓是草木皆兵。

  只要让他察觉到些许的异常,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将朱罡烈击杀。

  不过可惜的是,谢必安还没有完全问清楚事情的真相。

  朱罡烈的师父因何而死?

  他的大师兄,又是为了什么,而化作雕像镇压在黑沙漠中?

  韩阳又为何要离开?

  沙漠中关于他们师兄弟四人的传言,究竟是从何而来。

  是以讹传讹,还是朱罡烈故意为之。

  这些,谢必安一概不知,但他其实也不是很在乎就是了。

  那要是杀错了,又当如何?

  谢必安表示,杀错了就杀错了,反正他压根就没打算让朱罡烈活着离开这个墓穴。

  一来,他打败了朱罡烈,朱罡烈心中必定是不服气。

  二来,谢必安杀死了韩阳。

  看朱罡烈表现出的姿态,他与韩阳的关系,不说是亲如兄弟,但也是极好。

  现在韩阳却被谢必安给残忍杀害,无论如何,朱罡烈却也是想要为其报仇的。

  三来,谢必安为了警告朱罡烈,让他乖乖听话,不要在耍什么花样,直接就将朱罡烈男性的象征给一剑斩下。

  这份屈辱,只要是个男性,无论是人是妖,都绝对不会遗忘。

  现在朱罡烈心底,说不定正在想着该怎么向谢必安狠狠报复回来。

  对于这么一个境界与自己平级,却又对自己心怀怨恨的家伙。

  不管怎么样,谢必安都不可能让其活着离开。

  谢必安最为厌恶的便是麻烦了。

  今天他若是让朱罡烈逃了,以后还不知会给他带来多少的麻烦,还不如干脆果断一点,一剑将朱罡烈宰了干净。

  “你!”

  朱罡烈陡然睁大了眼眸,手捂着自己的喉咙。

  但这却是徒劳无用,滚烫的鲜血还是从他的手指缝中不断渗出。

  而且速度极快,量也很大。

  朱罡烈怎么都没有想到,谢必安竟是如此警惕。

  只要察觉到一点的风吹草动,就毫不留情地出手,他完全来不及做什么像样的抵抗。

  朱罡烈刚才只是感觉到脖颈一凉,随后便发现自己的喉咙已经被锋利的剑尖给划开了一道口子。

  “我不甘心!”

  朱罡烈的确是很不甘心。

  他还没有为韩阳报仇,还没有为自己男性的象征讨回一个公道。

  怎么会就这样,如此轻易地死去。

  无神的眼眸盯着墓穴上空,朱罡烈不知是想起了什么。

  张了张嘴唇,露出了一个微弱的笑容。

  “大师兄,三师弟死了,去地府陪师父去了。

  我也快死了。

  希望我走后,你能够延续我们师兄弟三人的期望,走出这一片荒芜大陆!

  去追寻,真正的武道!!!”

  说完,朱罡烈眼眸中的光彩,便是彻底地暗淡下来。

  血管加上喉管被谢必安一剑割开,能撑到现在才死,也是他生命力强盛的表现了。

  橙色的光芒一闪即逝,随即,一具身形壮硕的野猪尸体突然取代了朱罡烈的位置,出现在谢必安眼前。

  在野猪尸体的旁边,还有着破碎的衣裳与几块碎裂的白色薄膜。

  “原来他是一只野猪妖!”

  谢必安有些恍然。

  不过随即他又产生了新的疑问,那就是朱罡烈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将自己的真身变化成人类?

  而从外观上看去,竟看不出什么破绽。

  谢必安瞥了一眼周围碎裂的白色薄膜。

  心中有了些许的猜测。

  ……

  ……

  黑沙漠中,朱罡烈死亡的那一刻。

  猿猴雕像的眼睛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白色的光芒。

  随后两块碧绿的宝石,便从它的眼睛中落下。

  它……似乎是在哭泣?

  “诶呦!”

  韩巡跌坐在地上,手摸着脑袋,看着偷袭他的罪魁祸首。

  那赫然是两块碧绿的宝石!

  在目送鬼剑士远去之后,韩巡心中斗争了许久。

  最终还是决定,不顾鬼剑士的警告,决意进入这片黑沙漠的深处!

  “我要获得力量!我要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只有这样,才没有人敢小看我!才没有人敢侮辱我!”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韩巡的面孔陡然变得狰狞起来。

  “而要获得更强的力量,在这片荒芜大陆肯定是不行的。

  我必须要离开这片灵气的荒漠,去往其他灵气充裕的地方,而云起之地便是我的机会。

  无论如何,我都绝对不可能放弃!”

  这样想着,韩巡拍了拍屁股上的沙粒,爬了起来。

  看着旁边的碧绿色宝石。

  韩巡想了想,将它们捡起,揣到自己怀中。

  这两块宝石的卖相很是不错,想必能卖出不少的价钱。

  这么珍贵的东西,他可不想放过。

  ……

  ……

  谢必安盯着那块隆起的土包,嘲讽道:“阁下还不出来吗?”

  鬼剑士听到谢必安的嘲讽,知道自己的行踪恐怕是被谢必安给看破了。

  索性也不再躲躲藏藏,一个用力,便是从沙土之中跃出。

  谢必安看着鬼剑士的装饰。

  浑身包裹着布条,外罩一件黑色长袍,背后还背着一柄门板大小的大剑。

  这让谢必安想起了王德义关于鬼剑士的描述。

  “你就是传说中的鬼剑士?”

  但鬼剑士却并没有理会谢必安。

  他盯着朱罡烈死去的尸身,身体微微颤抖,似乎忍耐着什么。

  鬼剑士的师父正是朱罡烈的大师兄。

  但由于他化作雕像,镇压在黑沙漠之中,每年只有一两天的时间能够恢复清醒的意识。

  所以鬼剑士的武功基本上是由朱罡烈传授。

  或许是本身的资质太过不凡,又或者有其他因素的原因。

  短短几年的功夫,鬼剑士的武道境界,就已经远远超越了朱罡烈。

  但鬼剑士却并没有因此而对朱罡烈不屑一顾。

  在他看来,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朱罡烈教了他这么多,再加上他是自己师傅的师弟。

  无论什么时候,他都绝不会对朱罡烈有着任何的不敬。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亦师亦友的家伙,今天却是惨死在这间墓穴之中。

  鬼剑士心中有悲伤,有惋惜。

  但更多的,却是对于谢必安的愤怒。

  “我要杀了你!”

  鬼剑士怒吼着,猛地解开手臂上的锁链。

  

第四十九章 哭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