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2.尘埃落定,彼岸花开

  【贾宝玉对林黛玉说“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谢梓榆一直在想,自己可能是这世上,最喜欢李一年的女孩子了。

  她可以为了他,不去想什么未来的前程,不去考虑什么命运的成败。

  她想要的,只不过是一直在他身边,看过雨后天晴时乍现的彩虹,听过雨打芭蕉时凌乱的音律,闻过春景初至时潮湿的泥土……

  一年四季,春去秋来,希望在她年少的余光里,是他舒展的笑颜,在她漫长的余生里,是他不曾离开的步伐。

  和花,和月,长少年。

  可是,她没有想过,原来,还有人,也会为了他,不去计较那些人们说无比重要的东西,听见老张说王欣怡也像她一样,为了李一年,竟然不惜放弃原本那么顺利的一切。

  说实话,她一直以来,都是不太喜欢王欣怡的。

  总觉得她过分温柔了,温柔的,像是佯装出来的一般,是那么的矫揉造作,无病呻吟,惺惺作态。

  可是,从现在起,她真的要把王欣怡,当成一个温柔而又不容忽视的对手来对待了。

  李一年自从老张进来说完话之后,就一直沉默寡言,一言不发,也不去主动问问王欣怡和谢梓榆,到底是不是因为他的缘故,所以才会选择了二中。

  其实,这些事情,根本就是不用问的,答案和选择,不就是明摆在眼前的吗?

  接下来的时间里,谢梓榆他们小组里面,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偶尔讨论一下,都只是那么默默地,自己低着头,一言不发,打开一页书,眼神不动的看着。

  第二天的家长会,老张信守承诺,的确是没有提起他们之前不成熟的那些做法。

  家长会顺利的开完,大家也都在中考志愿书上,填上了大家应该去的地方,适合去的学校,是那么合理,那么不容挑剔。

  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吧。

  最后,老张才放心的收上来每位同学的志愿书,甚至于都没有再检查一遍。

  因为他相信,这帮熊孩子,即便是再怎么胆大妄为,也不敢在家长的眼皮子底下,再做出这些荒唐事情来。

  交上去志愿书后,还有仅剩的几个星期,他们就要进行中考了,大家也立马都变得目标明确起来,在学习上,也都有了更大的干劲儿,是比往日加倍的努力。

  他们二班当了三年的全级倒数第一,希望在最后的这次考试中,可以一雪前耻,来一把逆转吧!

  大家开始了井井有条的复习,也都各自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个梦想和目标,进行最后的冲刺。

  谢梓榆眼中,冲刺的对象已经准确到了一中的闻达班,甚至,还有中考状元的野心。

  她知道,她只要一直保持着优秀,一直站在闪光点的地方,才会引来李一年偶尔的注意。

  她不能再那样意气用事,以为只要陪在他身边,才是真正的喜欢他。

  真正的喜欢他,是永远做那个最优秀的自己,让李一年在想起她的时候,不只有她低三下四去乞求他欢喜的样子,还有,她站在金字塔最顶端闪耀夺目的样子……

  而李一年,可能也在努力吧,虽然仍旧保持着一下课就睡觉的习惯,甚至偶尔,还会下去打打乒乓球。

  现在初三的同学已经没人会在课外活动的时候出去玩了,连梁思宇,都恨不得一头扎进书海里,再也不出来,所以,李一年只有找找体育老师,过一把瘾。

  梁思宇,是真的变化很大,有时候,谢梓榆看着旁边看书看到忘记吃饭的梁思宇,甚至觉得,比她自己还要认真一点。

  有一次,谢梓榆看着认真做题,仔细演练的梁思宇,竟然默默地笑了好一会儿,还是后面的李一年说了句“笑的能再放肆点吗”才注意到,自己竟然会那样的看着梁思宇。

  “课代表?我的好同桌?我知道我认真的样子呢,特别美,贼帅,你可千万不要爱上我,要是你爱上我了,可千万要记得告诉我哦。”

  这边梁思宇熟悉的吊儿郎当的声音便传来了。

  也许,谢梓榆自己都没有发现吧,她曾经那么讨厌,那么想要逃避的一个人,现在和他这样每天朝夕相处,竟然会是那么轻松,那么愉快。

  有时候,她会想,过梁思宇没有喜欢她,那他们之间,应该会是一辈子,永永远远,最好的朋友吧。

  “一年,这道题你会吗,我记得今天数学老师讲的时候你好像没太懂,我来给你讲一遍吧。”

  王欣怡现在每天就跟惊弓之鸟一样的注意着旁边的两个人,总是担心谢梓榆靠近李一年,只要谢梓榆和李一年说一句话,哪怕就只是一个眼神的交流,她也能横插一脚,阻挡一下。

  李一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前面相处融洽的谢梓榆和梁思宇。

  “课代表,我看咱俩回去吧,你看看人家俩,那个甜蜜呦,我们在这,就是电灯泡两个,还贼亮。”

  梁思宇在那个时候,是有私心的,他希望谢梓榆能够明白,李一年的心里,是没有她的,尽管梁思宇内心知道,这并不是真的。

  梁思宇一说完,就看见王欣怡招牌式的低头微微一笑,一副娇滴滴娇羞可人的模样,让人看了都觉得她快要骄傲的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都说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总有另一个女人的拔刀相助,这不,一会儿的功夫,张凝璐就过来了。

  指着梁思宇就说道“梁思宇,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就叫人家两个,什么就叫甜甜蜜蜜了,你可别说错了话,叫某些人白白高兴一场,是吧,我们梓榆的前好同桌,李一年同学?”

  小张着重把“前”“好”两个字加重了一下,仿佛要是李一年不按照她的方式去回答,她就要一拳打过去那样的气势汹汹。

  此话一出,倒是几个人都看着李一年,等着他说一句话,不得不说,张凝璐的确是会把舆论的火苗给煽动起来。

  李一年听到这话,只是看着谢梓榆,说了句“我没和谁甜甜蜜蜜,我只是在睡我的觉。”

  像是对着大家说的,又好像,是对着谢梓榆一个人说的。

  李一年这边说完,王欣怡便眼泪啪嗒啪嗒的直落下来。

  李一年也真是够绝情,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就连张凝璐看着,都要心里颤抖一下了。

  可是李一年呢,完全没顾及,只是装模作样的翻开一页书,看了起来。

  王欣怡一看李一年,完全没有要安慰她的样子,捂着脸,哭着跑出去了。

  梁思宇倒是表情凝重的看了会李一年,随后,和谢梓榆一起转过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张凝璐准备回到她的位置,临走时隔着谢梓榆的耳朵说了句“你看上的这个人,可真够狠的,全然不顾人家姑娘为了他,甚至不惜放弃一中啊,是个狠人。他喜欢的,绝对还是你,放心,没人能和你抢。”

  虽说小张是贴着谢梓榆的耳朵“小声”说的,可是旁边的李一年和梁思宇,可是一字不落的全听见了。

  对于张凝璐的这一种做法,恐怕就只有一个“妙”字可言了。

  伴随着谢梓榆虽然是赶小张离开,心底却一笑,梁思宇倒是低下了头,看着课本,眼睛动也不动,就看着那一页,也不翻过去。

  李一年,看着窗外,觉得天空比往日,是要蓝一点的吧,他前面的女生,比平常,要更加好看一点,他笑了,虽然只是轻轻带过……

22.尘埃落定,彼岸花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