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2.世事无常,莫慌莫怕

  【我们只能走在幻夜的路上,即使四周明亮如白昼,那也仅是假象。就算与你共度的每个夜晚都是幻夜,我也愿为你化身为影,至死不渝!

  ——东野圭吾《幻夜》】

  一走出医院的大门,谢梓榆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无法面对精神也几近崩溃的父母,即便她要哭泣,也不能在他们面前落泪。

  于是她快速的跑掉了,以她现在的状况,恐怕也不知道会在哪条街道上迷失,然后忘记了自己是谁,家住何方,但是她还是得逃离,逃离这块地方,去好好想想,自己今后的打算,也好好想想,自己以后,该何去何从?

  谢梓榆的父母和李一年一出来,就看见已经跑出去好远的谢梓榆,立马着急起来,妈妈更是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一个人走呢?她会有危险的。”

  “阿姨,别着急,你和叔叔先回家,我去找找她,跟着她,绝对不让她出事,出现这么大的事,她也得好好想一下。”李一年说完,就立马用更快的速度,冲了出去,也不管路上的车流如注,此时此刻,在他的眼里,只有远处那抹独自离开的单薄背影。

  李一年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追赶上了前面的谢梓榆,没有说话,她要奔跑,他就跟着她,一直跑,一直跑,跑了很远很远……她要哭泣,他就听着她的哭泣声,一点一点,仿佛像是硫酸一样,一滴一滴,腐蚀着他的内心……

  最终,两人在很远的马路边上停下来,林城这座城市,是有名的山城,仅仅是跑了这样的一段距离,坐在马路边上的长椅上,映入眼帘的,就已经是连绵无际的山峰了,此时正是晚夏初秋时节,漫山遍野的金黄和火红,似乎像是把人置于一副油画内,细腻的笔致,方显得世界的美好,也更加显得,生命短促的悲凉……

  这样美好的油画内,一男一女,平行相坐,没有一人说话,只是坐着,看着远处的落叶纷飞,听着远山的鸟儿嘶鸣。

  “我陪你一起面对,陪你一起战胜病魔。”许久之后,李一年开口说话,一字一句,全部都是真挚的誓言。

  “别傻了,怎么可能会治好呢?医生都说了,治不好,等再过一段时间,慢慢的,我会变得不认识路,不认识家的方向,不认识很多人,也会不认识你,我还会变得生活不能自理,变成了那个像是刚刚生下来的样子,到那个时候,我也会忘记自己,这样的我,还有什么未来可言?”谢梓榆清楚,自己接下来的生活,不会是容易的,连带着身边的人,连带着自己最亲最爱的父母,连带着李一年,都会被她的病折磨着,心力交瘁着,一直到了她消失不见的那天。

  “可是医生也说了,每个人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你还年轻,还会有很多种可能,德国,我们去德国,德国会有更大的希望,说什么都不能放弃,我一定好好的陪着你。”李一年害怕,害怕还没有到了最后的关头,她却提前退缩,主动放弃了一切的希望,这样的情形,是他最害怕看见的。

  “我们家里,就一个平平凡凡的中产阶级,哪里会有什么能力去德国,这又不是什么一朝一夕能够治得好,一拖就是七八年,最重要的是,还不会有希望出现,到头来,不过是人财两空,我爸妈以后该怎么生活?”谢梓榆在刚刚这么长的时间里,设想了很多的可能性,联想了自己所有的情况,什么样的方案,都是徒劳的。

  “还有我,我会是你的依靠,我可以照顾你,我陪着你去德国,总有办法的。”李一年是不允许她继续这样否定自己治愈的可能性,哪怕只有很小的一点希望,也要牢牢地抓住这点希望。

  “你怎么帮我?你忘了自己家里很久之前就破产了吗?你怎么帮我?……”谢梓榆说着,才意识到自己说到了李一年的痛处,也看见,突然之间眼神黯淡下去的李一年,她赶紧看向他,“对不起,我只是,只是,……”

  李一年轻轻的抱住她,拍拍她的后背,温柔的说着,“没事情,总有办法的,总有办法的,有我在,……”

  那一刻,谢梓榆哭了,靠在李一年的肩膀上,打湿了他大片的衣服,她恐惧未来可能会有的灾难,也害怕李一年的一片深情,到最后只是徒劳无功,白白浪费了最好的年华……

  可是谢梓榆不知道的是,李一年也哭了,那么无声,那么坚忍只不过,他哭泣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会害怕,害怕失去她的那一刻总会到来……

  两个人回到家里时,已经接近晚上了,父母早就做好了晚饭,等待着她的回来,不管如何,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总是会有办法的,即使时间很短,也要过好最后的生活。

  “你们回来了,赶紧洗手吃饭吧,今天妈妈特意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妈妈说完,还指指桌子上的各种菜,笑着示意她,也想着只要欢笑,就可以隐藏住刚刚悲伤到不能自已的情绪,就能够抑制住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其实听见了这个消息,妈妈早就没有了继续生活下去的力量和希望,只是一个劲的落泪,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女儿,要忍受那么多的痛苦,就再也没有办法去正常的思考,去正常的生活。

  在谢梓榆一直哭泣的这段时间里,妈妈又何尝不是一分钟也不落下的流泪,还是爸爸一直安慰着她,提醒她,不能在女儿面前哭,不能让孩子看见他们惊慌失措,不知所以的样子,这样的样子,还怎么让谢梓榆自己,重新有希望呢?

  所以即使父母再伤心,再难过,也是不会在她面前表现出来。

  其实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思考和打算,谢梓榆也是想好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好好的正常生活,父母已经为了她的病,操了那么多的心,并且以后,还要操更多的心,自己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够那么消沉,为他们心里添堵,制造更多的麻烦。

  “好,妈,你和爸爸先吃饭,我们洗了手,马上出来吃饭。”谢梓榆笑着看看妈妈,仿佛没有今天早上那一幕残忍的事实。

  可是看见这么坚强,这么强忍住恐惧和伤心的女儿,父母二人更加是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眼看着自己的妻子就要落泪,爸爸立马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告诉她,“别哭,别让女儿看见。”

  妈妈才赶紧擦干了眼泪,等着他们两人出来一起吃饭。

  饭桌上,爸爸开口说话,“梓榆,我和你妈妈想着,我们提前退休,实在不行,就辞职,家里还有点积蓄,我们各处再凑一点,然后我们尽早去德国。”

  谢梓榆一听爸爸这么说,顷刻间眼泪就要落下来,但是她知道,不能就这么轻易的落泪,不能再让父母担心了。

  “爸,我今天想了一天,我们不去德国,你和妈也别退休,辞职什么的,我们还是好好的在这生活,治疗的话,我们就在这边治疗,先看看效果。”谢梓榆想了很久,知道爸妈和李一年,是不会允许自己放弃治疗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这么慢慢的消耗时间,不能再因为自己,弄得倾家荡产,这样一来,父母连最后的养老,都会是问题,自己已经不可能再陪在他们的身边,不希望他们还过得那么辛苦。

  “梓榆啊,可是,……”妈妈一听谢梓榆立马就拒绝了她和爸爸的想法和打算,不免担心起来,最害怕的就是这孩子为了家里,放弃后面的治疗。

  谢梓榆知道父母的顾虑,自然还要再解释一番,于是笑了笑,“妈,你该不是以为我会自暴自弃,不去治病吧?”说完,看了一眼妈妈,妈妈会心的皱了眉头。

  于是谢梓榆不紧不慢的继续说到,“妈,你英明一世,可不能在这件事情上犯糊涂,我这个病,打得是持久战,你说我这才是刚开始,又不是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我这记忆力还好好的,生活上也能自理,咱们就先药物治疗一下,多注意一点,等到以后严重一些,要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您看看您,这么着急忙慌的,就拿着钱去了德国,到了那边,你语言不通,物价还贵,不一会儿,就给你把钱烧光了,还治什么病啊?再说了,还得办护照这些的,哪里就这么容易了,你光有一腔热血可是不行的。”谢梓榆说的条条有理,容不得有半点不是。

  此时此刻冷静下来的夫妻二人,仔细的听了女儿的分析,才想明白,这样的做法的确是行不通的,要想治病,还是得从长计议。

  “叔叔阿姨,梓榆说的很对,去德国这件事,的确不怎么行得通,尤其是你们一股脑的全部过去,更加是不行的了。”李一年也赶紧急忙解释,他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帮助谢梓榆,先稳定住父母的情绪,慢慢的想办法治疗。

  谢梓榆听完李一年这么说,拿着感激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这是理性的想法。

  “行了,我现在这还不是好好的吗?我们先好好的生活,说不准我们不去管它,它反倒慢慢的就消失了,我看好多身患癌症的人,也是因为有着一颗强大乐观的心,最后战胜了病魔的,我也能行!”谢梓榆说完,握住了拳头,做一个胜利的手势。

  剩下的三个人看着,面面相觑,最终笑了笑。

  “现在最大的事情,是我们先好好吃饭,一天没吃了,饿死我了,真好吃,……”

  妈妈看见她这样,也笑了,苦涩着,也开心着。

  

82.世事无常,莫慌莫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