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碧眼猿猴

  吐出体内淤血,鬼剑士感觉舒服许多。

  但下一秒,她的脸色就是一变。

  伸手。

  直接掀开胸前衣物,雪白细腻的皮肤显露而出。

  但可惜,沙暴过后,所有生命都淹没在滚滚黄沙中。

  其中,也包括所有人族。

  没人能见到这绮丽一幕。

  一道黑色纹路从胸部蔓延,堪堪到达脖颈位置。

  鬼剑士很清楚。

  这便是代价,她强行使出“剑魂”的代价。

  若是黑纹未至脖颈,那她还有一线生机。

  但现在,黑纹已然蔓延于脖颈之上。

  这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她已经必死无疑了!

  鬼剑士长叹口气。

  “没想到就算用出‘剑魂’,也没能杀死那个骷髅妖。

  看来我是不能替二师叔复仇了。

  真是不甘心啊!”

  明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鬼剑士却没有半点后悔。

  若是让她再做一次选择,她一定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二师叔的仇,她不能不报。

  更不能眼睁睁看着杀人凶手大摇大摆离开。

  似乎是想起什么,鬼剑士扯了扯嘴角,露出柔和的笑容。

  “师傅,我先走一步。”

  话音刚落。

  鬼剑士身上突然亮起碧芒。

  碧芒越来越亮。

  最终,到达一个顶点。

  “嘭!”

  炸裂声响起,鬼剑士已化作满地碎尸。

  她,死了!

  但在她生前所在之处,却突然出现一颗碧绿色的......蛋?

  “咔嚓!”

  蛋顶部出现几道裂纹。

  “咔嚓!”

  裂纹越来越大。

  到最后。

  “咔嚓!”

  一只紫色手臂,带着些许蛋清,从蛋壳中伸出。

  下一秒,一道瘦小身影,从碎裂蛋壳中跃出。

  仔细看去。

  那道瘦小身影竟不是人类,而是一只短毛猿猴。

  深紫色猴毛。

  碧绿色猴眼。

  再加上它那尖长的六只猴耳。

  这只猿猴,绝不寻常!

  碧眼猿猴抖了抖。

  抖落身上那些透明蛋清,这才显得精神许多。

  它瞥了一眼碎尸。

  自语着:“嗯......我知道了。”

  奇异的是,它说的竟是人话。

  这只碧眼猿猴,正是鬼剑士之师,朱罡烈的大师兄,袁木!

  袁木很强。

  其武道境界已然达到气渊境巅峰。

  只差临门一脚,就能踏进炼气期。

  鬼剑士境界在气海境,但她却能使出远超气海境之力量。

  原因就在袁木。

  作为袁木之徒。

  鬼剑士向袁木拜师之时。

  作为师父,怎么也得表示表示。

  于是袁木便给了鬼剑士一颗卵。

  那颗卵,名为鬼神之卵。

  其为袁木力量凝集之物,拥有种种不可思议之威能。

  只要将鬼神之卵植入肉身。

  植入者便可靠着鬼神之卵,借得几丝袁木之力。

  袁木可是气渊境武者。

  就算只是借得几丝力量,但那也是实打实的气渊境之力,绝非普通的气海境武者可比。

  这才是鬼剑士如此强大的缘由。

  但是,要获得如此力量,势必要付出某些代价。

  虽依靠鬼神之卵,可从袁木身上借取力量。

  但这借取的力量,也是有着限度。

  在限度范围之内。

  无论你如何借取,都不会有事情发生。

  但若是超过限度。

  短时间还好。

  若是时间一长,势必会带来严重后果。

  气海境武者肉身强度,永远不可能超越气渊境武者。

  这是境界的差距。

  尽管有些武者习武天赋极佳。

  或是修习武学极为高深。

  但也只能缩短差距,永远不可能抹平差距。

  低境界者使用高境界者力量。

  首先承受不住的,便是低境界者之肉身。

  超过某些限度。

  便会如鬼剑士这般,肉身炸裂,死无全尸!

  这正是鬼剑士身亡的原因。

  而鬼剑士死后。

  鬼神之卵失去植入者,便重新从碎尸中浮现。

  这颗鬼神之卵为袁木力量之凝结。

  与袁木之间存在神秘联系。

  靠着这种联系,袁木得以将意志降临鬼神之卵,化作一只碧眼猿猴。

  这只碧眼猿猴并非袁木本体,充其量是一具分身。

  虽说袁木化作雕像之后,清醒时间短暂。

  与鬼剑士也没见过几面。

  虽有师徒之名,却无师徒之实。

  但鬼剑士好歹是袁木之徒。

  鬼剑士身死,袁木心中也是颇为不爽。

  更何况谢必安不仅枭首韩阳,还击杀了朱罡烈。

  这二者可都是袁木的师弟。

  再加上鬼剑士身死也与谢必安脱不开干系。

  此时,袁木对谢必安的杀意已然到达巅峰。

  要不是本体被拖住。

  谢必安能不能成功发动法阵,还是个未知数。

  但本体被拖住,不代表袁木就不能出手。

  他特意将意志降临鬼神之卵,正是为了找谢必安麻烦的。

  六只耳朵微动,袁木似乎是听见了什么。

  不再迟疑,身形一动,猛地窜出。

  化为一道紫芒,在沙漠深处奔走。

  朝着某个位置的方向而去。

  ……

  ……

  墓穴中。

  地砖上刻着一道法阵。

  法阵为黑色,其上铭刻无数细小箓文。

  仔细看去。

  墓穴法阵竟与地宫法阵的样式极相似。

  但也有些许不同,就仿佛镜中倒像般。

  这也是传送法阵。

  只有墓穴法阵与地宫法阵组合起来,才是一套完整的传送阵法。

  而谢必安的落点,正是在墓穴法阵。

  但由于年久失修,不知何时,墓穴法阵中心缺少了一道重要阵纹。

  若是传送法阵启动。

  就会因墓穴法阵缺损,落点产生一定偏差。

  但就在此时。

  半空中浮现出一滴黑色墨水。

  墨水滴落。

  刚好滴落在法阵中心。

  又刚好在法阵中心形成一枚箓文,正是法阵缺损的那枚箓文。

  法阵恢复完整。

  无声无息间,白芒微微亮起。

  一道漆黑空间裂缝浮现而出,刚好位于法阵正上空。

  空间裂缝突然向两边张开,从中掉出一道蓝色身影。

  裂缝渐渐缩小,直至与无。

  白芒也缓缓消逝。

  仔细看去。

  那道蓝色身影,却是披着蓝色薄膜的谢必安。

  从裂缝中跌落后。

  没有了能量支撑,那层蓝色薄膜渐渐暗去,直至化为虚无。

  意志清醒过来。

  谢必安的第一感觉是头晕!

  仿佛是那种将他扔到洗衣桶中,疯狂旋转一天之后,所产生的晕眩感。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晕“传送”症。

  第二个感觉却是痛苦,剧烈的疼痛,从全身各处传来。

  扶着墙壁,谢必安缓慢起身。

  “这是哪儿?”

  

第六十章 碧眼猿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