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0.往事蜉蝣,奈何铭心

  【命运善嫉,总吝啬赋予世人恒久的平静。

  总猝不及防的把人一下子塞进过山车,

  任你怎么恐惧挣扎也不肯轻易停下来。

  非要把圆满的颠簸成支离破碎的,

  再命你耗尽半生去拼补。】

  张凝璐看着谢梓榆,突然之间,就流泪了。

  说实话,从小到大的张凝璐,真的是很坚强的一个女生,小时候,爸爸妈妈经常把她扔给家里的阿姨,整天的工作应酬,她也没哭过几回,可是,就在这一年时间以来,这是她第二次,看见哭的这样伤心,也这样认真而难以掩饰的张凝璐。

  谢梓榆看见,在张凝璐那张漂亮精致的脸上,眼泪就那么不受控制的流下来,她拿了手去帮她擦拭,可是,总是止不住。

  谢梓榆本来就是多愁善感的一类人,现在看见自己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哭成这样,更加是再也抑制不住,两个花季的少女,就是这样,在无人知晓的时刻,哭成了泪人,悲伤,瞬间逆流成河。

  在你的生命中,有没有这样一个人,提起他,不需要再去回忆过多的事情,只要听见他的名字,就足够泪流满面。

  对于谢梓榆来讲,这个人是李一年;而对于张凝璐来讲,这个人,就是梁思宇。

  “可是,梓榆,你知道吗?他不喜欢我,就像你不会喜欢他一样,他也是不会喜欢我的,永远都不会的,他已经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以后,我恐怕再也见不到他了,我会想他的,我每天都有在想他。”

  张凝璐一字一句,是这么心痛,这么认真的说出这些话来,谢梓榆可以看出,张凝璐对于梁思宇的喜欢,远远是要超出她的想象的。

  “璐璐,不会的,他总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他一定会明白的,就算他不回来,你可以去找他,总能找到他的。”

  谢梓榆不停地安慰着哭泣不止的张凝璐。

  两个人就这么坐在地板上,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痛哭不止。

  ……

  “哎呦,你们俩这是干嘛呢,这俩孩子,地上这么凉的,快起来,这怎么都还哭上了,哎呦,这俩孩子,刚才还好好的呢。”

  谢母突然的破门而入完全打破了刚才的伤感,代替着的,是完全的被惊吓过度。

  两人都赶紧擦擦眼泪,立马迅速的站起来。

  “妈,你怎么突然进来了,还不敲门,都打扰我和璐璐叙旧了,我们正讨论我们俩这十多年一路风一路雨的患难友情呢,唉,真是,正说到动情的地方呢,把我俩感动的,回忆起来,那简直是一把辛酸泪,不哭一下,都对不起我们这么多年,这么真挚的友情。”

  谢梓榆说的夸张,这边话还没说完呢,就又做出了要哭起来的样子,惹得旁边的张凝璐简直是要憋不住,笑出声来了。

  “哎呦,我还当什么事呢,你们这小小年纪,倒是花样不少,不是说在写作业吗?我看又是借着这个机会,在那一直聊天吧,璐璐,你看看你那成绩,赶紧好好写字,别玩了,那我出去了,你们俩这次可别玩了,好好学习。”

  谢母说完,放下了手里盘子里切好的水果。

  俩人一看妈妈出去了,赶紧关上门,哈哈大笑起来。

  “行啊你,一向认真听话的小梓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戏精了,我觉得就你刚才那段儿,奥斯卡金奖,妥妥的,没毛病。刚才差点真的没笑死我,我佛了,哎呀妈呀,哈哈,……”

  张凝璐话还没说完呢,又是一阵根本嗨到停不下来的大笑声。

  “哎,我说老铁,你悠着点儿,这么放肆,别等会儿把我妈又给招来了,亏得我们家隔音还算好。”

  谢梓榆也觉得自己好笑,但的确是害怕把自己妈给招来,肯定又是一通说教。

  接着,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再接着刚才的话题,今天太过激了,她们也都知道,这件事情,是远远还没有从她们的话题里面结束的,但是今天,情绪已经达到了最高潮,不能再过激了。

  这件事情,也就搁置在后面了,不再提起。

  ……

  一中真的是很难得才会放一次假,当然了,都说是不会有天上掉馅饼这回好事的,果然,清明节放假一天的代价就是,这个星期天补课。

  可能是讲的还不够明白,清明过完,本来就是周三,换言之,也就是从周三开始上课,一直上到下周的周六,才会放假,整整有十一天的上学时间。

  “天呐,还没感觉到假期呢,居然就这么完了,还要连着上十一天的课程,唉,人间不值得啊,让天上的雷,劈死我吧!”

  刚进去教室,就听见班草在那叫苦连天。

  欧洋转过去接上他的话,“苍天饶过谁,大家都一样,你快点振奋精神,还有,景峰老师放假之前布置的那张模拟试卷,该收了,那我就从你这开始收吧,班草,交作业。”

  欧洋除了班长这个职位以外,还是年级主任,他们闻达一班的班主任指定的物理课代表。

  “兄弟,大哥,你从那边开始收,我还没写呢,我借个人抄抄。”

  陈睿一听欧洋这么说,可是精神立马就振奋了,仍是哪个老师的作业不交,他也不敢拿景峰老师的作业开玩笑呀,那个笑面虎,要是知道谁作业不交,那还能有好日子过?

  正好看见走进来的谢梓榆,“我的学习委员同桌,江湖救急,快来救济一下你可怜的同桌,上周的那张物理试卷,赶紧借我抄抄,麻利点儿,时间不多。”

  “我说你,整整一天的时间,你都干嘛去了,你物理可比我好多了,要是有错误的,你可别来找我麻烦。”

  谢梓榆一边说着,一边从书包里拿出试卷,递给他。

  好吧,马不停蹄的上学时间,又开始了。

  然而,这三个洞察世事的狐狸,可是还没有忘记,上次放假之前,极其不正常的谢梓榆,那犯罪的证据,还在呢,现场可是一点儿也没有被破坏,桌子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凌乱不堪,和谢梓榆那双洗的洁白的写字,万分的不搭。

  顷刻间,三个人就像是闻到了味道的三只老狐狸,一起凑了上来。

  三个人一齐托着腮,像是在审问犯人一样的,上下打量着她。

  她就知道,这事儿准没完。

50.往事蜉蝣,奈何铭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