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1.张牙舞爪,挥手告别

  【好的时光是哪一段并无太大意义,因为所有的时光都是被辜负被浪费的,也只有在辜负浪费之后,才能从记忆里将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积的灰尘,感叹它是最好的时光。

  ——《最好的时光》】

  “是璐璐吗?怎么才到啊,我给你打电话比给之航打的早,你还来迟了,你说,怎么惩罚你?”看见张凝璐到了,谢梓榆的妈妈更加开心了一点。

  “哎呀,阿姨,你也知道我东西多一点嘛,收拾收拾就到现在了,我饿死了,先吃饭先吃饭。”张凝璐隔空和谢梓榆的妈妈喊完话之后,就赶紧拉着谢梓榆跑到了餐桌上。

  扒拉了几口饭之后,才想起了自己刚刚的话还没有说完,立马调侃到,“阿姨,我速度多快也赶不上这个戴眼镜的呀,他只要一听到梓榆的名字,绝对是以八百米冲刺的速度赶过来的,是吧,戴眼镜的。”张凝璐说完,挑挑眼看着王之航,自从听见谢梓榆叫他“戴眼镜的”之后,她也是既来之则安之,完全听取了她的叫法。

  王之航听完,笑笑相视,算是回答。

  可是谢梓榆的父母确实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回国一直是大家都在期盼的事,唯一值得忧虑的,就是李一年和王之航之间,这种不得不让人担忧的现状。

  张凝璐当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看见大家都一副这种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些疑惑,怎么也没想到李一年那里去。

  “你别太感到惊奇,他们刚刚一提起什么一年两年的,就都是一副这样的嘴脸,我也奇怪呢?”谢梓榆又上线了,成功的让整个原本表面上还其乐融融的场面瞬间就冷却下去了。

  看见张凝璐也变成了这样一种惊魂未定的模样,谢梓榆满脸鄙夷的看着她,“好吧,你也变成了这样了,唉,我太孤独了,你们怎么都这么奇怪呢,就我这么一个正常人了,可怎么搞才好。”谢梓榆一副没心没肺的砸场子的样子,顺便又把这种鄙夷的眼神照射到整个房间里的每一个人身上,最后又重新落在了张凝璐身上。

  然后眼神又从鄙夷变成了福尔摩斯一般的怀疑,盯着她问到,“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我不知道,是不是?”

  张凝璐眼神流转着,心虚的四处看看,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她,刚刚这样惊异的场面还有她的门铃相救,这一次恐怕是再也逃不掉了。

  正当众人不知道该怎样去改变这个场面的时候,王之航早就在心里想好了应该怎样去面对,其实在上一次的时候,他就想要这样说了。

  静谧的空气中传来王之航的声音,“不是什么一年两年的,是李一年,是你曾经喜欢的人,很喜欢很喜欢,也喜欢了很久的一个男生,如果你没有生病,你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了。”平稳的语速,波澜不惊的陈述方式,关于李一年,王之航从来没有打算用隐瞒的方式去对待,他在很早的时候,就对自己的老师承诺过,自己是想要和他公平竞争的,既然是公平竞争,那自己怎么又会让自己胜之不武呢?

  听闻这一切的谢梓榆,眉头锁在了一起,若有所思的样子,大家都吸了口气,意识到了,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一幕什么重大的事情。

  “喜欢的人?帅不帅?有没有戴眼镜的帅?”神马,谢梓榆听见这样一件重大的事情,第一反应居然是,帅不帅?这套路,有点不太合剧本啊。

  几个人无奈的看看对方,最后张凝璐重重的舒了口气,朝着王之航无奈的眨眨眼睛,“你来吧!”

  王之航也没有想到,曾经做事总是那么有分寸,那么温文尔雅的一个谢梓榆,怎么一场大病过后,居然就变成了这样一个中二的混世小魔王。

  但是他也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曾经见过他的那个场景,虽然说那个时候的李一年很稚嫩,也很青涩,可是姣好的五官和挺拔的身姿已经是可以看出来的,想着经过了时间的雕磨,如今的他,一定是一个可以比拟他一般的青年才俊,可是顿了顿,他还是飘过来一句,“没有!”说完,若无其事的低头吃饭。

  “没有?那我怎么不喜欢戴眼镜的,喜欢那个几年呢?”谢梓榆一听王之航这么说,简直像是被人批判她的审美一样,一脸嫌弃,一阵鄙夷不屑。

  这样看来,反倒是大家都过于提心吊胆了,关于谢梓榆现在的状况,她的妈妈总结出了一个很有可能性的原因,那就是谢梓榆当了这么多年的乖孩子,这一病,把曾经积攒在一起的顽劣全给爆发出来,这不,就成了现在这样一副得理不饶人,傲娇的不可一世的样子,看着,委实让人要好好的唏嘘一阵。

  当事人心里没有什么顾虑,可是明事理的其他人却没有办法做到像谢梓榆这样安之若素,不知道两年没有见过面的李一年,现在是怎么样的。是已经忘记过去,重新开始生活?还是一直都是在发了疯的寻找她,一直没有放下过去的事情?

  大家心里的选择,想必都是一致的吧,那个眼睛里总是透着坚定目光的少年,眼里的坚定目光和谢梓榆如出一辙的少年,不管过去多长时间,相信他还是会在一切开始的地方,等待她的回来。

  “那大家都别着急,慢慢收拾吧,下午我请了假,送你们去机场。”王之航不急不缓的嘱咐大家。

  “戴眼镜的,那倒是应该的,你要是想竞争,就得先讨好我们。”张凝璐傲娇的对着王之航说到,他也是心理足够强大,需要面对两个混世小魔王。

  无奈之下,只能一笑视之。

  在德国的这两年多,王之航费心费力不少,所有人记着他的好,内心里都怀有一份感恩,一句谢谢,关于这件事情,就连现在这么中二的谢梓榆,也是深深铭记于心的,这么长时间以来,围绕在她身边的父母和朋友总是反复强调着一个人的好,那就是王之航。

  即使她现在变成了这样一种没心没肺的样子,即使她把之前很多的记忆都放在了过去,几经消磨,已经是面目全非,可是她在脑海里却深深的铭刻了一个人的名字,知道了他在自己生命当中的举足轻重,她看着着一路走来,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事无巨细的疼惜,一切都让她记住了后来出现在她生命里的这个人。

  可是,却也忘记了另外一个在她所有生命里都无法轻描淡写的一个人。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伴随着许多人在你生命里张牙舞爪的出现,也伴随着许多人在逝去的时光里向你挥手告别,一路离开一路告别。

  可是,一直站在最早开始相识地方的那个人,是否愿意向你挥手告别呢?

91.张牙舞爪,挥手告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