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一章 张元青

  “就是他吗?”

  看着手持长枪的青甲将,谢必安有些怀疑。

  他只是从生死簿的震动推断出又有人出现在生死簿之上。

  但到底是谁,还要等他打开生死簿之后方能肯定。

  “他的可能性最大,还是得找人问清楚他的底细为好。”

  谢必安环顾了一圈四周。

  “就是你了。”

  孟高金感觉到肩膀一沉。

  眼角余光望去,一只苍白的手掌搭在了他的左肩膀上。

  “谁啊!活的不耐烦了吧,敢用手搭在你孟爷爷身上!”

  “是我,怎么,你不服?”

  一道熟悉的嗓音从他耳边响起。

  孟高金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

  这嗓音,不是那“梁正奇”的吗?

  转头看去,果然,还是那道熟悉的面容。

  孟高金抽了抽眼角道:“既然是三殿下,那我孟某自然是服气,只要殿下愿意,想搭多久便搭多久,我孟某绝不会说一句反对。”

  “好了。”

  谢必安打断了孟高金的奉承,淡淡道:“我找你有事。”

  听罢,孟高金用力拍了拍胸口。

  “只要是我孟某办得到的事情,我一定照办!”

  “是吗?”

  谢必安不置可否。

  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张元青道:“我想要知道那家伙的消息,如果你说得好,那你我之间的事情,便可一笔勾销。”

  孟高金精神大振。

  “三殿下是想要知道那张元青吧,找我孟高金就对了!我跟你说……”

  ……

  ……

  “原来如此”

  谢必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青甲将,或者说张元青,原本是大燕之人。

  其父为大燕赫赫有名的将军,魔将——张天。

  张天可是一个狠人。

  他原本出生于平民之家。

  但硬是靠着自己心狠手辣的手段,在短短五年时间内,踏过无数人的尸骨,爬到大燕将军的位置。

  而张元青就远不如他爹了。

  张元青少年时,可是出了名的胆小与懦弱。

  与他爹张天完全是两个极端。

  在大燕上一次皇位争夺之中。

  最后,只余下了当代燕皇和他的弟弟,也就是如今的太平王。

  朝中大臣都是看着这两兄弟争斗,丝毫没有插手之意。

  但张天不同,他想赌一把。

  若是赌赢了,他的官位还能往上提一提。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将赌注全都压在了太平王身上。

  但很可惜,他赌输了。

  最后坐上皇位的,是当代的燕皇。

  看在同为大燕血脉的份上。

  当代燕皇并没有为难他弟弟,还给了他一个太平王的身份。

  至于张天?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也妄想插手皇室争斗,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燕皇大手一挥。

  张天连同他的府邸,便被一群不知打哪出现的军队给摧毁。

  张天死了。

  但张天之子张元青却是侥幸活了下来。

  张元青逃出大燕之后,便加入了大蔡王朝。

  而且,他一改之前胆小懦弱的性格。

  在战场上大杀四方,还得了一个“小魔将”的名号。

  “难怪张元青下船之时,我看那个中年妇女脸色不对,原来张元青原本是她大燕之人。”

  或许是谢必安视线在张元青身上停留太久。

  他突然一个转头,刚好看见了谢必安。

  张元青一怔。

  虽然他并不认识对方。

  但谢必安身上那股气海境武者的气势,他却是察觉到了。

  对比自己强大的存在,必要的尊敬还是要的。

  张元青露出个笑容,对谢必安点了点头。

  谢必安也点了个头,以示回应。

  在不确定张元青就是目标之前,谢必安并不想表现出自己的恶意。

  这时。

  “三殿下,张元青来历我也说清楚了,那我们之间的事情是不是可以一笔勾销了?”

  孟高金有些期待地问道。

  谢必安瞥了一眼孟高金,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当然了,我说话算数。”

  “呼!”

  孟高金长松一口气,全身都放松下来。

  “那就多谢三殿下了!”

  ……

  ……

  看着面前的长梯,侯安晏和屈咏志同时陷入沉默。

  因为途中突然插入一个张元青,现在他们两人中,只能下去一人了。

  突然,屈咏志开口道:“我上船,你留在这儿,我们能来到云起之地,总的来说,还是我屈国出的力更大些,理应由我先上。”

  至于侯安晏救他的那几次,则是被屈咏志选择性忽略了。

  但奇怪的是,沉默了半晌,侯安晏竟是没有拒绝。

  只是道了一句“好”。

  听到侯安晏的回应,屈咏志长松一口气。

  接着,便是一步踏上了长梯,生怕侯安晏反悔似的。

  “那我们以后有缘再见吧。”

  看着屈咏志的背影。

  侯安晏无声冷笑着。

  果然,遇到这种情况,兄弟情义是什么?

  一文不值的东西罢了。

  其实若是屈咏志不主动讨要,侯安晏也打算将这个资格让与屈咏志的。

  但屈咏志现在这个态度,却让侯安晏颇为心寒。

  随着屈咏志踏上黑船,藤蔓长梯便化作漫天绿色光点消散。

  侯安晏一个转身,躲到一块巨石背后,从怀中掏出一块巴掌大的灰色石头。

  其表面雕刻着一只类人生物,鱼头人身,看上去很是邪异。

  “深海鱼人……”

  ……

  ……

  梁向荣环视一圈四周。

  “你们能来这儿,想必族中长辈也把你们该懂的东西教给你们了,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了,这艘船有着近一百个船舱,你们待会下去自行分配。”

  “自行分配吗?”

  谢必安自语着,随便选了一间有窗户的船舱住下。

  不知道孟高金怎么想的,看着谢必安所选的位置,他竟然选了一间与谢必安相隔不远的船舱。

  站在船舱中央,谢必安仔细注意了门外的动静好一会。

  “很好,看来没有人注意到我。”

  突然,谢必安弯了弯腰。

  “咳……咳……咳……”

  “砰!”

  一本残破的书籍从他嘴中吐出,正是生死簿。

  “哗啦啦!”

  生死簿无风自动,停在了一页。

  书页之上,铭刻着三个血字——张元青!

  船舱外。

  一条红蓝相间的海鱼突然跃出水面,穿过窗户,摔到船舱中,“吧唧”一声,化为一地的碎肉。

  但奇异的是,这些碎肉竟然隐约组成了一副人类面孔的图案。

  “果然是他!”

  

第九十一章 张元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