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7.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你越不喜欢一个人,你越能够信心百倍,轻而易举的吸引他。强烈的欲望使人丧失了爱情游戏中必不可少的一种漫不经心,你如被人吸引,就会产生自卑情结,因为我们总是想把最完美的品质赋予我们深爱的人。

  ——《无聊的魅力》阿兰.德波顿】

  “李一年,你还真准备再去我家呀!就我爸我妈那半辈子没见过儿子的样子,你不怕他们像上次那样,张着血盆大口,就把你给吞掉了呀!”谢梓榆满眼都是为他担忧的神色,可是打心底里,她可是真的十万个千万个不愿意接待李一年呢!

  “没事,我就喜欢叔叔阿姨那种热情的样子,我很享受被他们特殊照顾的感觉,真好!我们就一起回去吧!”李一年自然是知道谢梓榆这时候在想什么的,他怎么会轻易的就这么被她吓跑呢?既然她准备玩一下,那自己当然也是不能扫了她的兴致,自然是要陪她好好的玩一番。

  听到这里,谢梓榆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只看着窗外,吐出一句“无聊。”

  李一年顺势看过去,才发觉从车窗内看流动的雪景,是这样一种别样的美好,白色的童话世界像是粉雕玉琢一般,城市内的霓虹灯不谙世事的照射向四面八方,在一片雪白上留下了五颜六色,看似的喧闹之中,宁静才显得格外别致,格外意境悠扬,伴随着列车的缓慢时光,李一年再看看身旁的谢梓榆,想到了,流动着的,不正是最美好,最幸福的时光吗?

  李一年知道谢梓榆的顾虑,只是轻轻笑着说了一句,“我就只是送你回家。”说完,又开始陪着谢梓榆看窗外的雪景。

  李一年也发现了谢梓榆的这个特点,一般在外面的时间,她似乎从来不看手机,尽管现在很多人都已经沦落为了低头党,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封闭一切,隔绝一切,看不出是孤独,还是享受孤独。

  谢梓榆不仅是不怎么看手机,好像根本,就是不看手机,若不是和她待久了,知道她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才会看看上面的重要消息,很多人都会怀疑,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还会有像是谢梓榆这样不拿手机的人。

  谢梓榆听见了李一年的这句话,送她回家。

  其实在这段时间之前,他每天都会送她回家,虽然时间也不是特别长,可是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其实她内心是欢喜的,只不过这许多年来李一年的喜怒无常,让她学会了要克制自己对于他的喜欢,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喜怒随着他的变化而跌宕起伏,那样真的太累了。

  只不过,自从上次那样一个不算争执的争执过后,也是自从艾洁的再次出现之后,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像是说好了一样的,就随便放弃了这个习惯,回复到了从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状态,内心有没有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也就不得而知了。

  今天这样的一句话,反倒是让谢梓榆觉得,他们两个人一直都是这样,每天晚上会坐着同一辆公交车回家,车驶的很慢,天气总是飘着雪,暮色中,旁边的人一直都在,仿佛那样分离的几天只是错觉,杳无音讯的那三年,也只是错觉。

  原来真正的喜欢会是这样,我们静静地在对方身边,窗外是大雪纷飞,霓虹闪烁,窗内,洒了一地的明媚,满满的,不知是月光的皎洁,还是白雪的无暇,我们不说话,只是共同看着同一片景色,就很美好,最欢喜的便是,我的美好,很庆幸,是你给予!

  现在的两个人,真的完全变换了,谢梓榆早就成了那个过去的李一年,眼里无欲无求,不管世事如何,我自安之若素,李一年,却是变成了那个会在深夜里跨越整座城市的谢梓榆,连淋着雨,都觉得是幸福的潮湿,只有心里的白月光,没有眼前的黑夜漫漫。

  也许,李一年这样的喜欢,是很早就产生了的,只不过是时间不同,表现的方式,自然会更加不同。

  半个小时的车程,对于两个人来说,却足够了,这场雪,足够美丽,这个夜,足够安静,这座小城,足够装满所有的回忆,随着年岁的积淀,日益发酵,沉醉,吸引了异国他乡,漂泊流浪的游子,早日归家!

  到站的那刻,两人一前一后,独自下车,明明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却有着合二为一的和谐,看来是天公作美,亦或是月光也看不下去两人的别扭,将他们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倒影在雪地里,拉长,无限拉长,像是以后无限遥远又无限短暂的时光。

  李一年看见了,所以他笑了。

  而谢梓榆却固执的认为,肯定是李一年发现了自己有什么搞笑的地方或是搞笑的动作,打着闹着,偏要知道来龙去脉。

  “你非得知道吗?”李一年实在被她追赶的无处可逃。

  “你肯定在那笑我,你赶紧说,你笑我什么了?”谢梓榆全然是一副被嘲笑了之后气急败坏的样子,哪里会轻易的放过李一年。

  “你刚刚下车的时候,就像一只长颈鹿一样,太笨拙了。”情急之下,李一年实在是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更好的理由去搪塞过去这个问题。

  谢梓榆一听,倒是不追着他闹了,知道自己的确是女生里面身高算是很高的一类了,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是170cm了,想着这样的身高还算可以,适中,没想到大学里,居然又长了2cm,这样一看,的确是比很多女生都要高一点。

  但是她从不觉得长得高有什么不好,起码在身高上,她能胜出艾洁不少的优势呢!虽然艾洁看着也是修长一类型的,但是这仅仅的几厘米,自己还偏偏就要争一下,突然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过于幼稚了,简直和艾洁今天幼稚的行为无甚差别,立即撇去了这种想法。

  转过去对着李一年说了一句,“我就只当你在夸我了,我就喜欢长得像我这么高的女生。”说完,还朝他标志性的假笑,只一瞬间,便收住笑容,搞得李一年后背发凉,瑟瑟发抖,当然,只是他故意做出了这样表示自己很恐惧的动作而已,实际上,他看着这样可爱的谢梓榆,也是很开心了。

  两个人正在楼下相谈甚欢,偶尔还打闹一番,本来只是简单的朋友相谈,简单告别,谁曾想,这时候居然正好碰上了谢梓榆的妈妈下来扔垃圾,得,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父母眼中两个人恋爱的实锤又敲定了一下。

  看着妈妈那满脸都是“我懂,我懂的”满意状,谢梓榆只想苦笑着说一声,“试问苍天饶过谁?”。

  “小李,这么冷的天,怎么不上家里坐坐呢?快上去吧,家里暖和,在下面待久了容易感冒。”妈妈看着李一年,完全是一副“这孩子受苦了”的怜惜状,全然不顾自己的亲生闺女还在一旁,同样的受着冷风吹。

  谢梓榆看着妈妈,只能是无奈的叹气,说了一句,“你们慢慢聊着,我有点冷,我先上去。”说完,就准备扔下这一老一少,自己上楼去了。

  气的妈妈赶紧说了一句,“你这孩子,越发的不礼貌,也不请小李上去坐坐。”说完,又转过去,笑眯眯的看着李一年。

  李一年也察觉到自己再在这待下去,确实有点不妥,立马说了句,“阿姨,我就不去了,改日我再登门拜访您二老,我今天就先回去了,您替我向叔叔问好。阿姨再见!”说完,也不等谢梓榆和母亲道别,直接扬长而去,倒是更加显得他懂事礼貌,可圈可点了。

  谢梓榆心想着,也不知道哪学来这么官腔的一套话,明明听上去做作无比,倒是能把自己的母亲哄得团团转,人走了好远,还笑眯眯的看着他,半天不动。

  也是让谢梓榆哭笑不得了,直接气的龇牙咧嘴,抱怨的嘟囔一句,“人影儿都没了,您什么时候上去呀?这大冷天儿的,给冻感冒了。”

  听见谢梓榆这么说,才恋恋不舍的收回远处的目光,脸上的笑意可是一点也没收敛,“小李这孩子长得真是白净,好看,比当年你爸长得还帅。”妈妈依旧是赞不绝口。

  “我的妈妈呀!您就这么害怕我嫁不出去呀!我这才大二呢,你要是催促一下,不就是犯政治性错误了,这可是早恋的帮助犯呀,得赶紧杜绝!”谢梓榆又搬出了自己在刑法课上学到的那一套,想着能堵上妈妈的赞美不决之口。

  妈妈看着她,倒是笑了一下,也不说话,甚是诡异。

  看她不说话,谢梓榆只当是认同了她的观点。

  赶紧转换一个话题,“哎,老妈,你刚才说什么?他比我爸帅,我可是听说,我爸当年可是你们学校最帅的男老师,你们年轻那会儿的女老师,哪个不对我爸芳心暗许呀,怎么他还能比我爸帅了。”谢梓榆知道自己的母亲最吃不了自己这套,每次一提起这个,她总能立马反驳过去。

  果不其然,“那我当年也是文艺界的一朵红玫瑰呢?你光说你爸长得帅,那我长得肯定也好看,要不你爸能追我。”这招果然还是奏效了,每次只要一提它,妈妈总是能顺带提醒一下她当年的风姿绰约。

  接下来的桥段,无非就是把他们俩当年郎才女貌,水到渠成的爱情故事再复述一遍,谢梓榆还是听的津津有味,百听不厌。

  回到家里的母女二人,还是聊的火热,吸引了在沙发上看报看得入迷的爸爸,“你们俩笑的这么开心,说什么呢?给我也听听。”爸爸似乎也随着年纪的增长,被妈妈同化了一些,变得八卦心重了一些,甚是可爱。

  “可不就是我妈又在讲你们俩那经典的爱情故事呗!”谢梓榆赶紧回复上爸爸的问题,知道每次妈妈讲这段历史,爸爸也同样开心,当然,看着爸爸妈妈开心,自己也开心。

  说完,三个人都笑了,说来奇怪,许是灯光的缘故,年过百半的父母,竟然脸上会有红晕出现,若有若无,仿佛淡退了年轮,两人还是很久以前,会谈论爱情的恋人,谈论着谈论着,便这样幸福了一生。

  谢梓榆看着父母,觉得自己以后,也要像是这样,平平淡淡,却也轰轰烈烈,这才是爱情和生活的真谛!

77.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