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0.逝去故人,怎可言谈

  【做不到是你自己的事,午夜梦回,你爱怎么回味就怎么回味,但人前人后,我要你装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你可以的,我们都可以,人都是这般活下来的。——亦舒《叹息桥》】

  后来李一年才知道,王之航哪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这么简单,他是中国医学界甚至是世界医学界神经科赫赫有名的资深专家,虽说他的年纪不够老成,可是资历却是能够比得上任何一位专家的。

  这次回国,林城这座城市肯定是容纳不了他的才华,也容纳不了他的梦想的,虽然说林城也是一座发展很不错的城市,经济实力不容小觑,可是王之航这样一位世界级的大师放在这里,就是真有点屈才了。

  其实李一年早该想到的,如若不是王之航有着极高的造诣,极深的水平,谢梓榆当时的情况,是不可能会在两年之内好转成现在这样的,毕竟在那个时候,这边的医生都是束手无策的,甚至于算是下达了最后的文牒,宣判了她的命不久矣;再者,如果他没有这样的本领,谢梓榆一家人在德国的一切,又怎么会是这么容易的呢,怕是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不能够很好的处理,再何谈后来这许多的事情呢?

  因此,王之航这次在林城,也是待不长的,德国那边下,希望他去的是北京最好的医院,他也接受了那边的建议,具体的事宜,都还在洽谈和接办的过程当中。

  这样一来,就有了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在德国时,谢梓榆的一切生活,以及恢复和治疗的大小事宜,都是王之航来主持的,对于谢梓榆来讲,他不仅仅是她的主治医师和陪伴她的朋友,更加是不可或缺的一位家人。

  过去的两年中,在病情最为严重时,谢梓榆甚至于会忘记自己的爸爸妈妈,在爸爸妈妈来看望她时,她也是吵闹着不见,活着即使见到了,也没有什么话可说,对于自己父母的照顾,谢梓榆倒是十分的不习惯,这个时候,总是王之航出面来解决这一切,不管在任何时候,他这个主治医师都有能力让谢梓榆好好的听他的话。

  所以对于这次王之航去北京工作的事情,谢梓榆的父母除了对他有一些不舍和担心他一个人生活时会孤单之外,其余要操心的,便是谢梓榆的这件事情了,谢梓榆现在的情况,是断然不敢掉以轻心的,虽然王之航说现在她的情况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不会像是之前那样反反复复,也的确在这么长的时间以内,谢梓榆除了之前的记忆全部丢失掉之外,什么其他的病症都是没有的,自己的生活也可以自理,把自己照顾的好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是老人们总是担心的多一点,毕竟自己女儿病情最严重时候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王之航便提出了一个方案,对于谢梓榆的父母的这份不放心,他完全可以解决掉,那就是去北京工作的时候带上谢梓榆,可是这样的解决方案也存在着很大的不足。

  其一来讲,虽然他们两人关系足够好,也一起亲密的待了两年,可是在这边毕竟还是和在德国的情况有着很大的不同,德国时,尚有谢梓榆的爸爸妈妈,后来又有张凝璐和他们一起,可是现在要是按照王之航的这种计划来看,言下之意也就是要两个人一起居住,可是他们之间既不是真正的兄妹,也没有个夫妻的名分,名不正言不顺,虽然事实大家都是知道的,可是在外人看去,还是不免落人口实,闲话是少不了的。

  这其二来讲,谢梓榆的父母,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在眼前,在身旁,这两年多以来,老两口可是没少为她担惊受怕,虽说知道去了北京之后,王之航还是会好好的照顾她,做到像是之前那般的无微不至,可是思念之情总是免不了的,还有张凝璐,自从这一次和谢梓榆重逢之后,也是不愿意再和自己的好朋友分离了,这样的人情故事,都是不容忽视的因素。

  还有最重要的其三,谢梓榆现在是没有记忆的,可是王之航这个专业人士也说过,谢梓榆的记忆状况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她所有失去的记忆最终会重新回来,到了那个时候,才发觉自己已亏欠王之航这么多,俗话说,欠债易还,欠情难还,这莫大的人情,届时叫她情何以堪呢?她又该如何面对李一年呢?

  种种的因素之下,注定了不可以这么草率的就和王之航一起去了北京。

  王之航听谢梓榆的父母和张凝璐分析了这许许多多的利弊之后,终于也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毕竟自己在刚开始的时候就说过,自己不会胜之不武,一切的最终决定权,他都会交给谢梓榆,等到她记忆恢复的那天,总会有自己最中意的选择,他一直都是这样的说法,不管是最开始对着谢梓榆的父亲,自己最尊敬的老师,还是那个让自己十分忌惮的对手,那个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的人。

  王之航的准备期只有一个月,也就是说,他在林城这样清闲的待着的时间,也是只有一个月,一个人的一生,就是一座有了年岁的城墙,一梁一柱,一砖一瓦,顷刻之间,也会被时光侵蚀成粉末,在世间独舞,最终漂泊向四方,忘记了几时来,几时去,又何谈这短短一月的期限,不过是水月镜花,刹那之间的事情。

  转眼已是王之航离家上任的日子了,临行前,张凝璐以谢梓榆的名义为他饯行,顺便叫上了李一年。

  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间,谢梓榆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平时最喜欢吃东西的她,竟然也只是拿着筷子,把桌子上面的几道菜这儿戳戳,那儿翻翻,总共也没有吃多少,大家自然也都是知道她为什么没有胃口,心情烦闷。

  各人看着,心里的想法却是大相径庭,王之航看着,更多的是心疼,也更多的是不舍,毕竟是自己埋藏在心底,深深喜欢了很多年的人,在这两年里,已经喜欢了和她在一起朝夕相处,虽不是夫妻琴瑟和鸣的钟晨暮鼓,也非良人相伴的风花雪月,却也赤诚愉悦,算得上俨然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此次分离,只能是长久的两地遥遥相望,而不能朝朝暮暮了。

  而谢梓榆落寞和烦闷的表情落在李一年的眼里,除了担心她因心情不好吃不好饭之外,更多的,则是一种莫大的落差,虽然知道她现在对于王之航的感情更多的是一种家人一般的依恋,可还是免不了伤心,看着这样难分难舍的两个人,他竟然是三分的愤怒,三分的落寞,再带上三分的不甘和伤感,可谓难受至极。

  张凝璐今晚倒是自己有些玩的嗨了,本来没有打算喝酒,于是两个男士没有点酒,倒是张凝璐这个女中豪杰点了一瓶又一瓶,自顾自的喝着,到了这会儿,虽说是没有到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可也是眼神迷离,思绪纷飞了。

  李一年看看谢梓榆,再看看张凝璐,想起了张凝璐估计是触景伤情了,可是这地方也是张凝璐自己挑选的,正是他们每次相聚时会来的鼓楼后街的这家店,物是人非事事休,事隔经年,一切的陈设,就连老板,也是原来的那对老夫妻,可是这相聚的一群人当中,却是有一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不光是这里,这无穷无尽的世间,恐怕也再没有地方,是可以寻找的见他的踪迹了。

  李一年看见这样的张凝璐,自然知道原因,伸手去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坚强一点,张凝璐便是顺势拉住了李一年的手,看着他,已经是泪流满面,“他不会回来了,他不会回来了,梁思宇,梁思宇他不会回来了,······”张凝璐原先只是小声的说着,可是越到了后面,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喊着说出来,心痛的力透纸背。

  谢梓榆今晚是没有喝酒的,她听见了梁思宇的名字,她听见了张凝璐在不停的喊着梁思宇的名字,“梁思宇,梁思宇,梁思宇,···不会回来了,不会回来,···梁思宇······”

  大家这个时候的注意力都在张凝璐的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谢梓榆的变化,直到她抱着头,开始痛哭,和张凝璐一样的痛哭,李一年和王之航才是不约而同地赶紧向着谢梓榆身边靠近,谢梓榆这样的反常举止,倒是把刚刚还沉浸在悲伤情绪中的张凝璐也向现实拉回几分。

  是的,王之航很早就提醒过大家,不能在谢梓榆面前提起这件事,据他的猜测,谢梓榆那时候病情的加重,完全有可能是受到了这件事巨大的打击。

  张凝璐也不再哭了,一把擦干眼泪,她已经失去了这一生最喜欢的男生,断然是不可以再失去这一生最要好的朋友。

  ”安静下来,安静下来,你刚刚,什么也没有听到,想想我们在德国时候的那家医院,那家医院里面,窗户旁边的那棵梧桐树,想想它在秋天的时候,多么漂亮,你不是说过的吗,你最喜欢的,就是它了,······”王之航用最温柔,最轻柔的语气,像是一个催眠师一样的,安安静静的诉说着,这一招果然还是很奏效的,不一会儿,谢梓榆就已经是把抱住头的双手慢慢移开,把盛满了泪水的眼睛,投向了王之航······

  “麻烦你,送她去最近的一家医院,还有,这件事情就别通知老师师母了。”王之航这样安排着,李一年也自然知道他口中的老师师母,指的就是谢梓榆的父母。

  “你开了车,可以直接送她过去,现在张凝璐也算是不省人事了,我还是得先送她回家,她搬了家,你不知道她住在哪儿。”王之航一句话,就把所有的事情就交代好了,也回答了李一年接下来会有的问题,因为李一年肯定是想着,王之航是医生,这个时候,他在谢梓榆的身边,是更为合适的,可是张凝璐也是要兼顾到的。

  这样一来,四个人便是兵分两路,李一年开车送谢梓榆去医院,王之航帮忙把谢梓榆抱到了李一年的副驾驶上面,只是叮嘱了一声,“我马上就过去。”之后,就开着张凝璐的车,准备送她回家。

  一路上,李一年看着已经不知是沉睡还是昏厥过去的谢梓榆,把车开的很快,所以不一会儿,就到了医院。

100.逝去故人,怎可言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