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4.不速之客,却也珍贵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

  但是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

  不要把一个阶段幻想得很好

  而又去幻想等待后的结果

  那样的生活只会充满依赖

  我的心思不为谁而停留

  而心总要为谁而跳动

  ——波德莱尔】

  若是每一段日子,都能够按照刚开始的样子,复制着最开始的美好,也就不会有后来一大段值得悲伤的回忆。

  而生活,却又必定是曲折的,甚至于已经习惯臣服于它喜怒无常的我们,会觉得这一小段平淡生活,竟然也会是一段波折之后兑换的幸运,本来是常态的平淡,却变成了我们感恩戴德生活的缘由,更加虔诚的做它的信徒,可笑又可悲,可怜又可恨。

  兼职生活过得辛苦却也幸福的谢梓榆,以为自己会很开心的在这里度过自己整个的寒假,迎接新年的到来,和自己喜欢的男孩一起,共同跨越一次时间的门庭,直到那一天,她看见了另外一个人的出现——艾洁。

  正在上英语课的谢梓榆,讲课讲的认真,完全没有注意到,很多学生,已经跑神好一会儿了,窗边那几个孩子,完全把头偏到了外侧,心思更是早就跑出去了很久。

  最终,谢梓榆不免有些生气,但想起自己曾经,又何尝不是无比的无聊于这些枯燥的课本和知识,这些孩子,远远比她,要辛苦许多,起码自己在这个年龄的时候,不用牺牲到可贵的假期时光,去补课。

  想到这里,即便是刚刚还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地方,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提高音量的说了一声,“各位同学,注意听讲,不然小谢姐姐要罚你们抄单词了。”

  本来以为这样的提醒已经足够明显,可是看见还在向外看的几个孩子,她还是生气了,走到窗边的位置,本来想要严厉的询问几个学生,然而,她却看到了,旁边教室的艾洁。

  旁边的教室本来就是舞蹈教室,补课机构本来也就是空间有限,当然是不可能像学校那样,做到各类教室分门别类,断然不会出现这样互相打扰的局面。

  只是看见对面教室里的艾洁,穿着一身修身的舞蹈裙,把头发梳成一个丸子头的发型,即便是这样简简单单的装饰,也能够使她看起来像是一只精灵一样美,舞动着柔软的身躯,更加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自己是个女孩子,都会被她的魅力所吸引住,何况是男生呢?又何况,是李一年呢?

  看见这样尴尬的局面,自己倒是自嘲一般的笑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来自己,还是不顾尊严的尾随着他的那只小飞蛾,在他的旁边,那只漂亮的花蝴蝶,煽动着她美丽的翅膀,傲娇的叫嚣着,不屑于她的尾随。

  那节课上,她最终没有去批评上课不认真听讲的那几个孩子,浑浑噩噩的,讲完了剩下的内容,可是自己能够感觉到,自己像是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只是机械的转动着齿轮,工作着。

  “我今天晚上可能有点事,不能送你回家了,你自己先回去吧,注意安全!”手机屏幕上突然闪现出这条消息来。

  果然,还会是这样,看来还是做错了,不仅不应该接受他的感情,连他介绍的这份兼职工作,自己也不应该来的。

  谢梓榆看完这句消息,没有回复,只是越发平静,轻舒一口气,淡淡的笑了,她知道,自己不会再去难过,也不会再去细想,他的内心会是怎样。

  那一天,谢梓榆就辞掉了这份兼职工作,她知道,这里的口碑不错,自然不会就缺她一个老师,即使自己足够优秀,也不是唯一的那一个,这几天的生活,挺好的。

  谢梓榆没有想到,李一年会来到自己家里。

  自从辞掉兼职工作以后,自己立马就关机了,她知道李一年还会解释一些什么,但是不管是什么,自己都不愿意再去听了,也不想去想。

  所以当门铃响起的那刻,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是李一年。

  “妈,我去开门。”正在饭桌上吃饭的谢梓榆,习惯性的会去干一些小事情,来减轻一点点父母的负担。

  “行了,你赶紧坐着吃饭吧,我去开门,你这一天天的,还得学我们上课,够辛苦的了。”然而,自从自己去兼职之后,妈妈更像是对待宝贝一样,把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就好像是高考那一年一样。

  说到这里,谢梓榆倒是还没想好,该怎么给父母说自己不想再去兼职的事情。要知道,自己当时给父母说了自己要去做兼职,他们虽说担心辛苦,但也是很开心,举双手赞成的,这时候,突然就说自己不想去了,他们估计,会很失望吧。

  说话间,妈妈就起身去开门了。

  门口处,打开门的谢母一阵不解,任是她怎么想,也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号人。

  但是看见门口的李一年身姿挺拔,长相俊朗,这人人皆有爱美之心,看见这孩子这么好看,她语气也和蔼了许多。

  “那个,你是找哪位啊?”

  “阿姨你好,我是谢梓榆的初中同学,初二那次开家长会,你还见过我呢?不知道你还记得我吗?”李一年说着,还比划着手,看起来有些紧张,透露出一丝的滑稽,让远处的谢梓榆看着,就像笑,但还是忍住了。

  “哦,阿姨记得,记得,你不就是你们班那个长得最帅的那个男生吗?你快进来,一起吃饭,谢梓榆也在吃饭呢!快进来,不用换鞋。”谢梓榆也不知道,自己的妈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会道了,上了年纪了,反而变得有一些可爱。

  李一年听完,立马就像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媳妇一样,听话的进来。

  自从李一年坐在桌子上,爸爸妈妈就盯着他上看下看,尤其是妈妈,一有了机会就立马找他搭话,问东问西的,问个不停。

  谢梓榆还是生气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说,也不看向李一年,这样的情形,倒是有点像结了婚的小夫妻闹情绪,爸爸妈妈看着,倒是很想劝他们和好,又不知道从何劝起。

  其实谢梓榆现在的年龄倒不是已经必须要谈恋爱,但也许是父母都是这样,上了年纪,就总是爱琢磨儿女的事情。

  看着长得这样清秀的李一年,两人都下意识的认为是女儿的男朋友,尤其是妈妈,简直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就差拉着他的手和他聊天了,搞得谢梓榆也是无奈至极。

  一顿看似其乐融融,而又有着说不出的诡异气氛的晚餐终于结束了。

  “李一年,你跟我过来,我和你聊聊。”谢梓榆也没多想,只是觉得李一年找她肯定是有事情说,但是当着父母的面,也不太好说。

  然而,这句话一说出口,大家都愣了一下,空气出奇的安静。谢梓榆的这句话,的确是足够有歧义,跟她过去,是去卧室?可是卧室,毕竟有些过于私密……

  谢梓榆突然之间也发现了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的漏洞,感觉一阵脸红,低下头,开始拿脚蹭地……

  察觉到这一幕的爸爸妈妈有所动作了。

  “我去我书房里看会儿书,最近那本书真的好看,我这一会儿不看,倒是浑身都不自在了。”说完,就要转身进去书房,走到一半,又转过来,对着李一年说,“小伙子,以后有空了来找叔叔,陪叔叔喝两杯,你没意见吧!”

  李一年听完,赶紧笑着回答他,礼貌又不失气度,看的谢梓榆一阵生气,自己的爸爸,怎么才这么会儿,就和李一年混的这么熟了,真是不爽。

  见状,妈妈也立马就行动了,“我去厨房,厨房门一关,什么也听不见,你们聊,我马上进去。你们先聊着,阿姨等会儿收拾完了帮你们切水果。”妈妈的热情似乎比爸爸更胜一筹。

  看着瞬间就离开客厅的爸爸妈妈,谢梓榆表示很无奈。

  但是紧接着,整个客厅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该说的话,还是得说清楚。

  

74.不速之客,却也珍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