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白居易】

  整整一个晚自习就这样水过去了……

  下课之后,谢梓榆和平常一样,约了同班的黄末颜去到南区操场跑步。

  这是谢梓榆上大学以来几乎每天都会保持的一种习惯。

  晚自习过后的大学操场,往往是热闹而有趣的。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晴朗的夏日夜晚,广袤的绿色草坪上坐满了人。

  有几个同学们自发组成的小乐队抱着吉他自发的弹着,唱着独属于这段热血而青葱的岁月赞歌,悠长而浪漫……

  环抱着那大片草坪的是一圈一圈整齐的砖红色跑道,上面或是有意志力坚定的同学在继续着减肥的大业,一圈又一圈不停息的奔跑着,尽情挥洒青春的汗水;或是有人在上面悠闲的散步,有一男一女紧密的依靠在一起呢喃着耳语,也有三五个成群结队的好友说话间便哈哈大笑……

  谢梓榆和黄末颜跑步时一般都是伴随着谈天说地的。

  看着上大学将近两年的谢梓榆人长得那么好看,而且各方面都不差,但是却一直都是一个人,甚至都没有什么异性朋友,她不禁有些疑惑了。

  “梓榆,你为什么一直不谈个恋爱,看着两年里,咱们班男生女生,差不多都谈过了,有的甚至那都不止一个了,你倒底是怎么想的啊?”黄末颜问出来自己心里的疑惑。

  谢梓榆听见同班同学这样问她,却不知从何开口去回答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想要说出点什么,但最终只是淡淡说了句“没那兴趣,单着挺好的,不着急。”

  黄末颜这下倒是有点担忧了“梓榆,你不会是……你不会是不喜欢男的吧,你都不知道,大家在背后都猜测你肯定是不喜欢男的,所以才单身那么久……”

  谢梓榆听见这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笑出了声来。

  “天哪,不至于这样吧,不就是不谈恋爱吗,怎么还人身攻击了,有点意思啊!”

  说完,两个姑娘倒是不约而同的笑了……

  跑完五圈的两人,开始在跑道上慢慢走着……

  走着走着,谢梓榆又是出神了起来,想到中午自己在梦中的一切事情,却也是真实的那一切。

  连接上中午关于那段岁月最后的记忆,便是那个少年失望的眼神,就那么看着她,看着她,从身边走过,连一句多余的解释,都不曾留下……

  其实自从那次之后,梁思宇倒也没有真正做到从此“鸡犬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仅仅是大约两个星期的时间,他又恢复了那副死乞白赖的样子。

  可能真正的原因就是他看见了谢梓榆并不是自愿主动的当那个流言的女主角,而那件事也就想从来没有发生过那样,再也没有人提起了……

  按照常理来说,两人应该是回到之前一起说笑的好朋友的关系,可是,梁思宇却做了一个决定,他以为是会让所有人开心的决定,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正是这个他自以为正确的决定,却让原本会回复到正常的一切,发生了一场崩溃式的改变。

  天崩地裂一样,让所以一切的灾难与考验,在这群少年的身上,全部经历了个遍……

  那是一个燥热到知了都安静下来,整个校园沉睡于似火的骄阳之下的下午,若是偶尔有风吹过来,带着楼下花园里各种花浓烈的香气,以及泥土被暴晒而独特拥有的气味,便是整个夏日的午后,最熟悉而明媚的气味。

  谢梓榆那时候,总是整个班上下午上课时最晚到教室的那个人,因为家里距离初中比较远,再各种折腾一番,自然而然,就会比较晚一些,虽说不至于到了迟到那样严重的地步。

  那天下午,谢梓榆如常的走进教室,心里只有刚刚从炎热的外面进入到稍微凉快的教室里,所得到的些许的满足感和舒服的感受。

  而全然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的她,已经成为了全班同学的焦点,各种各样的眼神朝她投来。

  可以看得出,这些眼神里,有真正羡慕的,也有捕风捉影看热闹的,更有震惊与不可思议的……

  谢梓榆一直等到走近自己的课桌面前,才看见了桌子上面那束虽说不大,但是也足够用心精致的花束。

  以及黑板上那几个用彩色粉笔加粗过的“谢梓榆,我喜欢你!”。

  下面还有这场“精彩绝伦”的策划的主策划人——梁思宇的签名。

  这时,谢梓榆才真正注意到全班同学各式各样的眼神

  这个时候,她慌了,她不知道她应该怎么去做,才是一个最为正确的回应。

  但她却无比清楚的知道,不一会儿就要上课了,正好下午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英语课。

  她必须马上擦掉黑板上的那行字,以及藏好她课桌上的那束花。

  当她平静的做完心里计划好的这一系列动作时,她却只是迎上了梁思宇那双好看而又深情的眼眸。

  可谢梓榆此时并不想去回应那双深情的眼眸。

  她心里,只有无尽的厌恶,在那一刻,厌恶到了极致……

  他厌恶一直最信任的梁思宇,也会像夏恒那样,轻易间便把自己推向流言的顶端,任人评说;

  他厌恶梁思宇假仁假义的正人君子模样,一边指责着她的“不检点”与不合时宜的爱情,却又一边重复着他口口声声而言的不正确的事;

  她更加厌恶,梁思宇没有和她进行一丁一点的商量,便擅自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出来……

  所有这一切一切的理由,都让谢梓榆感到厌恶,厌恶到她根本不想再去多看梁思宇一眼。

  可是梁思宇,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谢梓榆坐下来之后,立马坐到她前面一排的位置上。

  用平时那副嬉皮笑脸的语气对她说“课代表,感动吧,你也不用太感谢我,这些都是我亲自为你做的,花费了不少心思呢?”

  说完,便一直等着对面的谢梓榆开口,而谢梓榆只是那样低着头,一言不发……

  像是等的着急一样的,梁思宇突然提高了音量,那种全班同学都可以清晰的听见的那种音量,“课代表,你看见了没,我说我喜欢你,怎么样,要不要做我女朋友,给个准话呗!”

  听见这话的谢梓榆,此时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厌恶与愤怒,抬起头来,眼神坚定而恶毒的说到“要上课了,你能别在这吵吗,要吵出去吵,别来烦我。”

  同样的,谢梓榆也用同样高的音量回复他。

  可是,显然,这样的结局梁思宇是怎样也不会想到的。

  不过他却也是俨然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谢梓榆,反正我就是喜欢你,我会喜欢你一辈子,我会一直等你的。”

  说完这话的梁思宇,是那样深情的看着她。

  “我也说清楚,我不会喜欢你,你让我感到恶心,我不想看见你,你回你自己的位置去。”谢梓榆不加掩饰的回复着。

  梁思宇本来就红了的脸,在那一刻像是突然之间充了血一样的,连眼睛里也是那样血丝满布着……

  可能是男生都不愿意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吧,更不想在自己心爱的女孩面前流下来。

  就只是那样盯着她看了几秒,转身离开了……

  梁思宇不知道,他的那句“我会喜欢你一辈子的”,他真的做到了。

  年复一年,坚持到最后的一刻。

  可悲的是,他同样不知道的,是谢梓榆那句“我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你的”,她也做到了……

  可能年少时的感情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利益的衡量,没有什么爱而不得的比较,一旦喜欢上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哪怕历经千帆,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要重复一句“我会一辈子喜欢你的”……

4.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