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流云剑(今天一更)

  寄生魔虫其实可分为两部分。

  一为虫头,二为虫尾。

  虫头上,有着细小的吸盘与挂钩。

  若是光滑的物体表面。

  靠着吸盘,魔虫便能够轻易吸附其上。

  谢必安是骷髅妖。

  头皮都已经腐烂殆尽,只余下光滑的头骨。

  但凭借着吸盘,魔虫便也能够吸附在光滑的头骨之上。

  这便是为什么没有头皮,魔虫也能够牢牢固定在谢必安头顶的原因。

  若是不光滑的物体表面,比如动物皮肤之类的。

  吸盘就没什么效果了,必须要靠着挂钩,挂在上边。

  然后,魔虫在通过细小的口器扎入皮肤之中,进行寄生。

  虫头,是魔虫最为重要的一个器官。

  与动物的脑袋重要性相当。

  若是没有虫头,寄生魔虫必死无疑。

  若是没有虫尾,魔虫定不至于死亡。

  最多,也就是寿命减少。

  当然,存在即是合理。

  魔虫的虫尾既然存在,那就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

  伪装成其他动物的毛发,这只是其中一个作用。

  虫尾的另一个能力,便是藏气!

  魔虫能够吸取气息。

  但是,这吸取的气息,不会无缘无故消失。

  那它们又在哪儿?

  正是储存到这虫尾!

  储存的气息种类越多,量越大。

  那虫尾的长度便是越长。

  因而,在夺取梁正奇身上的人气之后,魔虫便长到了谢必安尾椎骨位置。

  对谢必安来说。

  长发及肩,如果不束发,还可以勉强接受。

  但如果长发及腰的话,那就不行了。

  头发一长,若不束发,在战斗中,必然到处飞舞。

  很是影响视野。

  若是敌人趁着头发遮掩视线之际,骤然发动攻击,又当如何?

  因而,在发现魔虫长度,已然长到腰部之时。

  谢必安毫不犹豫地便将它们束起。

  毕竟事关自己性命,谢必安还是颇为谨慎的。

  瞄了一眼身上的金红袈裟。

  谢必安犹豫了下。

  还是决定将金红袈裟脱下。

  既然要伪装,那就伪装的彻底一些。

  更何况,谢必安可是一头骷髅妖。

  穿着一件袈裟,总感觉有些违和感。

  “叮当!”

  袈裟怀里,掉落出四块令牌。

  “差点忘了这个。”

  谢必安摇摇头。

  捡起令牌。

  令牌样式相差不多。

  差异便在于正面的文字与背面的图案。

  这正是“鲸”,“蝉”,“犬”,“蛇”四块令牌。

  从地宫法阵传送至墓穴法阵后。

  谢必安意识从黑暗中苏醒。

  第一眼,便察觉到,在墓穴法阵四角上,分别放着一块令牌。

  正是那四块开启地宫法阵的令牌。

  在谢必安传送过来之后。

  令牌,也随之传送而来。

  谢必安深知。

  这四块令牌,绝不仅仅是开启地宫法阵那么简单。

  别的不说。

  就说在雪原上,靠着“鲸”字令牌。

  谢必安便得到了某个存在的助力。

  将当时比他高出一个境界的雪怪,给强杀当场!

  若说这些令牌只有用来开启地宫法阵的作用。

  谢必安第一个不信。

  在出墓穴之前,谢必安顺手便将这些令牌揣到怀中。

  经过梁正奇这些人这么一耽搁。

  谢必安差点忘了自己身上还有这四块令牌。

  想了想。

  谢必安拿起一块令牌,塞到嘴中。

  “咕噜”一声,竟是整块吞下。

  若是掀开白膜,便可发现谢必安身体里边,除了一副骨架和一颗心脏之外,什么都没有。

  肝脏,脾脏,肺部,肾脏什么,统统不存在的。

  就真的只是一副骨架,外边包着一层白膜罢了。

  少了这些脏器,空间便多出不少。

  可以说,谢必安的身体,便是存放东西的极佳之处。

  像令牌这么重要的事物,谢必安自然是要存放在自己体内了。

  如法炮制,其余三块令牌,也相继被谢必安吞入腹中。

  这时,谢必安发现,自己好像还没穿衣服?

  赶紧扒下梁正奇身上衣物,穿上。

  “有点小。”

  在人族中,梁正奇身材算是高大的。

  但比起谢必安来说,还是要稍逊一筹。

  就算谢必安只是一层皮包着一副骨架,穿着梁正奇的衣服,还是显得稍稍有些紧迫。

  “只要不影响战斗就行。”

  不再管身上的衣物。

  谢必安从地上拿起一柄长剑。

  长剑样式看着颇为华丽,似乎不是寻常人家之物。

  这柄长剑,自然是梁正奇的。

  虽然不是武者,但身为大梁皇子,普通的剑术,梁正奇自然也是会的,只是不怎么熟练罢了。

  这一柄长剑,正是梁正奇的佩剑。

  当然了,在知道谢必安实力后。

  梁正奇很明智的没有拔出腰中的佩剑。

  一个是凡人,另一个是气海境的妖鬼。

  怎么想,都不可能有取胜之机,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

  在梁正奇死后。

  这一柄长剑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谢必安新的佩剑。

  握住剑柄,轻轻向外一拔。

  凌厉的寒芒一闪即逝。

  谢必安不由赞叹道:“好剑!”

  转了转剑身。

  谢必安便发现,在长剑剑身,靠近剑柄的位置,刻着两个细小的箓文。

  看着,似乎是流云二字?

  “流云剑吗?”

  谢必安自语道:“很好,那我以后便称呼你为流云剑了。”

  ……

  ……

  三天后。

  密林中。

  谢必安随手拨开荆棘,一抬头,便发出了一声感叹。

  “终于到了。”

  在距离谢必安不远处,有着一座悬崖。

  悬崖很是陡峭。

  下方,海浪声阵阵。

  这座悬崖,赫然是在大海之上!

  在悬崖上边,丝丝白雾飘散。

  看上去,仿若仙境一般。

  即使现在是正午,白雾也没有丝毫消散的迹象。

  “这便是云起之地么!”

  谢必安感慨道:“真是一个奇妙之地。”

  荒芜大陆很大很大。

  究竟有多大呢?

  举个例子。

  大庆城,谢必安杀韩阳之地。

  位于荒芜大陆的最西方。

  黑沙漠,谢必安从大庆城离开后,走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到达的地方。

  从位置上来说,也还是属于荒芜大陆的西部!

  距离中部,还差了好大一截距离。

  而云起之地,却是在荒芜大陆的最东方。

  若以谢必安的速度。

  要从黑沙漠一步一步赶至云起之地。

  最起码,也需要三到四年的时间!

  而传送法阵便是为了应对这一情况出现的。

  直接就将谢必安从黑沙漠传送到云起之地附近。

  是的,是附近。

  而不是如朱罡烈所说,直接就传送到云起之地中。

  持着从梁正奇身上得到的古地图,谢必安终于找到了云起之地的真正位置。

  ……

  ……

  不过一会。

  “这是……”

  

第七十三章 流云剑(今天一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