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7.流连顾盼,良人已立

  【我步步都回头,山是故人眸,柳是纤纤手,遇你之后步步都难走。

  ——《德卡先生的信箱》】

  说话之间,四个人便是一前一后地来到了楼下的咖啡厅,谢梓榆和王之航两个人在前面走,虽说谢梓榆在李一年目光如炬的注视下面,璨璨的松开了自己放在王之航手臂上面的右手,可两个人还是并肩而走,光是看上去就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密,还是会深深的刺痛李一年。

  而张凝璐和李一年就静静跟在他们两人的后面,在即将进入咖啡厅时,张凝璐在门口便抓住了李一年的手臂,看着他,很是诚恳的说道,“有个事情,我想和你提一下。”李一年看着有些不解,但还是跟着她去了一旁。

  这时,张凝璐才是缓缓开口,“医生说,他们怀疑当时直接诱使梓榆发病的,是她收了过大的刺激,我们又根据当时梁思宇离开的时间,推测有可能是因为这件事情导致的,然后询问医生,医生也基本断定了病情发作的导火索就是这个了。“张凝璐的话语只是在陈述事实,因为她知道,接下来的话,已经不用她再多说,李一年也会明白的。

  李一年听完之后,沉默许久,才慢慢的开口说道,”不管什么,我都不会再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情了。“

  张凝璐看着李一年,才越发的觉得这些年来不好过的人岂是只有她一个人呢?所有的人,都为这件事情承受了太多的东西,尤其是谢梓榆,差一点就会失去自己最宝贵的生命,俗话说,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原来一直折磨所有人的那个人,除了梁思宇,还有她。

  现在的她,想起过往的种种,只是释然的一笑,”她承受的已经太多了,现在一切的悲伤,我们慢慢的去消化吧,只要她能够像现在这样做个孩子,就已经足够了。“

  李一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张凝璐看着他似乎要说点什么,思来想去,神情反反复复,最终还是没有说出那样一句话,张凝璐自己看着也着急,只能是自己帮他把想要说出来的话一一道明了。

  ”你是不是想问,哪里半路杀出的这个程咬金是吧?“张凝璐问完,还没等李一年回答是或不是,自己就已经笑出声来了。

  李一年只是眼神认真的看看她,不用明说,张凝璐当然也就明白了他内心所有的疑惑,转变了刚刚不太认真的眼神和语气。

  张凝璐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的,自从她第一天看见王之航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的,”这个人,叫王之航,是谢叔叔当年的学生,师徒两人历来感情不错。他大学毕业之后就去德国留学,学的专业是医学,梓榆在德国的这两年,都是他不断地治疗,从来不放弃,每天无微不至地陪伴着,才有了现在的情况。“

  李一年认真的听完所有的话,一个字也不漏掉的听完所有的话,即使刚才他看见王之航的敌意有多么浓厚,即使他在听着这个人在整整两年多的时间里面一刻也不曾离开的照顾谢梓榆时内心里面有多少的嫉妒,有多大的不愿接受的抗拒,可是他还是感谢他,感谢他拯救了谢梓榆,如果自己的推出可以换来她一生的平安喜乐,那么自己愿意站在很远的地方,去看着她幸福,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小张,我知道了,现在这样挺好的,你告诉里面的那个男人,让他这一辈子都要对谢梓榆好好的,不然要是真有那么一天,他对她不好,我是不会放过他的。“说完,就已经转过身,似乎是要离开的样子,迈出了一步,张凝璐刚要喊住他,可是李一年自己转过身来,对着张凝璐补充了一句,”还有,替我感谢一些他,谢谢他拯救了梓榆的生命。“这一句话说完,才真正的大步流星,扬长而去。

  后面的张凝璐看见他头也不回的走开,又走的飞快,知道追上他,挽留他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无奈之下,只能是望着他的背影,重重地叹了口气。

  对于李一年这次地未战先逃,张凝璐虽说是不太赞许,也不免替他感觉到委屈和遗憾,可是她却无比清楚地知道,他和谢梓榆的故事,又怎么会是这么轻易的就在这里结束呢?如果这一次可以,那么过去很多年的任何一个时刻都可以。

  想到这里,她却又是笑了,又在进入咖啡厅之前收住了所有脸上的表情,推门进入,径直的走到谢梓榆和王之航的身边,款款落座。

  看见只有张凝璐一个人进来,谢梓榆倒是先着急了,目光边是朝着门口那边瞥去,边是着急忙慌的询问张凝璐,”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进来,那个一年两年呢?“

  听完谢梓榆这么问,王之航和张凝璐两个人的目光同时都向谢梓榆看过去,张凝璐立马问道,”梓榆,你记起来之前的事情了吗?怎么你知道李一年了?“

  可以看的出来,张凝璐脸上的表情除了吃惊之外,更多的则是欣喜,因为她深深的知道,过去一切的记忆,对于谢梓榆来说有多么的珍贵,尤其是关于李一年的点点滴滴,作为她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她这么多年来的喜欢,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可是反观王之航,他除了吃惊之外,欣喜也是有的,因为作为谢梓榆的主治医生,他深刻的知道,谢梓榆记忆的慢慢恢复,就意味着她智商的慢慢恢复,只有各个方面的机能都慢慢的恢复,她的生活才算是真正的回到了正轨。

  可是除此之外,眼里的落寞也是不容忽视的,在她的记忆里面空无一人时,自己便是她记忆里所有的美好和依靠,他于她而言,是亲人,是朋友,是爱人,是对于这个世界所有关于爱和善意的化身,可是随着她记忆的慢慢恢复,自己还会不会成为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浓墨重彩?这个答案,他甚至于不敢去想象。

  可是即便这样,他还是会选择把最终的所有权放在谢梓榆的手里,他会一直等待着她的回答,等到她忆起所有的事情之后,最终的选择,但是,他也是不会放弃所有可能会守护她心灵的机会。

  他看见了刚刚李一年的落荒而逃,他知道早晚有一天,自己会比现在的他更加的落寞,更加的伤心欲绝,可是,他绝对不会像李一年一样,只是转身走掉······

  看着自己旁边的两个人这么大的反应,表情变化更加是让她叹为观止,她却只能是弱弱的回答一句,”没有啊,我只不过是在刚刚回来那天,在家附近的书店里面闲逛时碰见了他而已。“说完,眼神飘忽左右,不敢去看其余两个人的眼睛。

  张凝璐立马就发现了谢梓榆的躲躲闪闪,她现在对待谢梓榆的方式,就好像一个精明的大人对待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必要时的威逼利诱自然是少不了的,就好像此时此刻自己的这计眼神杀。

  ”还有,我看他比较傻啦吧唧,骗他带我吃了好多好吃的东西。“谢梓榆最害怕的就是王之航突然之间的不理她,还有张凝璐此时此刻的眼神杀,一遇见这两件事,她总是能把自己干过的所有坏事全部如数招来。

  听完谢梓榆这么说,张凝璐和王之航却是再也憋不住了,大声的笑起来,谢梓榆刚开始看的云里雾里,到最后也和他们一并笑起来,管他什么好玩的,不好玩的,对的错的,反正她也想笑了,那就笑吧!

  ”哈哈哈哈哈···········“

97.流连顾盼,良人已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