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6.时过境迁,我亦是你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

  ——《相思怨》·李治】

  往后的生活不管如何,都是自己选择的,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自己的选择,珍惜着为数不多的一段特殊记忆。

  既然谢梓榆选择了继续去教书,三个人的尴尬碰面,总是没办法做到避免,即使她有心躲避,日子久了,总是会有撞上的时刻。

  她向来不是会去计较这些的人,每次看见,总是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不仅仅是对于艾洁,就连李一年,她也变成了只当是陌路人的生疏。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人性本来的特点就是碰撞,自己想要做到真正的无所关联,哪里会是这么轻易的事情呢?

  课间休息的时候,她正好去休息室准备坐一会儿,俗话说,有缘的人,走到哪儿都能碰见,可是这有缘人,也得分你喜欢和不喜欢。

  低头看手机的谢梓榆没有注意到休息室里面还有一个修长的身影,坐姿优雅,捧一杯咖啡,俨然看去,是一副岁月静好的玲珑状态,本来该是两个人的窃窃私语,却随着谢梓榆的进入,恍惚之间变成了三个人的相看生厌。

  若是在门口就已经注意到了里面坐着李一年和艾洁,无论如何,谢梓榆也是不会允许自己进去的,可是自己现在已经走到了中央,退也不是,进也不是,这样进退两难的谢梓榆,也算是冒着生命危险总结出了一个血的经验,那就是走路的时候千万别看手机,放下手机,融入社会,你才不会像现在这样进退两难。

  既然已经这样了,现在这个时候自己独自走出去,也显得太卑微了一些,又不是洪水猛兽,怎么就见不得了,谢梓榆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坐到距离二人最远的一把木凳上,又开始了低头看手机,全程都没有和其余的两人打招呼。

  许是艾洁真的像和谢梓榆和善相处,也许是她本就精于世事,八面玲珑却又是表面纯洁无害,居然走到谢梓榆的对面,笑着就和她搭起话来,“我看你今天在课上批评了小果果,一下课,就来找我哭诉了,说是小谢姐姐太凶了,我还笑她太娇气了。”小果果是班上的一个学生,比较特殊的是,她的妈妈替她报了两个班,英语和舞蹈全都报了,所以这个小孩,两个人都是认识的。

  提起批评小果果这件事,谢梓榆倒是觉得,自己是全然没有做错的,她这几天以来,总是拿练舞蹈为借口,逃避一些英语的家庭作业,她布置的一些作业都是最基础,也是比较适合提高英语能力的,她这样老是拖着不做,一来二去,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能力就已经跟不上班里其他同学的进度了。

  谢梓榆知道,自己是没有艾洁讨喜的,小果果也总是在自己面前说小艾姐姐有多好多好,每次她虽然无奈,却也只能是笑着回答,别的没什么,就是她觉得,让学生们的成绩提高是她的一份责任,不应该这么敷衍过去,所以在今天的课堂上,看见她又没有做家庭作业,她实在是不能再过度放任了,这才提醒一番,说是教育也勉强可以,可是若是扯到批评,自然是有一些牵强了。

  艾洁以这样的一种口吻,听着只是像是朋友间的闲聊,可是谢梓榆确实一时间就明白了,这哪里是什么善茬,这样高的音量,足够李一年听的一清二楚了。

  对于她这样的把戏,谢梓榆表示真的很无奈,太小儿科了,看来过了这么些年,她完全没有一点点长进,除了当初的各种示威,宣示主权以外,还学了这招冷嘲热讽的把式,想到这些,谢梓榆什么都没说,从她刚刚过来的那一刻,谢梓榆就只是把她当做空气,一直维持着她刚开始看手机的动作。

  其实谢梓榆原本想的是在这坐个两分钟就赶紧出去的,可是偏偏就在自己准备的时候,艾洁偏偏就过来了,打扰了她的计划,还真是不应该。

  听完她说这话,谢梓榆只是一如既往的低着头,思忖了一会儿,觉得耳根清净了,就准备立马出去,像是躲避瘟疫一般的躲避着艾洁,这样一来,倒是显得艾洁尴尬不以。

  然而,看起来艾洁似乎没有想要这么轻易放弃,轻轻一下就抓住了谢梓榆的手腕。

  谢梓榆心里突然就来了气,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尽量的避免和他们的碰面,尽量在距离他们最远的距离之外,她并不想再去像从前一样,争一些什么,可是现在,自己一直以来营造的平静生活,最终也要被人打破时,她又怎么能够做到心如止水呢?

  “还有好几分钟才上课呢?”拉住她手腕的艾洁说话声音甜美,眉目流转,顾盼生姿,这样温柔的语气,只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嘘寒问暖。

  可是谢梓榆听着,只觉得她过分矫揉造作,轻轻转过身,用没有什么感情的语气中性的说到,“我们好像没这么熟。”说罢,一个礼貌的恰到好处的笑容便浮上了脸,拒绝的恰到好处,生疏的恰到好处。

  随即,用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拿开了她手腕上的那只柔若无骨,修长白皙的手,全程,都是没有去看李一年一眼,也许她是下意识的觉得,李一年是永远不会站在她这一边的,既然是早就看穿了的结局,自己又何必自讨没趣呢?

  今天遇见这样的事情,也着实是不开心,想着以后得更加注意一点,离他们远远的,才是最好。

  其实仔细算算,谢梓榆和李一年这样类似于冷战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了,自从上次李一年去过她家里,虽然是劝说成功,谢梓榆重新回到这里,教学生们英语,可是两个人就和约好了的一样,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过一句话。

  若是放在曾经,遇见这样的情况,谢梓榆是很害怕的,她也总是首先开口,会去和李一年和好,因为她知道,就李一年这样冷冷清清的性子,看着对什么都不在意,也不在乎,包括自己在内,若是她再不主动一点,和他多说点话,两个人说不准,就再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这件事情,曾经一度成为谢梓榆担心的事情,也让她会在深夜里看着巨大的苍穹时,悲伤到落泪。

  然而现在,自己已经不想再去和曾经那样,总是竭尽全力的去挽回一切,去让自己永远一刻不离的活跃在他的视线,尽力证明自己的存在,尽力提醒自己的重要。

  即便担心一直不变,即便悲伤一刻也没有减少过,可是她却长大了,变得理智了,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像是过去的李一年。

  时间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不知不觉间,我就活成了你的样子,不温不火,冷冷淡淡,睥睨一切,成了一座冰山,而你却转换成了我的样子,患得患失,不适应我的突然消失……

  就好像,今晚突然之间来到身边的李一年。

  晚上上完课之后,谢梓榆照常站在公交车站台处等车,越来越接近新年的钟声敲响,也越来越能感受到寒风的日益加剧,顷刻间,原本还是一片晴朗的世界,便是这样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

  寒风呼啸,使得站在寒风中的谢梓榆不免瑟瑟发抖,赶紧拉高了围巾,睁大了眼睛,希望公交车可以早点下来,自己的确很想念家里的暖气了。

  注意力都在看着远处公交的谢梓榆,突然向旁边一看,才发觉自己身边站了一个人,这样凌冽的寒风中,仿佛他是一个巨大的散热体一样,有种想要让人靠近的温暖,这种感觉,也就只有李一年才会给的了谢梓榆。

  “你站在这儿干嘛,你家就在旁边,你拐个弯就到了。”谢梓榆知道他是来找自己的,但是现在她还是不想看见李一年,猜也不用猜,肯定是为了今天艾洁的事情过来的。

  “陪你回家。”李一年说了陪她回家,而不是送她回家,这样的意思显然就是,他又想和上次一样,突然造访,当一回不速之客,只不过上次是无人作陪,这次是跟着谢梓榆,舔着脸了。

  谢梓榆自然知道他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想起上次他来家里时爸爸妈妈那种相见恨晚,和他相谈甚欢的和睦样子,她总觉得十分不妥,努力的眨了几下眼睛,看来是在想个应对之法。

  想着解铃还须系铃人,心药还需心药医,他来找自己,无非就是为了艾洁,看来,自己还是得要再做一次恶人,把话说清楚的好。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到,“关于艾洁,我想你还是别再提了。如果你是想来为我今天那么对她的事情,为她鸣不平,来向我讨个说法,那我告诉你,我感觉今天自己没做什么过分的事,也不会去道歉;要是你是来当说客,希望我能和她想很早之前一样,和颜悦色,来一段塑料友情,那我觉得你还是很没有必要的,因为我朋友挺多的,不缺她;要是你还有什么关于她的事,那你趁早不用说了,我不乐意听。好了我说完了,我的公交车马上就来了,你的目的达到了,快走吧!”谢梓榆朝他示意一下,表示那边公交已经下来了。

  李一年听完谢梓榆说了这么一大段,什么都没有回复,只是笑了一下,就像是听她讲了一个笑话而已,看的谢梓榆一阵后背发凉,心想,“这孩子莫不是傻了?”

  没有多管,只看见公交车过来,自己便赶紧上去,想着赶紧摆脱掉李一年。

  自己刚刚坐定,才发现李一年这厮也上车了,不顾自己百般不情愿的眼神,坐到了自己旁边的位置上……

76.时过境迁,我亦是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