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4.年少遇你,苍老别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者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牡丹亭》】

  太宰治说,如果能避开猛烈的欢喜,自然不会有悲痛来袭,仅一夜之间,我心竟判若两人。李一年也曾想着,既然早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那么必定不会有巨大的悲痛,可是在收到那张结婚请柬的时候,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只能任凭着思绪来去纷飞,跨越了很多年前的四季,贯穿了生命的公路牌,最后仿佛心跳在这一刻停止,没有了呼吸,没有了悲与欢。

  曾经幻想过无数你嫁给我时的情景,曾经竟然会因为是在草坪上和你宣誓还是在教堂里和你宣誓纠结好久,甚至于是每夜都辗转难眠,曾经也想象过无数你穿上婚纱时的样子,不管是什么款式,不管是什么颜色,也不管搭配什么样的发型,什么样的妆容,都一定是我心里独一无二,最美丽的新娘,没有之一······很多很多的曾经,都只不过是在不断地,时时刻刻地提醒着自己,曾经只能是曾经了。

  在曾经的时候,想到了很多种的可能,全部都是关于你嫁给我的情景,可是我想到了这一刻的所有有可能的情景,却想错了关于这个童话故事的男女主角,你最终为成为一个人的白月光,只能照亮他一个人的世界,可是我却从没有想到,多年之后的自己,只不过是观众席上的一位,看着他牵了你的手,向你许诺永久。

  李一年看着自己办公桌上面的那封请柬,红色的包装尽显喜庆,温暖的色调就好像那个人温柔,处事不惊的性格,总是会在她需要的时候,一刻也不离开的陪在身边,李一年甚至仿佛可以想到,谢梓与以后的生活,必定是幸福的,她的安全和身体,也必定是万无一失的。

  慢慢的打开,是一句很美的话语,“年少遇你,苍老别离。”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底下附了两行字,“新郎:王之航;新娘:谢梓榆。”原本是该为她感到高兴的,原本是该怀着祝福的心情的,可是在看见这八个字之后,李一年却是在那一刻失了控,一个已经成熟稳重的大男人,一个可以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雷厉老板,却只能任凭着眼泪肆虐,在脸上流畅的滑落······

  “年少遇你,苍老别离。”这八个字,是他曾经给她的承诺,是他们之间所有的故事,是年少时的初相遇,时青春时的不离不弃,相配相伴,是成长路上的点点滴滴,欢喜不减,是关于未来最好的希冀,是他们这一生原本应该相携共同走过的无限美好的人生旅途,她原来是记得的,即使具体的记忆远去,模糊不清,但是她还是记得的,原本该是一生一世的约定。

  看见这样的一封请柬,他不知道是该讽刺,还是该无奈,至于讽刺,他又是不知道该去讽刺谁,是讽刺谢梓榆内心深处带着他们的承诺嫁给另外一个人?还是该讽刺王之航,讽刺他带着自己的誓言,迎娶自己喜欢的人?还是该讽刺他自己,这样的誓言,当初的美好,只能是留在过去,现在的种种,只能是空悲切,感叹命运的无常?抑或是该讽刺这世人,讽刺这世间的人,永远也看不透一个人真正的感情,看不清内心深处的呐喊和嘶吼?

  至于无奈,无奈着,即便知道在谢梓榆内心深处,自己永远存在着,虽非清晰可见,但却浓墨重彩,无法拭去,可是自己也不能够任性的做一个孩子,带着她远走高飞,四海为家,因为那样,只会吓到她;也无奈着,谢梓榆的身边,她的父母,都是希望她能够嫁给王之航的,因为从那个方面看去,他才是最合适的那个人,也只有嫁给他,才能够保证她这一生平安喜乐,健康顺遂······

  现在他所能做的,就是收起自己所有的喜欢,所有的不甘,所有的伤感,所有的心痛,满载着自己所有的祝福,所有的欢喜,所有的友情,所有的希望,去观看,静静的做一个最好的观众,看着她成为别人的新娘,往后种种,风雨也好,晴天也好,都会有另外一个人陪她去度过。

  来去去来,李一年惧怕着,也期待着的这个日子,终于还是到来了,婚礼的地点,是在城市的教堂里面,请了最好的神父。

  李一年是算着时间过去的,想着过去太早显得过于喧宾夺主,本来熟悉的很多人都知道他和谢梓榆,是原本应该相守一生的人;而过去太晚似乎又有点不够礼貌,会让人联想到是他还未放下,被猜测是斤斤计较也是有可能的,李一年原本不是一个注重世俗看法的人,可是他不能不为谢梓榆考虑,过了今天,她就已经是别人家的人了,他不希望她再因为自己而受到什么猜测,既然不能在名正言顺的保护她,就要在这些事情上面尽可能的照顾到她。

  所以当李一年到的时候,正好是婚礼即将开始的时候,来宾们大部分已经就坐了,自己的位置是在第二排靠边的位置,这个位置,正好是谢梓榆穿着婚纱即将漫步走过去的地方。

  前面是王之航一身深黑色西装革履,精心打扮过后的他更加显得高大英俊,金丝眼睛又缓和他硬朗的外貌,整个人都笼罩着一层温柔的面纱,立在上面,就好像画中十九世纪的英国绅士,一颦一笑,都是安心。

  在教堂的大门被拉开的那一刻,是谢梓榆一袭白色的婚纱,唯美的就像是个仙子一般,本就身材高挑的她,更加是在这件婚纱的衬托之下,气质出尘,原先就知道她很美,可没有想到在她人生的这一刻,她可以美的这样耀眼。

  谢梓榆的父亲牵着谢梓榆的手,一步一步,走过了教堂中间铺就的红毯,一直到了教堂的最前端,站在神父的面前。

  在经过李一年的时候,天知道他是用了多么强大的意志力和控制力,才可以让自己不立马起身,拉起她的手,逃离这一切,可是他知道的,他知道自己是不能那么做的,在经过他的时候,谢梓榆看向了他,虽然是仅仅几秒,可是她眼睛里面的扑朔迷离,神情闪烁,李一年却是尽收眼底的。

  可是即使他明明白白的看见了谢梓榆的挣扎,她的疑惑,李一年还是宁愿相信是自己心里藏了怨念,所以才看见了谢梓榆这样,是啊,她又怎么可能会不开心呢,在医院的那个晚上,她已经明确的说过了,自己是离不开王之航的,现在的结局,应该是除了他一人苦涩,整个世界都是皆大欢喜的。

  于是,他就这样的看着谢梓榆越走越远,最后,走到了另外一个人的面前,今天的他们两人,是世界上最相配的两人。

104.年少遇你,苍老别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