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9.细水长流,细数时光

  【我多希望,我想念你的时候,你也正在想念我。我梦见你的时候,你也正在梦见我。

  ——七微《南风知我意》】

  “三年前也这么问你了,今天我还这么问问你,你以后什么打算啊?”张凝璐看着梁思宇,那么认真的话语,却是那么戏谑的语气,可能我们都害怕被别人窥见我们内心的欢喜,尤其是在得到了明确的拒绝之后,尤其是在看破了结局之后。

  “还是想留在部队,那边的生活已经很习惯了。”梁思宇的这个回答,倒是震惊了在座的三人,大家都知道军队里的生活是真的艰难,钢铁一般的热血背后,是艰苦的训练,日复一日。

  然而,大家现在已然都是成年人了,不管对方做出的决定是什么,也不管未来的路途如何,作为朋友,真正好的做法就是支持且祝福。

  梁思宇讲完,李一年便拿起了面前的杯子,举在中央,其余的人闻声,便也立马举起了杯子,四个杯子相碰,是清脆的哐当声,多余的话已经可以完全省略了,这样简单的一次碰杯,足够表明所有内心想要表达的意愿。

  “今夜我们只畅谈欢聚,不谈别离。”张凝璐一看大家碰杯,立马就大声的喊出这句话,当然了,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一句话,足够点燃大家多年未见的激动和跨越新年的欢乐。

  进行到一半,梁思宇又开始说话了,这样的循环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固定的模式。

  “每次我们见面我都说这句话,可能大家都烦了,可能你更烦,但是我还是想说,八年春秋往返,我还是一如最开始,当初说好的喜欢你一辈子,我现在还是正在做到的。”梁思宇表情轻松,话语轻描淡写,仿佛透露出了我一如既往喜欢你,不减分毫,但我不会再去勉强你同样的欢喜这样一种感觉。

  说者轻描淡写,但听者却是各怀心事。谢梓榆看着他,即便他再这样坚持,她也不会改变当初的决定。

  李一年默默低着头,知道自己,也应该向最好的朋友表明自己的心意了。

  张凝璐,即便有猛烈的悲痛来袭,她也只能暗自磨平伤口,自己的结局,又何尝不是和梁思宇一样,没有尽头,到头来,仅仅是感动了自己。

  梁思宇自然知道,只要他这样一提起这个话题,大家又总会变成这样,各自沉默,各自为难的局面,所以下一秒,他又转变了语气。

  “每次聚会的固定环节嘛!我只是说说我的承诺,我们之间的本质关系又不会变。”说完,还朝大家使劲的挤眉弄眼,想要赶集打破这个僵局。

  谢梓榆看着这样的梁思宇,只能默默地说句抱歉,这一生,只能是最好的朋友!

  分别的时候,没有向上次那样,这一次,李一年主动提出了送谢梓榆回家,梁思宇想要说点什么,翕动了一下嘴唇,最终缄默不言。

  最后,谢梓榆和李一年朝北走,就像这一个多月以来很多和漆黑又明亮的夜晚一样;梁思宇和张凝璐往南走,就像很久很久以前,梁思宇看着蹲在墙角哭泣的张凝璐,即便是多么坚强,也有溃不成军的一刻……

  北街上,齐肩并进的谢梓榆和李一年,刚开始的时候谁都没有先说话,可能也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去讨论梁思宇的事情。

  走了很久之后,李一年才开口,“我也做一个承诺吧,可能说出口的有些过晚,但期限也是永远。”

  这个温柔的少年,不似梁思宇的大大咧咧,每说出一句话,总是能够让谢梓榆有一种悲伤的感觉,即便他是在说一件开心的事情,这种悲伤的感觉也是若有若无,萦绕许久。

  谢梓榆知道,现在的李一年,是无比认真的说出这句话,可是她却是也没有办法去回答他什么。

  与梁思宇不同的是,对于梁思宇,谢梓榆可以百分百的拒绝,告诉他最终的结局是不会变的,即便自己也会为了梁思宇而默默感动,却很清楚自己对于他,全部都是朋友的友情,而不是别的。

  至于李一年,这个自己曾经深深喜欢过的,并且一直喜欢着的人,自己没有办法违背本心的去说出拒绝的话,但是对于肯定的回答,自己也说不出口,只是觉得有些劳累,至于最后的结局,就交给时间吧,几年成长,几年遇见,一切都会有最好的安排。

  ……

  南街上,另外的两人确实聊的火热,短短的一段路,倒是意犹未尽。

  张凝璐一个劲儿的问梁思宇这些年在部队的生活,兴致勃勃,而梁思宇也是不厌其烦,说的龙飞凤舞,夸张的手法,感觉连自己也编不下去了。

  “我有喜欢的人了,你千万要放心,我这个人,可不比你,长情鬼,我可是喜欢长得很帅的人,我现在喜欢的这个,你绝对没他帅!”正在讨论着各种各样奇艺事务的两人,最终被张凝璐的这句话转移了注意力。

  “那还真不错,什么名字?有照片没?给我看看,我来看看你说的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小爷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很少见有人长得比我帅的,拿出来让我瞧瞧。”梁思宇的表情是愉快的吧,是替张凝璐开心的吧,可是为什么?也会有悲伤掠过,而这缕悲伤,不偏不倚,正好就落在了张凝璐的眼里,自然也落在了她的心里,深深的烙印下记号,成了她以后许多年心痛的引子,缠绕经年。

  “那怎么就能随随便便给你看了去呢?我到家了,谢谢你送我回家,真是我的好兄弟,拜拜了,弟弟!”说完,笑着跑进了小区。

  后面还有声音传来,“叫大哥,什么小弟,我是大哥啊,大哥……”声音这么大,倒是惹得远处几声狗吠传来,张凝璐立马就笑了。

  一路慢慢悠悠的走着,笑着笑着,就哭了……

  知道你不会喜欢我,那也就请你忘了我喜欢你这件事,我不能堂堂正正的替你抚平伤口,只能为你解决掉我这个算是不大不小的心事,能换来你积压在心头一颗小石子的磨灭,已经是我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了。

  其实梁思宇,何尝又不知道张凝璐的用意呢?

  我们都是在黑夜里爬行摸索的人,明明知道路的尽头没有黎明,却还是固执的前行,忘了伤痛,忘了身后同样伤痛的同类……

  ……

  新年里自然少不了亲朋好友隔三差五的相聚一番,谢梓榆和初中的几个好友畅谈人生之后,当然也不能忘了去和高中的朋友聊聊近况。

  高中毕业也有两年了,大家也都有了自己多种多样的生活。

  欧洋在继续奋斗了一年之后,还是圆了最初的梦想,顺带着也完成了颜晴的梦想,两个人现在也算是学业爱情双丰收了,这样高颜值的两个人走在一起,也可以算得上是很耀眼的存在了,其余的几个人,也只能是默默鼓掌,祝福他们长情永驻,热情不减。

  大家看起来,过得都比较不错,最让谢梓榆认不出来的,就是唐颖了,这个曾经团体里的小胖子,已经俨然是达到了人生巅峰,果然胖子都是潜力股,现在的她,的确是足够好看,这样好看,再加上她的高学历,足够让很多人羡慕。

  奇怪的是,这次高中同学聚会,谢梓榆竟然忘记了几个同学,明明大家在学校的时候,都是很熟悉的同学,不过才仅仅两年的时间,难不成真是她过于忘性大了?

  看见她实在想不起来的面庞和对应不合适的名字,她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一阵的头痛欲裂……最终,还是坚持到了聚会结束,也没有说出自己有点不舒服的事情,这样其乐融融的画面,自己当然不好去打破。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自己走出聚会地点的大门,便看见了站在对面路灯下的李一年,那样挺拔的身姿,倒是让人有一些移不开眼,同样的,也引来了很多同学的注意。

  班草立马认出了李一年,“这个不就是高三那次,在校门口的那个吗?同桌,不错,挺帅的。”说完,拿胳膊肘捅捅谢梓榆,提醒她赶紧过去马路对面,不要让人家等的着急。

  全班同学一看,都是一阵起哄声,倒是让谢梓榆不好意思了,赶紧跑了过去,扯了李一年的袖子,就往前面走,生怕他们再起哄。

  可是远距离的两个人,在后面同学的眼里,就好像牵着手的害羞小情侣,这样一来,大家的起哄声就更高了。

  快速走了好久的两人,到了其他同学看不见的距离之外,谢梓榆才赶紧问李一年,“你怎么来了?”

  “送你回家啊!”李一年笑着回答,这一刻,昏黄的灯光照耀在他的脸上,让谢梓榆有种恍惚的错觉,也有一种想要拥抱他的激动,可是最终,还是简单的说了声,“谢谢!”

  谢梓榆回想一下,基本这整个寒假,都是和李一年一起度过的,几乎每天,自己都可以看见他,这样安静的并肩走在昏黄街灯下面,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默默地变成了一种习惯。

  谢梓榆觉得,一直这样走下去,也未尝不可。

79.细水长流,细数时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