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4.花和少年,长存过去

  【和你一同笑过的人,你可能把他忘掉,可是和你一同哭过的人,你却永远不忘。——纪伯伦《沙与沫》】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谢梓榆才发觉自己已经无处可逃了,只能是实话实说了,看着他,无比认真的问了一句,”那个,你要不,你还是把刚刚的问题再说一遍吧,你看你,刚刚说那几个问题的时候,问题又那么多,关键是你还说的那么快,我根本还没听清楚,就算那时候记住了,刚刚不是吃饭吃的这么开心吗,所以吧,这一开心呢,就又是给忘了。“说完,终于有些难为情的低下了头。

  其实这两年以来,谢梓榆已经好久没有过这种害羞和难为情的感觉了,每次总是跋扈嚣张,骄横蛮纵的对待身边的人,而她身边的所有人,也总是一味的宠着她,从来不去和她争执,要不然这”混世小魔王“的称号也不是凭空得来的。

  李一年看着自己面前这样傻里傻气的谢梓榆,还在不断地怀疑着她还是不是两年前那个谢梓榆,那个安安静静,知书达理,不管什么事情都能够处理的得当的谢梓榆,看着这样画风突变的谢梓榆,无奈的开口,”什么?你这是在说什么?谢梓榆,当年上学的时候,什么单词公式,什么例题作文,可是要比这些问题难记的多吧,你全部都能倒背如流,从容应答,现在这不过十几个简简单单的问题,你怎么还能记不住呢?“李一年着实是替她的墨迹有些着急,但是最着急的,还是他想要问出口的问题,尤其是那一句,”你的身体,你的病,这几年情况怎么样了?“除此之外,其他的什么大概都是不重要的吧,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不管气温高低,不管风向东南西北,不管湿度几何,只要是晴天,只要在湛蓝的苍穹之上,有一轮阳光,已经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可是谢梓榆一听见李一年这么毫不掩饰的夸奖自己,心里的得意劲儿就在突然之间涌上了心头,笑得没心没肺,嘴角极大程度的上扬,看着他,明媚的笑,”真的吗?我以前,这么厉害的?“说完,眼里还充满了很大的期盼,希望李一年还能继续夸夸她,这样,主角光环就更明显了一些。

  可是李一年一听见谢梓榆这么讲,像是突然之间大彻大悟一般,幡然醒悟,想到了一种他不愿去相信的可能性,”以前?梓榆,你是不是,把之前的事情,全部都忘记了?“李一年的目光如炬,完全不像刚刚那般的随和,突然之间严重起来的语气,虽然还是一贯的温柔,但是其中多出来的几分凌厉却还是分明。

  谢梓榆听见李一年这么问,才是更加肯定他们之前是相识的,并且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仅仅是萍水相逢一般的浅薄,仔细想想,觉得还是先知道他的名字比较可靠,这样才能谈后续的事情。

  ”要不,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说不定我还能记起什么也说不定呢。“谢梓榆听见李一年这么严肃的问她问题,也不敢像是之前那样无所谓的对待一切的。

  这样一来,李一年也算是完完全全的了解到了现在谢梓榆的状况,听她的意思,是已经忘记了过去一切的事情,这也同样的意味着,他们多年的相识,都已经变成了他一个人的回忆,不管是幸福快乐的,还是曲折磨难的,都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不光如此,她也忘记了他们两个人第一次相遇时那个清朗的早晨,那片温暖的阳光,也忘记了他们高中时一起漫步在马路上,月光之下温暖相对,更加忘记了他们两地奔波,只为了相见一面的幸苦却也甜蜜······很多很多,她都已经完全忘记了。

  这样的消息对于李一年来讲,无疑是难以接受的,他感觉像是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在自己的面前越走越远,他想要伸手去抓住她,可是任凭他拼尽全力,也没有办法追赶的上她的脚步。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一般,他刚刚已经黯淡下去的眼神突然之间又充满了恐惧和期许的交杂目光,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你的身体,你的病,治好了吗?现在的状况是怎么样的?“李一年那么认真的看着她。

  提起这个,谢梓榆倒是有话说的,”这个啊,放心吧,戴眼镜的说已经好了,完全没问题了,这个你放心吧!“谢梓榆说的豪爽,她自己也许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她,提起王之航,眼睛里已经是充满了光芒,脸上也会不自觉地流露出欣喜的表情。

  当然,李一年注意力的重心,还是没有放在戴眼镜的这几个字上面的,因为他最关心的,还是听到了她说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也就是,现在她的病已经是完全治愈了,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李一年想到,这样也好,如果要用过去的记忆,来换取你以后人生的长久喜乐,平安一生,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至于他们两个人,从前很长的时光里,都是谢梓榆在追着他在跑,陪着他过了很多个日夜,很多个春秋,现在既然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一切,那么,这一次,就由他来做那一个站在她身后的那个人,就像是在漫长的年少时光里面一样,默默的看着,这样,不管她什么时候转过身来,第一个看见的人,总会是他。

  谢梓榆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李一年,看见他脸上的表情,时而开心,时而落寞,越发的让她感觉到奇怪,仔细想了想,弯弯绕绕这么多,她还是不知道对面这个男人的名字,但是她最擅长的就是迎难而上,换句话说,死缠烂打也未尝不可,她又慢慢凑了上去,眨着眼睛问道,”可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你给我讲讲咱们俩之前的故事吧,我听听好不好玩。“说完,满脸期待的看着他。

  对面的男人没有多说话,只轻飘飘的扔过来三个字,”李一年。“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就足以包括过去所有的风与月,所有的花和少年。

  ”李一年,李一年,·····哦,原来你就是那个一年两年啊。“谢梓榆仔细想了好久,终于是茅塞顿开,恍然之间终于是想起来他就是大家谈之色变的李一年,想到这儿,不自觉多看了他两眼。

94.花和少年,长存过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