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黄鼠

  但是骷髅之躯重组之后,却是少了两样东西。

  一个是谢必安的心脏,另一个却是他的右手。

  谢必安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去。

  就发现不远处,有着一只由血管互相缠绕形成的圆球。

  似乎是察觉到谢必安的注视,那只圆球一蹦一跳地朝着他的方向蹦来。

  谢必安伸出手掌。

  那只圆球猛地一跳,正好落在他的手掌心。

  圆球外边的血管缓缓收回。

  露出了一只还在跳动的心脏。

  在心脏的上边,还有着一颗黑色的黑眸。

  黑眸左右观察了一番。

  待看清谢必安的身影之后,从黑眸中传来一种亲近,欣喜的情绪。

  正是四翼!

  谢必安握住心脏缓缓按向自己的胸膛。

  粗大的血管从心脏中伸出,攀附于谢必安的骨头,用以固定心脏。

  还有一两条血管,竟是奇异地没入脊椎骨中。

  “嘭!”

  “嘭!”

  “嘭!”

  心脏有规律地跳动着。

  一股股鲜血从心脏挤出。

  顺着血管,蔓延至谢必安的全身。

  “呼!”

  谢必安呻吟一声。

  在这一瞬间,他全身上下的骨骼,竟是瞬间化作奇异的暗红色。

  但这种状态只是转瞬即逝。

  一眨眼的功夫,谢必安的骨骼又化作了原本的灰白。

  将心脏按回胸膛之后,谢必安心中那种诡异的焦躁感,便也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谢必安知道,他现在与心脏是一种共生的关系。

  若是将心脏与骷髅之躯强制分离。

  短时间还好,不会有着什么太严重的后果。

  最多也就是产生一些不适的感觉。

  若是时间一长,谢必安就会陷入重伤的状态中。

  更严重些,甚至是当场死亡!

  意志空间中。

  谢必安对四翼的意志道:“四翼,没事吧?”

  “唳!”

  四翼应了一声。

  它是在说:“老大,我没事,你怎么样?”

  谢必安摇摇头。

  “我也没事。”

  在从半空坠落地面之前,谢必安便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出现。

  他有骷髅之躯,能撑得住坠落带来的冲击力。

  但心脏不行。

  为了防止心脏在坠落的时候,摔成一地的烂肉。

  谢必安便事先嘱咐好了四翼。

  要四翼用血管,在心脏的表面组成一道血管之壁,作为下落的缓冲。

  现在看来,效果还是不错的。

  最起码从外表上看去,心脏与平时并无二样。

  找回了心脏,接下来就是要找回右臂。

  谢必安举目四顾。

  突然他的视线一停。

  蹲下身体,仔细观察着一堆碎肉。

  他从这堆碎肉中,发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谢必安小心地捏住碎肉中突出来的一点。

  用力向外一拔。

  一只干瘦,苍白的右手,便出现在他眼前。

  这正是他的右手。

  抖了抖右手上沾染的些许碎肉,谢必安将右手往自己肩膀处一按。

  几根血管缓缓伸出,扎进右手中,便牢牢将右手固定于肩膀之上。

  刚一接上右手,谢必安便察觉到,雪怪的意志在意志空间中痛苦的吼叫。

  其中,还夹杂着几声愤怒的咆哮。

  在下坠之时,谢必安嘱咐四翼用血管保护自己。

  但对于雪怪之臂,谢必安却只说让它准备好,迎接下落的冲击力。

  之所以这么做,雪怪之臂没有自己的心脏重要,这只是其一。

  其二便是,谢必安也没办法,有效地保护雪怪之臂。

  索性,他便让雪怪之臂自生自灭。

  反正缺了右手之后,谢必安又不会死。

  自身的战斗力也还是在的,不会因此而下降多少。

  但这却是害惨了雪怪意志。

  在坠落地面的一瞬间,它便感知到一股剧痛袭来。

  即便它的真身颇为不凡,也不禁惨叫出声。

  但其本身的强度却也是不错的。

  雪怪意志虽然惨叫连连。

  但谢必安并没有在雪怪之臂上,看到明显的伤痕。

  既然没有重伤,谢必安自然也就懒得去理会雪怪意志的咆哮声。

  雪怪意志见到谢必安毫不理会它,咆哮的声音也是渐渐弱了下去。

  毕竟一个人唱独角戏还是颇为尴尬的。

  从意志空间离开。

  谢必安顿了顿,从头盖骨中取出一本黑色的簿子。

  正是生死簿。

  上次,谢必安杀死段玉的时候,生死簿给了他一只黑纸鹤。

  而那只黑纸鹤,却在谢必安与韩阳的交战中被消耗掉了。

  那这次谢必安击杀韩巡,生死簿又会给出什么?

  还是黑纸鹤吗?

  似乎是察觉到谢必安的心声。

  生死簿无风自动,书页疯狂向后翻去。

  然后突然停在一页。

  正是那张写着韩巡姓名的书页。

  “撕拉”一声,在一股莫名的力量影响下,那张书页突然自生死簿中撕下。

  在半空中盘旋,折叠,在谢必安的眼前组成了一只黑纸鹤。

  “还是黑纸鹤吗?”

  谢必安点了点头。

  这个结果虽然说不上太惊喜,但却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黑纸鹤飞至谢必安的头顶,渐渐隐没行踪。

  重新将生死簿放回头盖骨。

  谢必安在地上的碎肉中摸索了一阵,找出一块染血的令牌。

  令牌的正面写着一个“蝉”字。

  背面却是纹着一只扭曲的蝉影。

  这正是开启法阵的最后一块令牌。

  将令牌放好。

  谢必安转了个身,正对着地宫的入口处。

  “接下来,就是要解决这个地宫的守卫了。”

  在地宫的入口处,趴着一只黄色的大老鼠。

  身高近两尺,身长近三尺。

  再加上它身后的那条尾巴,这只大老鼠,说不得得有个七尺长。

  而这只黄色的大老鼠,便是地宫的守卫!

  看着黄色大老鼠脸上可疑的红晕,谢必安总有一种微妙的既视感。

  它不会放电吧?

  试探性地踏前一步。

  黄鼠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但还没什么过激的动作。

  见状,谢必安再向前踏了一步。

  黄鼠突然人立而起。

  “吱!”

  “吱!”

  尖锐的鼠鸣声响起。

  它这是在警告谢必安。

  要是谢必安在向前一步,那黄鼠就要发起进攻。

  谢必安想了想,还是往前踏了一步。

  “吱!”

  一道白色电流突然自黄鼠眼中射出,径直往谢必安方向而去。

  “它果然会放电!”

  

第五十六章 黄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