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1.若非自渡,爱莫能助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金庸《天龙八部》】

  不记得是谁说过“一个人有两件事是藏不住的,那就是咳嗽和喜欢。”

  尽管李一年藏的有多么深沉,只要是有那个女孩在的时间点里,他的心脏就会跳的比平常快。

  而一旦心律开始不齐,总会有一点难以掩饰的慌张;

  而只要是她不在的时间里,李一年总会忍不住的想起,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起她只要是睡觉,嘴唇都会微微上扬一点。

  虽然看起来很蠢,但也很可爱,想起只要是遇见一丁点儿台阶,她总能忘了,永远踩空永远都是叫了一声“哎呦我去~”之后,顺便拽紧了旁边的李一年。

  想起她学习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帅,真的很好看……

  每每想到这些,他的嘴角总是会忍不住扬起……

  所以啊,经过具体的检测上面那句名言,是绝对正确的。

  那次谢梓榆的生理期足足有一个礼拜都不止,那几天里,谢梓榆总是忍不住的发脾气,各种原因,各种理由,逮着谁说谁,和谁都能吵上两句。

  李一年由于知道真正的原因,所以即便是被骂一千次,也总能一千零一次的去包容,可是前面的梁思宇,就很无辜了。

  “梁思宇,每次交作文,你总是能拖到最后一个再交,你是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就是报复我看你不顺眼是吧,我再等半分钟,那时候你要是交不上,就自己和老王解释去吧。”

  谢梓榆不耐烦的对着正在补作业的梁思宇说到。

  “谢梓榆,我发现你这几天是更年期了吧,你能不能别老跟个校门口小卖铺外面看门的那位一样,逮着谁咬谁。”

  谁都知道,校门口小卖铺前面拴着一条狗。

  “你才是狗呢,你还是只懒狗,全班最懒的狗。”

  谢梓榆说完这话,她俨然一副生气到不行的样子,倒是梁思宇哈哈大笑了起来,李一年也忍不住了,跟着笑起来。

  谢梓榆看看李一年,又看看梁思宇,完全搞不懂他们的笑点在哪,愣了好一会儿。

  这时李一年才慢吞吞的说到“你爱当狗,你慢慢当,我可不是。”说完,看了一眼梁思宇两个又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谢梓榆才发现自己话里的漏洞,倒是难为情的笑了笑。

  “课代表,就你这智商,也是绝了,你怎么就能考到年级第一呢,不会是抄的吧。”梁思宇嬉皮笑脸的嘲笑谢梓榆。

  “半分钟早就过去了,你的作文自己去交。”说完谢梓榆就下楼去老师办公室了,完全不顾梁思宇在后面大呼小叫着“再等一会儿呀,几分钟就好了,一分钟,~半分钟~别走啊~”

  这段日子以来,三个人的关系都还不错,梁思宇虽然还是喜欢谢梓榆,但在她面前念叨的次数少了,她也就渐渐地没那么讨厌他了。

  李一年倒是比以前开朗了许多,虽然还是只和谢梓榆和梁思宇两个人说话,至于谢梓榆和李一年之间,两个人都互相的感觉到,关系进步了好多,两个人渐渐地亲密了许多……

  要是能够这样一直慢慢的发展下去,也许,他们两个人真的会在一起吧……

  可是,还有一个梁思宇,百折不挠,没过多久,又开始了他对于谢梓榆明目张胆的喜欢。

  谢梓榆已经连着几乎两个星期,每天下午上课前,都能收到梁思宇送来的一些东西和一封情书。

  这些东西,要么是巧克力,要么是可乐,以及各种各样的零食,连着两个星期,都不带重样的。

  只是可怜了这些东西,还有那十几封情书,一个不落,全被谢梓榆丢进垃圾桶了,梁思宇也能看见,可他依旧送,也不停下来。

  终于,谢梓榆受不了了,在一次晚上放学之后,把梁思宇叫到篮球场。

  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是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的篮球场,是没有人的,大家都回家了。

  “梁思宇,我最后再和你说一遍,我不喜欢你,我真的不喜欢你,我过去没有喜欢你,现在也没有喜欢你,未来更是不会喜欢你的,你能明白吗,过去一直对你的态度很差,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改,如果你是因为这个要故意来一直一直的麻烦我,我以后绝对和善的对待你,嘴巴一定不会再那么毒了,行不行?”

  谢梓榆自认为她的这些话,逻辑缜密,理由充分,中心思想突出,足够使梁思宇明白她的心思。

  可是她忘记了,喜欢这件事情,是不能够用三言两语就可以一下清除干净的,想要做到格式化,完全是不可能的。

  也许她真的很笨吧,就像李一年总是那么说她一样,很蠢,蠢到连设身处地的办法都不会。

  若是将此时的梁思宇和她,换成她和李一年,她就能真正明白梁思宇为什么会那么顽固不化了。

  其实梁思宇喜欢她,对于她来讲,也不是什么完全接受不了和容忍不了的事。

  只要梁思宇不像这几天一样,一直做一些疯狂的事,青春的课本还不就是那样一页一页的翻过去,然后,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里,就到了离别的月台,挥挥手告别,各自远扬。

  可是谢梓榆总也是做不到的,她不愿意在她年少时的感情世界里,有多余的其他的第三个人的出现。

  即便不是她主动将别人带入进来的,但是只要是闯入了这个小世界,她便想要用尽一切的办法,去驱逐,去清除……

  这个道理,这个奇怪的心理,谢梓榆是在真正长大之后才明白的。

  她之所以这么不愿意别人喜欢她,也不愿意有别的女生喜欢李一年,就是因为她对于李一年的欢喜是干净纯洁到独一无二的。

  她希望在他们青涩感情的世界里,永远纯洁,永远干净,永远没有一丝一毫掺杂的其他因素。

  所以,在当时,她才会为了驱逐早已经进入他们感情世界里的梁思宇,用尽一切手段,说尽所有莫须有或者是本来有而后来完全消失的话……

  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作为,不仅没有使梁思宇放弃自己,而且他仍旧那样的喜欢着自己,喜欢了很久很久……

  更加没有想到,她这样的一句话,让两个真正喜欢却认真怀揣着那份欢喜的人,错过了一段本来温柔又缓慢的时光。

  在他们之间,跨不过去的,是那份怨恨,是那份误会……

11.若非自渡,爱莫能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