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地宫

  虽说世上摔死的生物不在少数。

  但这也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高度。

  从高处摔下,高度越高,摔死的可能性便是越大。

  但这里哪有什么高度。

  完全就是一片平地。

  还是那种平的不能在平的平地,摔死的可能性极小。

  而且地面还是柔软的细小沙粒,这更是大大减小了摔死的可能性。

  死亡的几率,几乎是就是零。

  完全就是不可能发生的情况。

  但是,就在谢必安的眼前。

  这样一个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发生了。

  黄鼠。

  一脚踏空。

  摔进沙地,竟是当场摔死!

  谢必安心中很清楚。

  之所以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完全就是黑纸鹤的功劳。

  或者说,是气运的神秘功效!

  “这便是气运的力量吗?”

  谢必安感慨着:“让一个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燃烧气运。

  强行使其发生。

  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如果他能够掌控这种神秘的力量,那又是何等美妙的场景。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那都是往小的说。

  只要掌控气运之力,他便能让敌人莫名其妙地死于一个个意外之中。

  比如,喝水被呛死。

  吃饭被噎死。

  拉屎拉不出来,一使劲,血管爆裂而死。

  或是一不小心,脚下一滑,溺粪而亡等等。

  种类繁多,方式清奇的死亡方式。

  保证让他们死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

  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死神才能掌握的力量。

  若是谢必安真地能掌控气运之力。

  那称呼其为死神,绝对是名副其实。

  但这种事情,想想就好。

  谢必安之所以能让黄鼠死于意外,都是因为黑纸鹤的功劳。

  若是没有黑纸鹤,若是没有生死簿。

  他连气运一词都不知道,更何谈掌控这一力量。

  但即便有了黑纸鹤,谢必安也只是掌控了黑纸鹤罢了。

  真正御使气运之力的,还是纸鹤本身。

  谢必安顶多就发了个命令给纸鹤。

  不过,现在没有可能的事情,以后不一定没有可能。

  黑纸鹤来源在哪?

  生死簿!

  只要生死簿还在身上。

  终有一日,谢必安能够弄清生死簿的真相。

  真正御使气运之力。

  这样想着,谢必安心中竟是有些期待。

  但随后,他便是摇了摇头。

  现在想这些事情,还是为时过早。

  谢必安从地上捡起那两颗从黄鼠鼠头上滚落的黑色眼球。

  抖了抖,将眼球表面沾染的些许沙粒抖落。

  谢必安开始仔细观察手中的眼球。

  眼球不大,谢必安一只手便能够完全放下两颗眼球。

  眼球外表呈现出漆黑的色泽。

  只有在瞳孔的位置,显露出浅浅的蓝色。

  在眼球的背面,还有着一两根突出的触须。

  谢必安仔细看去,才发现那并非是触须,而是一截断裂的血管与神经。

  想了想,谢必安将这两颗眼球收起,放好。

  而黄鼠摔死之后,鼠头滚落在谢必安脚边。

  在然后,两颗眼球在刚好从鼠头中掉落。

  这件事情,比之黄鼠无缘无故死亡,更为诡异。

  谢必安很肯定,这也是因为气运的功效。

  那两颗眼球,对他来说也应该是有着大用的。

  故而,气运之力才会让那两颗眼球,“刚好”滚落在谢必安脚下。

  那要是谢必安不拿起这两颗眼球,岂不是浪费了气运之力?

  绕过黄鼠的尸身,谢必安正大光明地从入口踏进地宫。

  地宫占地很大,几乎一眼望不到尽头。

  在地宫里边修建着许多石柱。

  石柱很是高大。

  一边连着地面,另一边却是支撑着地宫的穹顶。

  在石柱上边,华丽繁杂的花纹隐约可见。

  若是在上古时期,这片地宫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

  也应该会有很多人,或者说很多武者,汇聚在此。

  但随着时间长河的流逝,这片地宫却是渐渐荒废。

  逐渐变成谢必安现在所看见的这幅场景。

  地宫的穹顶,似乎由一块玻璃般的透明物质构成。

  透过穹顶上的那个缺口,阳光照射进地宫,刚好就照亮了地宫的一角。

  刚踏进地宫。

  谢必安的注意力,就被那地宫的一角,给牢牢吸引住。

  在那一块区域。

  用某种黑色的颜料,在地面上画了一道奇异的法阵。

  法阵上边满是奇异的细小箓文。

  箓文的样式古朴,繁华。

  不是当代的文字,似乎是来自上古时期。

  法阵委实太过繁杂。

  只是看了一眼,谢必安就感觉有些头晕,连忙移开了目光。

  而且,法阵中似乎是深藏着某种神秘的力量。

  虽然只是看了法阵一眼,法阵的大概轮廓还是印在了谢必安脑海中。

  但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

  谢必安脑海中关于法阵的印象,却是在飞快消逝。

  到了最后,谢必安已经完全记不清法阵到底长什么样了。

  “直接作用于灵魂的力量。”

  谢必安自语着,却不再盯着法阵猛瞧。

  既然知道了法阵有着能让人遗忘的神秘力量,那谢必安也不想自讨苦吃。

  在离法阵不远的地方,端坐着一道身穿金红袈裟的身影。

  但它与谢必安一样,竟也是一具骷髅。

  谢必安走上前去,站在袈裟骷髅身旁。

  袈裟骷髅不高,站起来顶多到谢必安的肩膀处。

  但它与谢必安有着两个不同。

  其一,便是它是“死”的。

  这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死亡。

  以谢必安现在这种状态来说,他其实早就死了。

  谢必安所说的“死”,是说袈裟骷髅,就只是一具普通的骷髅。

  并不是妖鬼,不会动,也没有丝毫的灵智。

  其二,便是袈裟骷髅的骨骼颜色。

  竟不是如谢必安一样为白色,而是呈现出一种圣洁的金色!

  谢必安曾经听闻有些武者通过修炼某些功法,便能够练成所谓的“金肌玉骨”。

  而看袈裟骷髅骨骼上所表现出的金色,恐怕比传闻中的“金肌玉骨”更高一层。

  难以想象若是袈裟骷髅还活着的时候,又是何等的强大!

  但是现在他已经死了。

  无论生前再是强大,现在也早已化作了一堆枯骨。

  “这恐怕就是朱罡烈口中的师父了。”

  

第五十八章 地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