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9.是敌是友,皆是为她

  【人生就像是一块拼图,认识一个人越久越深,这幅图就越完整。但它始终无法看到全部,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谜,没必要一定看透,却总也看不完。

  ——林海音《城南旧事》】

  “张凝璐给我讲了你们之间的事情,我知道这两年里面,都是你在照顾她,没有你,她也不会这么快就恢复到现在的状况。”李一年直奔主题,他当然知道王之航找他,只能是为了谢梓榆的事情,他是绝对想不到他和王之航之间,除了谢梓榆,还会有什么共同语言。

  “上次见你,还没有来得及和你说一句话,你已经离开了,不得已,只能是亲自登门拜访了。”王之航倒是没有直接接上李一年的话,反而是像叙旧一般的提起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也像是解释自己此番上门的原因,于情于理,他这样的做法,这样的说法,都是无可厚非,无从挑剔的。

  “其实我也看出来了,现在她很喜欢你,也对你很依赖,相信你也是同样如此的,不管怎么样,只要她能够过得开心,过得幸福,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李一年看似没有直接正面的回答王之航的问题,可是其中隐含着的回答,只要仔细去听,当然是可以听得出一二的。

  李一年潜在的意思也即是,看见你们现在才是最合适,最相配的一对,那我也就没有出现在你们面前的必要,默默地后退隐身就是我最终的选择。

  “她的记忆终有一天会回来的,你认为到了那一天,她还会真正的快乐吗?她还能真正的幸福吗?你现在这样的逃避倒是让我感觉自己当初简直是高估你了。”王之航原本是在一直说话的期间都是带着淡淡的笑意的,可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确实突然之间就冷淡了下来,严肃了几分。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李一年不解的抬头看着王之航,见他没有说话,又继续说到,“她现在喜欢的人不是你吗?怎么和我又有关系了,现在这样的情形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李一年现在几乎是要暴跳如雷的样子,王之航才算是看明白了一点他的心思,原来他之前是误会他和谢梓榆已经是男女朋友了,又看见现在谢梓榆对他十分依赖,这样的想法也是情理之中的。

  看着他不解般的眼神,声嘶力竭的询问,王之航终于是慢慢开口,“我也可以像你说的那样,在她什么都不知道,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和她在一起,可是我不愿意这样。”王之航说完,便看看李一年,看见他眉头紧锁,若有所思,其中也带着疑惑的看着他,于是他顿了一会儿后,接着说到,“她现在对于我,与其说是喜欢和爱慕,倒不如说是依恋和信赖,更像是对待自己的哥哥,是亲人,而不是你看见的恋人一般的情感。”

  王之航说到这里,李一年才算是真正的明白了他的意思,也理解了谢梓榆对于他现在真正的情感是怎么样的。

  “那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李一年虽然是搞懂了他话语里面的意思,但还是不明白他接下来的做法会是什么。

  王之航“扑哧”一笑,“看来你还是太年轻了,这样的问题,你居然也能问出来,那你觉得,我能有什么打算?”

  李一年知道这是王之航嫌弃他说话过于幼稚,他生气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可也只是看着,不能再有什么过多的动作了。

  “我希望你可以帮助我一起,唤醒她的记忆,把她脑海里那块橡皮擦擦掉的东西,全部复原,到了那个时候,不管她做什么决定,不管她的选择是你还是我,我都会欣然接受。”这是王之航的打算,也是他觉得最好的结果。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她,还有,这两年多以来,谢谢你了,这么照顾她。”李一年看见他这样光明磊落的样子,着实是再也没有什么必要和他针锋相对了,不管各自什么立场,也不管各自的希冀如何,但就凭一点,就足够使他们化敌为友,化干戈为玉帛。

  “我想你可能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知道,也许她在潜意识里还喜欢你,甚至很爱很爱你,但是我会很努力的使她忘记你,等到她记起所有的事情之后,也还是觉得不想离开我,那个时候她会觉得我才是真正适合她的那个人,为了这一切,我会加倍的对她好。”王之航看见了李一年情绪的变化,接着说道,“所以我们的立场是永远不会相同的,我们大概做不了朋友,在她作出抉择之前,我们只能是情敌的关系了。”

  王之航虽然说的话听上去不怎么友好,甚至充满了敌意,可是却还是微笑着说的,这样的一种陈述方式,甚至会让人怀疑他这是认真的还是在玩笑着面对。

  李一年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手拿起桌上的咖啡,朝他相敬一下,王之航见状,也是回礼一番,随后二人便是一同相饮,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两杯咖啡,不仔细观察看去,倒是有一种喝酒的快感,就是说不清也道不明这里面掺杂更多的,到底是一笑泯恩仇,不打不相识的相见恨晚,还是水火不相容,一山难容二虎的能饮一杯无。

  李一年相送王之航离开,即将走时,李一年开口,说了一句,“真是没搞懂你今天到底是来交朋友的,还是认情敌的。”

  王之航听完,轻轻抿嘴一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吧,反正其中的道理,你都是明白的,况且,我们都是有着相同的立场的,只要她好。不是吗?”

  李一年听完,回应的笑了一下,他这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偶有微笑浮上来,倒是说不出的特别韵味。

  “你该多笑笑。”王之航扔下这一句,便是转身离开了,留下李一年在那里还真就练习微笑。

  看着王之航离开,李一年才转身进入公司,走到前台时,想起还有一件事要叮嘱一下,原本打算直接上楼的李一年又重新折了回去,走到前台。

  前台小姐刚刚才打完招呼,礼貌客气,声音甜美的说上一句,“老板好!”虽然每次李一年总是不闻不问,像是没有听见一般,最好的情况,也只是轻微点头,可是公司里面的员工却越是怕他,更加是在礼数上面足够周全。

  前台小姐看见李一年重新走了回来,心里紧张一下,但还是立马站起来,脸上是职业性的微笑。

  “下次他来的时候让他直接上去,不用登记了,每次我来的时候直接告诉我就好。”李一年冰冷的说完这句话。

  “是刚刚那位王医生吗?”对于不怎么确定的事情,多确认即便总是无虞的。

  “是。”李一年说完,忽然想起那个人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你应该多笑笑。”于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朝着前台小姐生硬的扯出一个笑,顺带着说了声“谢谢!”随后扬长而去,恢复成了那副冰山脸。

  只留下前台小姐重重的咽下口水,再掐自己一把,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老板,居然,也有笑的一天?

  虽然这个笑,太奇怪了!

  

99.是敌是友,皆是为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